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我很快就睡著了,都不記得聽到過醫生離開的聲音。再醒來的時候,熱度已經褪了,房間的落地窗遮著琥珀色的窗帘,縫隙里沒有一點光線透進來,天還沒亮。我睜開眼睛看見周君彥坐在床邊的扶手椅里看我。

他問:「醒了?覺得好一點沒有?」

我點點頭,問他「這裡是哪兒啊?」

「Huderson在邁阿密的一間Resort,這是其中一座別墅。」

「你們在搞什麼?」我坐起來,看著他問。

「沒什麼,你別擔心,我不是在躲警察。」

「躲韓曉耕?」

他冷笑了一聲,「她上個世紀就開始用PI了。」

「她找到我了,遲早找得到這裡。她爸爸的事是你檢舉的?」

他點頭。

「你從一開始就想好這麼做了對不對?」我問他。

他看了我一會兒,點點頭。

「為什麼呀?」我的眼淚湧出來,這個問題背後包含了太多的不同的命運,我的,他的,一群人中的一個在某個時刻決定選擇一條岔路,他身邊的人也身不由己的走上歧途。

他走過來坐在床上抱住我,我推他,他抱得更緊。終於我也摟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身上大哭。「我回去找你的時候,你就決定了?」我問他。

他搖頭,苦笑說:「那個時候還不知道,以為自己跟韓曉耕都很倒霉,其他人都要瞞著,只有她可以說說話,律師也是她家幫忙請的。我爸爸判刑之後才知道,那個律師進去跟他講,你放心,你兒子老婆老韓會照顧。他反應還蠻快,馬上就明白了。什麼都說了,就是把韓曉耕她爸繞開了,還覺得自己為我做了什麼大好事。」他斷斷續續的說,讓我發覺有的時候他還是像個生氣的孩子。

我很想說,你以為自己是誰,這事憑什麼由你來做。他卻突然停住了,「其實我在這裡不是躲韓曉耕,她不能拿我怎麼樣。」他捧起我的臉,看著我說: 「我是想讓你看看加勒比海的日出。」

我的心被一個熱熱的拳頭猛的撞了一下,有一下忘記了跳動。他在我嘴上親了一下,避開我的目光,輕聲說:「你叫我別多想,我想得太多了。」

還沒有從這停跳的一瞬間恢複過來,我們就開始擁抱親吻,他的嘴分開我的嘴,吮吸我的嘴唇和舌頭,慢慢的吻下去,一直到鎖骨,然後動手脫掉我的衣服。我也去解開他襯衣的扣子,一顆兩顆,他沒有耐心等,伸手去拉,把剩下的扣子扯掉了。把他赤|裸的身體貼在我的身上。不停在我耳邊的叫我的名字,手撫摸著我的身體。兩個人都不再是多年前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一切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直到他俯身去吻我的小腹,然後摸著我肚子上的傷疤問我:「這是什麼?」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