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沒有半小時,回信來了:「1pm, lobby, let me know if u can''t make it.」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簡單的話讓我想起Tear my clothes apart and fill me up, now。好像都是輕輕的說的,但卻是命令的語氣。就像前戲裡說Take off your clothes這樣命令的語氣。我對著電腦發獃,一個同事經過我的座位,說:你臉怎麼那麼紅?我伸手摸,臉是燙的手冰涼。接下去的幾個小時,腦子裡木木的做事,手始終沒有暖起來。到吃飯的時間,辦公室里的人逐漸走光了,有人招呼我一起去餐廳,我說已經約了人。卻還沒決定究竟要不要去赴這個約會。

電腦時鐘顯示1點零一分,我還在糾結。零五分,我開始想像周君彥站在樓下四處張望的樣子,我不知道現在的他會是什麼模樣,想來4年時間一定會改變許多。但在我的想像里,那個站在樓下人群中等我的人是多年前虹橋機場里那個獃獃的看著我遠行的少年,臉上帶著一種小孩子一樣的失落的表情。當那個表情漸漸浮現的時候,我拿了衣服和包衝出辦公室,搭電梯下到底樓。電梯門打開,我走出去,幾乎立刻就看到了那個高個子的身影。站在初秋冷冷清清的陽光裡面,沒有四處張望,反而低著頭,兩手插在西褲口袋裡,好像肯定我會出現,會一眼看到他。

我有種要退回去的衝動,但又覺得那樣做實在很蠢。就裝作一副單純的老同學重逢的樣子,笑著走過去,拿包包在他身上打了一下。他轉過頭看到我,也綻開一個同樣單純的笑容,說了聲「嗨,還沒吃午飯吧。」然後就說帶我去吃飯。正是飯點兒,我們在人群里走著,沒說什麼話,沒有拉手,時不時的被路上的行人隔開。我注意看他,他穿的非常漂亮,深灰色西服,白襯衫有精緻的斜紋,沒有打領帶。跟林晰在一起久了,我幾乎可以在一群男人裡面一眼分辨出穿2000刀名牌西服的得意青年,5000刀高級定製西服的成功中年,以及其他不入流的路人甲乙丙丁。而眼前這一身行頭足可以叫這個23歲青年不會在任何體面場合露怯,他的境況一定跟幾年前說「什麼都沒有了」的時候截然不同了。

果不其然,他把我帶進附近一間五星酒店的餐廳,熟門熟路的選了一個角落裡的兩人位坐定,點了菜。他的英語說的非常好聽,不太美式,也不帶其他任何口音。

等菜的時候,我問他:「怎麼找到我的?」

「上個月在機場看到你了,你拿了個有你們firm logo的旅行袋,我們公司剛好請了你們做審計,我拜託其中一個審計員查紐約Office,surname Cheng,initial W J的郵件地址,只有你一個。」他不緊不慢的解釋。

「你在紐約工作?」我問。

「暫時的。我還在Ann Arbor讀書,明年畢業。」

「Michigan大學?」我問,他點頭。

菜上來了,我完全沒有胃口,但還是一口接一口的吃。每一口都到不了胃裡,全都堆在心口上,越來越重,幾乎透不過氣來。

「韓曉耕也在那裡吧。」我終於說出來。

他不回答,一隻手伸過來拉我的手,我躲開,一把色拉叉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