後記

2007年2月,林晰和程文瑾在巴黎舉行了小型婚禮。婚後,他們暫時留在法國。林晰仍舊做商業攝影,程文瑾繼續和Bene一起為L''Espace XL工作。不過,對於兩個表面上現實主義,骨子裡無藥可救的浪漫主義者來說一切都是暫時的,只除了愛情。

周君彥獲得了事業上的成功。電視財經節目和時尚雜誌里都有他的訪談錄。2007年4月份,他就讀的高中校慶。他和一個卸任的部長一起被當成榮譽校友來歡迎。他又變成了眾人的寵兒,似乎誰都不記得1997年到1998年間發生的事情了。

8月份,周君彥在尼斯參加一個無動力帆船比賽,又一次遇到了在那裡度假的林晰和程文瑾。他巨大的白色風帆展開,上面是一個水墨草書的漢字。不過程文瑾不再有興趣去探究那究竟是什麼字,誰的名字。因為,她正在全副身心的等待10月份的一個日子,她和林晰的第一個孩子將在那一天降生。

這是一首別離過往的歌,獻給藝術,成長,和愛情。

上一章目錄+書簽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