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接下去的幾天在逛街血拚中度過,Laura回德國過節了。其他幾個相熟的姑娘沒有回家的也都正忙著爭取在時裝周上露一小臉兒。我有時約到人和我一起吃飯,有時約不到就一個人吃。然後獨自在街上閑逛,給自己買衣服鞋子,為每個認識的人買新年禮物。給林晰的是一瓶Arpege pour homme,用深紫色的紙包起來,綁上白色緞帶,看起來非常美。不過說實話,那味道聞起來一點兒也不像他,而像是一部份的我,加一部分蒙昧的回憶。

每天夜裡,我抱著他的衣服睡覺,起來之後就套在睡裙外面,穿著吃早飯,看電視,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直到30號早晨,天還沒亮,床頭的電話響了。我迷迷糊糊的接起來說哈羅。

「你真的在啊。」林晰在電話那頭說,「我就是打打看。」

「知道現在幾點嗎?」

「7點多了吧。」

「6點,笨蛋。」

「那我掛了,你再睡會兒。」

「不要不要,都已經醒了。」我坐起來,靠在枕頭上。「日本女人怎麼樣啊?Dickson大叔很羨慕啊,說你肯定天天在那裡風流。」

他笑起來:「你去跟他說,Oriental Mandarin 3016房間徹夜迴響『呀咩代呀咩代』。」

我不說話。他不笑了,問我:「笨蛋你在幹嘛?」

「笨蛋抱著你那件老鼠色的毛衣剛剛睡醒。」

「為什麼抱那個,要不要給你買個娃娃回來?」

「因為想你了笨蛋。」

輪到他不說話了。

「你見到朱子悅了?」我問他。

「見了。」

「怎麼樣?還是那麼Ugly-beautiful? 」

「對,還是那麼Ugly-beautiful。」

「還是ageless?」

「嗯,ageless.」

「還是irresistible?」

「不是那麼irresistible了。」

「為什麼?」

「因為我愛上一個人。」他說,「而且她今天說她想我了,我特別高興。」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只聽得到微弱的電流聲和呼吸的聲音。

最後我開口說,「你快點回來吧。」

他說:「好,馬上回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我後來知道,他說的馬上,真的是馬上。他在當地時間9點鐘到達機場,一整夜等待改簽機票。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