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被涮了一把?好像也談不上。就像他說的,就是照應一下朋友的女兒,不管怎麼說他都完全做到了他所承諾的。

不過接下來兩個鐘頭裡面,我時不時的想起朱子悅那閃著溫柔的棕色光澤的長髮,忍不住想到林晰的手撫過那些柔軟綿長的髮絲,那長發猶如輕紗薄霧一般蓋在他的臉上,逐漸看不到他的五官,讓他眼神迷亂。這些念頭反覆出現,以至於我撒了整杯的咖啡,又把張三的膠捲放進了李四的信封里。

恰好有一門課就要考試,回到宿舍,我就開始整理複習提綱。花了一個禮拜把該背的都背熟了,然後把所有找得到的過去考過的題目都做了一遍。又一個禮拜,把背熟的再背一遍。就這樣我成功忍了兩個多禮拜沒給林晰打電話。到了考試那天,我終於理解了好學生為什麼都那麼喜歡考試,當所有題目你都很熟的時候,考試跟派對差得也不遠了。

聖誕節到來的時候,美國東北部的城市都是差不多的樣子。天氣寒冷陰沉,但四處張燈結綵,每一個地標建築都擺出舉世無雙的聖誕樹,播放歡快的音樂,就連一貫演唱悲傷搖滾的歌手也唱起了溫馨的聖歌。我不願一個人在宿舍住,放了假就像那些忙著回家的同學們一樣,我也裝做歸心似箭,收拾行李去紐約。

林晰的房子整潔的有點冰冷,我進去打開暖氣,把衣服從行李袋裡拿出來,扔在沙發上,鞋子放在門口,毛巾牙刷在浴室里就位。這才有一點亂糟糟的溫暖的意味。然後偷窺癖犯了,我開始檢視他的衣櫥,事實證明我的想像有一部分還是對的,他歸根結底還是個愛漂亮的人,而且他的衣櫥里果然是Prada居多,喜歡義大利牌子的人和喜歡法國牌子的人總是截然不同,說不清是哪裡不一樣,不過如果你身邊恰好兩種人都有,你一定會有體會,他們就像愛唱歌的和愛跳舞的人一樣不同。

衣櫥的下面都是鞋盒,此人鞋真多。一雙雙刷的很乾凈,收在無紡布袋子里,裝進或黑或白的盒子,碼放的整整齊齊。角落裡單獨擺著一個亞銀色馬口鐵的方盒,也有裝鞋的盒子那麼大,散發著一股秘密的味道。我二話不說,拿出來坐在地上,打開來看,裡面全是照片,五寸到十寸的都有,還有一長條的2寸的小照片,我粗粗看了一遍上面的人竟然全都是林晰自己。真是自戀到家了,我吐啊。仔細看看卻又不像是自|拍的,幾乎都不是故意擺好姿勢拍的,有他睡著的樣子,有讀書的,有拿著照相機的,有的甚至就是遠遠一個側面。其中一張他兩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從一麵茶色鏡子前走過,鏡子里映出一個女人的影子,一部黑色照相機擋住面孔,我認識那頭髮和打扮,是朱子悅。

她那時一定非常喜歡他,我心裡說。不管處於什麼原因,她喜歡他到沉迷的地步。而他也在分手之後保留了這些照片,放在衣櫥的角落裡,是不是同時也在心中某個角落藏了些什麼東西?我想的出神,沒有一點妒嫉,反而被他們過往的愛情感染,從那個時刻開始,我嘗試從一種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他,朱子悅展現給我看的角度。我第一次撇開依賴,帶著一點慾望,思念他。

夜逐漸深沉的時候,我關上燈,拉開窗帘,那天沒有月光,只有一點慘淡的路燈光透進來,我躺在床上,懷抱著一件他的毛衣,尋找著依稀的熟悉的味道,慢慢睡去。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