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的工作非常非常非常的底層。主要乾的都是貼database和盤點庫存之類的簡單重複勞動。Mason這個23歲的老麻豆依舊在做著fitting model這種不露臉不上檯面的工作,卻也口口聲聲說,你怎麼這麼想不通,去做這樣無趣的工作。

而我自己知道,這個無趣的工作也來的不易。畢業前的大半年,就開始瘋狂的job hunting。履歷表一沓一沓的印,穿梭在馬州和紐約州各處的Talent fair,填申請表,參加充斥著各種古怪問題的assessment。然後,如果運氣足夠好,就會得到一個30分鐘的機會,在未來僱主面前擺出職業的表情,努力證明自己有資格成為某個大機構里可以被隨時替換的零件之一。

在做論文的同時,我終於在一間不大不小的銀行得到一個實習的機會。在Treasury部門,當然不是金庫main treasury,而是財務部的那種,具體工作是核對幾個中轉賬戶的資金進出,把相對應的劃入和轉出匹配起來,然後對衝掉。聽起來很白痴,實際上也是,但是這樣的進出帳每天有成千上萬筆,牽涉匯率問題,做起來卻需要很大耐心和仔細。

而且,這樣一個預計年薪不到5W刀的位子也不是拿穩了的。原本在財務部做Part time的Ms. Morrin也想要轉成全職工作,加入了競爭。我開始覺得她挺可憐,因為此女30多歲,做家庭主婦多年,離了婚,因為經濟原因才出來做事。她只有一個社區大學成人再教育的文憑,穿超級市場里買來的幾十塊錢的鞋子,做事瞻前顧後磨蹭的不行。但是,兩個月之後,我就是輸給了這樣一個人。帶我的mentor給我的評價是smart but not the best fit for this job。財務部經理與我握手,祝我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屬於我的career opportunity。兩年之後,我和Ms. Morrin在機場偶遇。她已經升了兩級,剛剛從倫敦培訓回來,減了肥,穿著得體,帶著副時髦的黑框眼鏡。不得不承認,當年的我比起她真的缺少了一些東西。生活,我慢慢體會到真正的生活的滋味兒。

我回去氣的大哭,恨死了這個女人,覺得她肯定是馬匹功夫了得。

「我要是找不到工作怎麼辦?」我哭哭啼啼的問林晰。

「會找到的。」他只管擺弄他的相機。

「萬一找不到怎麼辦?」我追問。「我覺得好累。」

一般情況下,這個問題的最佳答案是:不要工作,我養你。但是,他卻抬起頭,看著我說:「你最好問問你自己怎麼辦,你會想到辦法的。」

我發現我的境況斌不比有個拖欠撫養費的前夫的Ms.Morrin好多少。我的男人會幫我改履歷,幫我寫信封幫我寄信,和我練習握手、模擬面試的情景,但是不會說:「你看起來好累,停下來吧,我來養你。」

第二天我擦乾眼淚,繼續寫我的求職信。一次去一家化妝品公司面試一個市場部的職位,到了那裡發現他們竟然通知了所有寄去簡歷的人,房間里坐得滿滿登登,當然原本約好的時間也是不作數的。從下午3點等到6點多,又捨不得就這麼走了。終於輪到我了,HR的女人看看我的黑色Jipsy單肩包,說,「我們要找一個年薪4萬五千元的市場部助理,你覺得你合適嗎?」語氣里透著些揶揄。我很想說,適合適合,求你考慮一下我吧。但是嘴裡說出來的卻是:「恐怕不合適,再見,女士。」然後,轉身,驕傲的走出去。

到了外面才發現自己又做了件完全沒有sense的蠢事。我一邊抹眼淚一邊開車回去。天已經黑下來,經過一個冷落的街區,等紅燈的時候,我正想心事,突然有人來開我的車門,一個黑人,拿起我放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包就要跑。我一下子撲上去,搶回來,他拉住背包帶子往外拖,我力氣沒他大,就整個人壓在包包上面,一面拚命的大叫。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可能只有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又有車子經過,那人才鬆手跑了。我渾身發抖的關上車門,鎖上,立刻離開那裡。一路上慢慢的平靜下來,擦掉眼淚。想想實在後怕,自己當時很有可能受傷甚至送命。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蠻勇,或者只是藉機會出一口怨氣,好把找工作受的委屈排解掉。

這件事我後來始終沒有告訴林晰,只是對他感嘆,4000刀的包包果然比較牢。我再也不想讓他因為捨不得我而做出有違他初衷的事情,我不想強迫他說「我來養你吧」。就像他說的,我看到自己骨子裡是堅強的人,我不想再做出受傷的小姑娘的表情。

03年春天,在1次筆試,1次assessment center測評,和3輪面試之後,我終於拿到現在這份工作的offer。我很得意地拿給林晰看,然後可憐巴巴的對他說:「這點薪水在紐約只能住貧民窟,能不能來跟你住啊?」他擁抱我,點點頭。也許註定了的,他永遠要對我讓步。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