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林晰看著我,昏暗的燈光在他臉上投下薄薄陰影,猜不透那陰影后面的東西。

「剛才車上的是誰?」他問我。

「一個舊同學,女的。」我回答,走上台階去開門。

「怎麼不上去坐?」

「人家不肯,說一會兒就要走的。」

我們一起進門上樓。他沒告訴我他去哪裡了,我也好像忘了問,心裡想的只有起居室茶几上的那疊報紙,周君彥究竟出了什麼事?進了家門,我丟下鑰匙錢包就去翻報紙,從上個禮拜四開始的,也就是說林晰在我出差去的第二天就走了。我沒說什麼,只顧迅速的把每份報紙上的社會版和財經版翻了一遍,最後在星期一的財經新聞頭條看到一則關於新元控股的消息:Violation of SOX, Chairman under Investigation,掃了一下主要說的是涉嫌瞞報15%的中國大陸房地產項目利潤,用以超額發放董事酬金,Feds聯邦調查局已經展開調查,董事會主席和有關高管面臨起訴,最高可能獲刑20年。之後幾天的報紙上陸續有一些後續報道,諸如股價應聲下跌,市值縮水超過5成之類。

我又仔細看了一遍,韓曉耕爸爸的名字和CFO等人都指名道姓的列在其中了,但確實沒有周君彥的名字。他怎麼糾纏在裡面了,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我一定要知道。我心在胸口亂跳,開電腦的時候手都在抖了,在存檔郵件裡面找幾年前他發給我的電郵,已經沒有了。我深呼吸要自己平靜下來,努力回想那個郵箱地址,他名字的首字,他的姓,生日。試著寫了一個,然後在正文里寫:見信立刻和我聯繫。發出去,一會兒工夫收到一個Delivery Failure Notice。改了一下地址,又試了一次,總算沒有錯誤信息。我坐立不安的在電腦前面等,一會兒按一下刷新。

過了一會兒才想起來林晰,卧室里沒有亮燈也沒聲音,他好像已經睡了。轉頭看見他的旅行袋扔在沙發邊上,我走過去,彎腰翻裡面的東西,帶著一股火氣,機票、火車票或是高速公路收據,任何可以告訴我他前幾天去了哪裡的東西。不想卻翻出來他的護照,最近一次出境紀錄就是上周三晚上,同一頁上入境處的章寫著法國巴黎。

那天晚上我一直沒有收到周君彥的回信,或許那根本就是個錯誤的電郵地址,也可能他早已經不用那個郵箱了。到凌晨的時候,我開始覺得很不舒服,頭很暈,身上冷得要命,臉卻熱得燙手。我忍不住在沙發上躺下來,閉上眼睛,拉過搭在扶手上的毯子來蓋,從頭到腳裹的緊緊地,還是覺得冷,從骨頭裡透出來的冷。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模模糊糊覺得有人過來看我,一隻手在我額頭上搭了搭,把我抱到床上,埋在柔軟的被子里,摟在溫暖的懷抱里。但是,我還是聽到自己說:好冷。身邊的聲音輕輕的回應:寶貝,我怎麼做才能溫暖你啊?

樓上TX們,你們這樣給我這個說故事的人好大的壓力,我會讓他們幸福的,但是總得讓我再波折波折吧。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