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二開學不久,十月份,整個年級的學生拉去長興島學農。在島上住一周時間,當然農事是學不會的,只當是一次特別長的郊遊。上島之後的第三天,辦了個燒烤晚會,我和韓曉耕分著吃了一堆雞翅玉米烘山芋之後,周君彥跑過來,悄悄跟我說,「明天早上帶你去看日出。」

「幾點?」

「四點天亮.保險點,三點半。」

晚上睡覺之前,我把手錶的鬧鐘調到凌晨3點鐘,又怕到時候醒不過來,就一直沒敢睡著。天蒙蒙亮的時候,聽到外面很輕的一聲自行車鈴聲,趕緊穿了衣服輕手輕腳的出了宿舍。周君彥在樓下扶著一輛破自行車等我。

「哪兒來的自行車啊?」

「跟食堂的人借的。上來。天快亮了。」

他帶著我騎得飛快,到海邊的時候,四下還是黑沉沉的,只有遙遠的天邊泛著一點灰白的光。我們在一塊礁石後面背風的地方坐下來。挺冷的,他拉下運動外套的拉鏈,把我也裹在裡面。他的呼吸潮濕而溫暖。我耳朵貼著他的胸口,聽者他的心跳聲,心裡覺得很踏實。

「你為什麼喜歡我,你不喜歡韓曉耕嗎?全校男生都喜歡她。」我說。

「我也不知道,我看見你就喜歡你了。你有一種特別酷的表情。」他捧起我的臉說,「還有,你的臉真小,眼睛真大。」

「接下去要說E~T~ call~ home~了吧。」我亂笑。

他也笑,然後兩隻胳膊合攏來抱住我,說,「你真瘦,瘦的可憐巴巴的。」

我說:「有一個暑假,我每天中午只吃冰激凌,那年我長高了5厘米,一斤也沒重。後來我就老是胃痛。……我們家沒人管我。」

他沉默了一下,說:「那以後我來管你吧。」

我一下子摟住他的脖子,把他抱的緊緊的。說:「說好了啊,你以後不許不管我。」

「你以後想考哪個大學?」

「我沒想過,反正我要讀個奇怪的專業。你呢?」

「我本來想考FD,但是我爸要我出國讀大學。」

「去哪兒?」

「打算去美國,我已經在讀托福了。…… 如果我去美國,你會跟我去嗎?我是說,你也去那兒讀大學。」

「你去我也去。」 我答得毫不猶豫。心裡升起按也按不住的嚮往和快樂,混雜著的或許還有一絲不可告人的蒙昧的慾望。在那之後,一個畫面在我腦子裡反覆出現:一扇窗朝著不可一世的湛藍的天空打開,房間里,我和他躺在狹窄的床上。到時候我們遠離父母,再沒有人能阻止我們干任何事。

在少不經事的時候,承諾就這樣輕飄飄的說出口了,能不能兌現,誰也不知道,但是就在那個時刻,兩個人都沒有片刻的懷疑。

那天我們都沒能看到海邊的日出,班主任在天亮之前找到我們。我在周君彥的運動外套裡面睡得很熟。我們看起來就像是個四條腿的胖子。為了防止串供,我們馬上被隔離了,然後分別被罵了個狗血淋頭。學農結束回到學校之後,通知家長來領人。班主任對我爸說了至少三遍「後果不堪設想」之後,放我回了家。他絕對想不到的是,我爸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扔給我一部上下兩卷的《第二性》,什麼廢話也沒說。

在那之後,我和周君彥的交往完全轉入地下狀態。座位被換得很開,在學校幾乎不說話,但是他半夜偷偷給我打電話。

與此同時,我纏著我爸搞了一些托福考試的複習資料。

「不去巴黎了嗎?」他說,「你嚷了有十年了。」

「不去不去,」我不懈的揮手。然後第一次開始認真的念英文,讀原版小說,聽VOA和BBC的廣播節目。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