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當天下午,我就被趕回波士頓。走之前發現林晰換了輛新車,Honda,中規中距的黑色four-door sedan,米色皮座椅,一派中產階級風光,再一次出乎我的想像。我仍舊堅信他骨子裡是那種開義大利車,習慣性超速的妖冶角色。

回去之後一算,已經曠了整整一個禮拜的課。就像小孩子闖禍,之後總是會收斂一陣子,看看大人的臉色,摔破了的膝蓋也似乎忘了疼。接下去的幾個禮拜,我都在上課,做功課,和打工當中度過。

Dickson那裡的工作換成一周去兩到三天,晚上常常要留到很晚。當時雖然數碼攝影已經悄悄興起,但遠沒有現在這樣風行,還是用35毫米膠捲,或是在機背取景照相機上使用的至少4X5英寸的散頁片膠片。我逐漸愛上了看著一個個淺淡的影子在顯影液中隱約浮現,變濃,而後立體起來,似乎呼之欲出。相比之下,學校里教的Cash Coverage = Net Cash form Operating Activities / (Debt Amortization + Interest Paid) 之類顯得如此蒼白空洞。

林晰對我的態度不好也不壞,但每次都是我打電話給他,他始終沒有主動聯繫過我。10月份的第一個周末,我犯賤去紐約看他。去之前沒有打招呼,到了他家門口打電話給他。

「查房了查房了。」我一邊拍門一邊對著電話喊。

他沒說話就掛了,徑直來開了門。房間卻不是原來的樣子了,大多數東西都裝了箱。

「你在搬家?」我問。

他點點頭,轉身又去裝東西。我伸手拉住他的衣服角,說:「是不是我今天不來,你就不在這裡了?」

他轉過來認真地看著我,似乎過了很久,才露出笑容,「怎麼會,」他說著抓亂我的頭髮,「去照照鏡子,你看起來好像走散了的小孩。」

「為什麼沒跟我說你要搬家?」話就在嘴邊上,我沒說出口,真的跑到浴室里去照鏡子,拿洗手台上的面紙把剛才拚命忍住沒掉下來的眼淚按掉。然後晃著胳膊走出來跟他搗亂,把一個個打包好的箱子打開來看,算起來林晰到美國也不過一年半,東西並不是很多,就是衣服,書、CD、攝影器材,和一些畫畫兒的工具。

「你現在還畫畫兒嗎?」我拿出一把油畫筆問他。

「不太畫了。」

「我還沒看過你畫的東西呢。」我說,「這裡有嗎?讓我看看。」

「沒有,別搗亂。」

我不相信,站在房間中央四下看了一圈,果然在看到牆邊靠著一塊牛皮紙包好的長方形畫板似的東西,我跑過去就要撕開來看。他跟過來抓住我的手,不讓我撕,「都包好了,你到什麼亂。」

「一會兒我再幫你包起來好了。」

「不行,鬆手。」

「肯定是裸女。」我笑起來。乾脆利落的一下把牛皮紙撕了,藍色的背景露出來,是斑駁的藍白相間的馬賽克,畫面上是一個穿bikini的瘦姑娘,雙手背在身後,一隻腳尖伸進游泳池的池水裡面。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