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車子默不作聲的趴在路邊,車頭旁邊靠著一個穿制服的黑人司機。我走到樓門口,又回頭看了一眼。車子後排的窗慢慢的降下來,裡面的人也在朝我這裡看,然後開門走下來。一個留著非常有型的Bob頭的女人,白襯衣牛仔褲,掛著一串Channel長項鏈。我不認識,回頭正要按密碼進門,卻聽到身後的人開口叫我的名字:「程雯瑾。」

我轉身看著她,茫然的笑著等她自報家門,不過在她開口的同時,我也輕輕的說出她的名字:「韓曉耕。」

我突然想起來自己頭也沒吹,妝也沒化,有點後悔沒打扮漂亮一點。她也好像有點緊張,不時摸摸耳邊的頭髮。我很快在心裡合計了一下,完全想不出有什麼事情可以叫她來我這裡敘舊,要麼根本就不是敘舊。「上去坐一會兒吧。」我先打破沉默。

她搖搖頭:「上車談吧。」說完自己先坐進去, 身後留下一陣香水味兒,Chance,清新的調調。我也坐進去,她隨後升上車窗,打開車頂的夜燈。

「你把頭髮剪了啊?」我試圖找個輕鬆的話題。

她沒回答我,另外扔給我一個問題:「周君彥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我「哧」的冷笑了一下,回答:「我有日子沒見過他了,而且我要結婚了。如果你們之間有什麼事情發生,你找我就完全找錯人了。」然後伸手要開門。

她拉住我,說:「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03年就又搞到一起了,上個月又在上海見面了。」話說得難聽,語氣倒很冷靜。

聽她這麼說,我也不走了,反問她:「你們結婚了嗎?」

她明顯噎住了。我繼續:「沒結婚你來鬧什麼?他就算欠你的,也還的差不多了吧。」

「他跟你說他欠我的?」她反過來問我,沉默了一會兒,苦笑起來,「我告訴你,是我欠他的。我從來沒有逼他跟我在一起,是他自己捨不得,跟來討債了。他還是喜歡你呀,在你面前裝好人。」

「你直說吧,今天來有什麼事?」我心裡亂的要命,只想快點回去,至於是蒙頭睡一覺,還是找周君彥問個清楚,我自己也不知道。

她輕輕吐了一口氣,說:「出了點事情,你可能在報紙上看見了。我現在找不到他人,如果你知道他在哪裡,我求你告訴我。」

「找人的事情,你去找PI,我這裡你也是這麼找來的吧。」

「我知道他肯定會來找你。」

「他沒來過。」我不帶任何情緒,簡單的回答,然後開門下車。

韓曉耕沒有再拉我,相信要說的她都說了。克萊斯勒在我身後發動,我抬頭看五樓的窗子,還是黑的。我出神的望了一會兒,直到聽見熟悉的腳步聲到了很近的地方。轉頭去看,林晰拿著一個旅行袋靜靜的站在路燈的光暈裡面。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