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計程車司機把我放在學校門口的時候已經將近12點,我在黑色的鑄鐵大門外面喊了幾聲沒有人應門,又沿著積雪的細石車道走回公路,步行了一刻鐘在遇到的第一個電話亭里打電話給學校值班的大媽,瞎掰說,抱歉哈,飛機晚點了,剛剛到學校門口,麻煩來幫我開開門吧。我放下聽筒,又拿起來,撥通林晰的電話,接電話的卻是個女生,是Laurra。

「OMG, Ginger,你在哪兒?」她聽到我的聲音叫起來,(Ginger is the nickname the girls gave to me, referring to my Chinese name Jin瑾)

「我回學校了。」我說。

「林在警察局,他以為你回我們那裡了,等到11點鐘沒有看到你就報警了,他記下了你坐的那輛車的車牌……」

Laura還在不停的說,我打斷她說了再見,就拚命的朝宿舍跑,拍林晰再打來電話發現我不在宿舍里。進門的時候,電話鈴果然在響。我來不及開燈就接起來,黑暗裡,突然發覺自己有點害怕他的反應。

「你回學校了?」他問,聲音很平靜。

「嗯。」

他輕輕的笑了一聲,說:「那早點睡吧。」

他先掛斷了電話。我知道他生氣了,一秒鐘的內疚之後,我也生氣了,我跟他說過我回去了,是他自己誤解了,怪誰?

第二天早上,天還沒亮,周君彥的電話來了。

「上次忘了說是美國時間還是中國時間了。」他笑著說。「上海馬上就是新年了,你那裡還是早上吧。」

我仰面躺在床上聽他說話,眼角濕濕的,我打斷他說:「你到底什麼時候來啊?」

一個人拖著50斤的行李在LA機場狂奔趕去紐約的飛機;節日里被遺棄在這個鬼地方;凌晨獨自在雪地里走,手和臉凍得簡直沒知覺了,在那些時候沒覺得什麼,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的這句話讓我回想起所有事情,突然覺得委屈的要命。

他沉默了一下,說:「我已經申請了波士頓大學了。不是很好的學校,肯定可以錄取的。」

「真的?怎麼不早告訴我。」我高興起來。

「這個就是保底的。」

「那我放完假也去波士頓看看。」我說,「前幾天都打你家電話都沒人接,怎麼回事啊?」

「沒什麼,就是親戚家有點事情。」

「我挺怕你突然說不來了。」

「如果我不來了,你怎麼辦?」

「當然回來找你算賬啊。」我說,「你會不來嗎?」

電話里傳來焰火和鞭炮的聲音,星球的另一面,新年已經來了。

喧鬧聲的間隙,他說:「不管怎麼樣,我肯定會來找你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