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1999年,春天來臨之前,發生了幾件大事。

先是林晰換了個新工作,開始在一家時尚雜誌社上班,不用再拍螺栓螺帽了。農曆春節之前,他到學校來看我,給我一個深紅色皺紋紙包的盒子,打開來是一部紅色的手機。

「幹嘛送我東西啊?」我問。

他呵呵呵的冷笑,說:「省得再給警察叔叔找麻煩。」然後拿出一個同款的黑色的,撥了一個號碼,我手裡那個響了,他拿過去,設了一個speed dial。

「我不喜歡紅的。」我說,「你那個挺好看的,我要那個。」

「不行。」

「你做人情就做的地道點,我最不喜歡紅顏色了。」我伸手去搶,他不躲,笑著看著我,任由我把他的電話拿過去,紅的丟回給他。後來,那對電話我們用了5年時間,始終是彼此的第一個speed dial。

第二件事就是我爸交了個女朋友,更準確地說是,已經交往了一陣的女朋友,終於正式告訴我了。那個女從前是我爸的學生,上學的時候就喜歡上我爸這個中年大叔了。而大叔對人家也有意思,做畢業論文的時候,特別挑了她的選題。該選題說起來也實在勁爆,原文不記得了,主題就是論述法國文學史上的不論之戀。結果那個學期,隔三差五就能在家裡看到這個女同學,恭恭敬敬的坐在大叔身邊,桌子上一把彩色水筆,一厚疊紙,紙上改的那叫一個五彩斑斕。幾個月後論文|做成了,大叔帶著些許傷感,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推薦信助此女到巴黎留洋。不想淑女情長,幾年之後,人家又飛回來了。

「爸,其實這樣挺好的。」我在電話里說,不是心裡真的覺得好,而是沒有我反對餘地的好。

「你這麼說,爸爸很安慰。」大叔還挺能演。

「就這樣吧,新年快樂。再見。」我演不下去了。

放下聽筒,我一把拔掉電話線,把電話機扔了出去,宿舍門沒關,砸在對面的門上,塑料的碎片掉了一地。室友和幾個來串門的女孩驚愕的看著我,我平靜的說:「My dad told me he''s going to marry a twenty something girl. And they are planning to sell our home and set up a new one without me. 」

「Oh~」姑娘們與其說是嘆息不如說是歡呼,「Welcome to Dawor''s Orphans Club.」原來大家都一樣啊。

第三件事就是,農曆小年夜的早晨,我收到周君彥的email:小雯,不知道怎麼跟你說,我今年不能去美國了。 你不用回來找我,好好讀書,以後我會來找你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