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我幾乎什麼也沒有帶,只拿了一個裝了駕照錢包電話的小包,想了想,然後把護照也放進去。走到底樓門廳的時候,管理員叫住我,問是不是去醫院,他幫我叫車。我心裡狠狠地痛了一下,但還是回答說不用。沒有去車庫拿車,出門一路跑到相鄰的大馬路上去叫出租,一副準備亡命天涯的樣子。

到機場的時候已經是Last call,航空公司的地勤招呼我走快速通道林登機牌,所有事情都快的不容我考慮。機票沒有仔細看,只知道登機牌上的位子很前面,上了飛機才發覺這次3個多鐘頭的飛行居然坐的是頭等艙。相鄰的座位都沒有人坐,空乘一轉眼消失在藍色門帘後面,搭乘的彷彿是一次鬼魅的航班。機艙里不知道為什麼很冷,可能是還在發燒的緣故,我身上只有睡覺穿的短袖汗衫和一條薄薄的運動長褲。我把座位上的毯子裹在身上,又另外要了一條厚一些的絨毯,蓋在身上。一個有些年紀的空姐過來說我臉色很不好,問我還要什麼。我就要了一片感冒藥。葯吃下去,飛機已經開始滑行,我眼皮又酸又重,後背和大腿骨隱隱的疼,很快藥效上來,我睡得昏昏沉沉。

做了一程的亂夢,夢裡天空像藍眼睛孩子的虹膜那樣湛藍,林晰的臉離我那麼近,用溫柔聲音說:乖乖的,等我回來帶給你一束玫瑰。我很乖的點頭,看著他在草地中間一條灰色的路上越走越遠。又聽見遠處有人在叫我,我看過去,是周君彥站在一個伸向海面的的崖角上,他看見我回頭就縱身跳下去,一個漂亮的姿勢鑽進濃郁的藍綠色海水裡。潛泳很遠的距離才露出水面,向我揮手,要我跟他去。我想要去腳卻重的邁不開步子。林晰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就在我身後,湊近我的耳朵說,去吧,如果你愛他。話還沒說完,他好像被一隻手拉走了,聲音越來越遠,一個女人美麗的頭髮在他肩上飄來飄去。

我伸出手去拉他,碰到的卻是空姐的制服袖子,她叫醒我,告訴我飛機就要降落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