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當天晚上,林晰工作到很晚,回來之後也沒有拿出那個盒子來給我。我看著他打開行李,整理衣服雜物,然後行李袋和箱子放回壁櫥里。那個黑色絲絨盒子就好像沒有存在過一樣,淹沒在誰也不知道的角落裡。我自嘲的想,有一天我老了,孤身一人,在酒吧喝酒喝到微醉,然後對身旁的陌生人說:once upon a time,也有過一個男人想向我求婚,不過我的醉態嚇得他趕緊把戒指扔了。

第二天我回去上班。拿著Alexander Huderson的名片糾結了很久,最後還是上網查了他公司的總機號碼,打過去,由總機轉到他秘書那裡。我說想跟她老闆約個面談的時間,報了自己的名字,留了手機號碼。惴惴不安的等了一天,沒有迴音。第二天依舊沒信兒,一直等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我忍不住又打過去問,秘書說已經告訴老闆了,他老人家還沒說能不能排進日程里,非常和氣,但同時暗示我這事兒八成沒戲。

我受挫折了,想想也的確是這樣,此人一天不知道要見多少女人,排著隊見也得排到聖誕節,完全可以考慮裝一個銀行櫃面用的queuing system,而一般人連排隊的號碼也拿不著。我豁出去了,撥了他名片上的手機號碼。想了幾聲,我差不多打算掛斷了,卻有人接起來說:「Hello?」

我自報家門,Huderson在電話那頭笑起來:「Two phone calls in two days, I really should feel flattered.」

我支支吾吾的說想跟他約個時間面談,強調在他的辦公室。他理也沒理我,說:「晚上九點,到39樓的酒吧來,你自己來,記得帶個領結,你欠我的。」然後掛斷了電話。

我其實想說上次那個蝴蝶結是我自己的,你就是幫我綁了一下,憑什麼我要買個領結給你?但心裡希望可以用一個領結搞定這件事情。

公司附近有個定製高級男裝的鋪子,因為目標客戶不是我們這種朝九晚五的職員階層,關門時間很早。我沒等下班就溜出去一趟,在那裡買了個最普通的黑領結,貴的要死。SA幫我裝在黑色亞光的盒子里,白色緞帶系了個漂亮的結。臨走想起來自己根本不會打,男店員很好心的教我,讓我在他脖子上試了兩次。饒有興趣的看著我,好像猜到我要去玩什麼關於領結的sex game。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