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正式搬進林晰的公寓之後,他無論如何沒辦法適應我的生活習慣。我一周洗一次衣服,換下來之後喜歡到處亂丟;拿書出來看,看過了從來不會放回原處;護膚品化妝品,各種首飾小擺設浩浩蕩蕩擺了一桌子;我的衣服鞋子佔了他衣櫥里的半壁江山,而且常常搶他的地盤。

他說,原以為我從小沒有媽媽照顧自理能力應該很強,怎麼會這樣?

我告訴他,我爸是那種衣服從來不洗,穿起來照樣玉樹臨風的人物,我倆過日子家務活兒一切從簡,小時候就是覺得洗頭梳頭麻煩,他才騙我去剪了個男孩兒似的短髮。

他這下知道上當了,跟在我屁股後面收拾了一陣兒,然後請了個housekeeper了事。

我們就這樣過起熱鬧親密的小日子。慢慢的,我就像他擔心的那樣開始徹底依賴於他的照顧,我不必擔心房租水電,吃喝全由他買單。於是就心安理得的把開頭幾個月的薪水全部用在衣服鞋子化妝品上面。被他罵了一頓之後,我開始了強制儲蓄計畫,增加了保險,規定每個月只能花薪水的1/2,餘下的1/2一半存款一半投資。

我和他的工作都常常要出差。我們經常share一輛cab去機場,然後在候機大廳匆匆吻別,因為我們的目的地從來都不一樣。我去的是些聽名字就很悶的工業城市,而他總是飛往Milano,London,Tokyo ,當然少不了的,還有Paris。單單看著印著這些地名的機票就叫我嚮往死了。直到有一天,他對我說:「下個月能請假嗎?我去巴黎出差,可以帶上你。」

我驚喜地尖叫,抱住他一頓親。我要去巴黎了,那個從小就嚮往的地方,那個機緣巧合錯過了的地方。當然我不後悔來美國,畢竟在這裡我得到了林晰,這個從一開始帶著點法國味的冶艷烙印的「情人」,或許真是冥冥之中註定了的,要由他來把巴黎展現給我看。

我一下用光了15天的年假,加上周末,可以有3個禮拜不用上班。然後打電話告訴媽媽,她也很高興,說:Enfin, tu vas venir a paris.終於你要來巴黎了。接下來就計畫著要帶我遊覽,參加派對,去看歌劇。出發的前一晚,我無論如何睡不著,半夜裡爬起來又檢查了一遍行李,林晰睜開眼睛看看我,說了一句:「小孩兒快回來睡覺。」又睡著了。

飛機在傍晚時分起飛。我零零碎碎帶了許多東西,一件小禮服生怕壓壞了單獨放在一隻印著公司Logo的行李袋裡,沒有託運,準備隨身帶上飛機。林晰說:「這袋子真難看,我不拿啊。」

「不拿就不拿。你裝作不認識我就好啦。」反正也不重,我心情好,不計較。

拿好登機牌,他拖兩隻拉杆箱,我拿著行李袋,乘自動扶梯到上一層的候機廳。我突然覺得似乎有人在看著我,不是那種路人隨意投過來的一瞥,而更像是注視,儘管是遠遠的,還是能感覺到那道目光的溫度。我回頭四處張望,只看到行色匆匆的陌生人。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