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幻想之城

那件天價緙絲織品上織就的就是一幅精神圖騰。

從王傳子的四合院里出來,武天權並沒有回到那片亂葬崗去,而是給文管所的一個朋友打了個電話,說有事要先回一趟省城,就帶著邱曉宇刻意繞開亂葬崗,直接朝那條土路上走。

此時的亂葬崗已經拉起了警戒線,幾十個警察在周圍警戒,土路上甚至出現了幾個交警在維持秩序。上河壩村的亂葬崗發現大型古墓的消息已經像一陣風似的在四鄰八鄉傳開了,喜歡看熱鬧的人開始絡繹不絕地朝亂葬崗聚集。甚至有開著私家車的人來瞧熱鬧。原本就很狹窄的鄉村土路顯得越加狹窄壅塞。

亂葬崗被幾百上千的圍觀者圍擠得好不熱鬧。

武天權教授之所以要繞開亂葬崗,是怕被混雜在人群里的記者堵住。

現在的記者,嗅覺比狗鼻子還靈敏,武天權的聲名在圈子內又是如日中天,所以武天權對記者多少有種排斥的心理。

武天權教授的那輛豐田越野車就停在土路的邊上,他和邱曉宇徑直上了車。

邱曉宇雖然年輕但駕車技術卻異常熟練,她現在既是武天權教授的學生,又是武天權教授的助理,更是武教授的專職司機。由於常年跟隨武天權教授在野外做學術調查,所以她的駕駛技術早就練得爐火純青。

邱曉宇啟動了越野車的引擎,一進一退一打方向之間,就已經彰顯出一股男司機才有的霸氣。就連不遠處正在維持著秩序的交警對她也有點兒刮目相看了。

這丫頭片子的幾個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的,在狹小的方寸間熟練從容地就將體形剽悍的豐田越野車掉了頭,然後加上油門,一溜煙兒地走了。

坐在副駕駛位上的武天權教授顯得異常興奮,朝邱曉宇說道:「曉宇,今天我們的收穫簡直是太大了!太大了!功夫不負有心人啊!我有種預感,我幾十年來一直在苦苦尋覓的那條在歷史迷霧中神秘消失的族類的線索,就要在上河壩村的那片亂葬崗找到答案了!回去後,你立刻把剛才用手機照的照片放電腦上,然後用投影儀放出來。沒想到這件東西會落在王傳子的手上,而且還被他保存得那麼完美無缺。這可真是天意啊!」

「教授,那件緙絲織品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值錢嗎?」邱曉宇邊開車邊問。

武天權立刻盯了一眼邱曉宇說道:「曉宇,要是王傳子用這樣的方式問我這個問題,那就一點兒問題也沒有。怎麼你也這樣問這個問題?這不是值多少錢的問題,這是價值問題,是學術研究的價值問題!能用值多少錢來衡量嗎?」

邱曉宇咯咯咯地笑著狡辯道:「我這不是問得通俗了一點兒嗎?」

武天權說道:「別想伶牙俐齒狡辯,我是怕你當著旁人這麼問,丟我的人。」

「好,算我問得草率了,我接受老師的批評和指正。不過教授,那件東西上面織的圖案究竟代表著什麼呀?我怎麼看不出有啥特別之處啊?你要說是一些符號,我倒是能看懂一點兒,但是,我怎麼看著就像是一座城池或者迷宮的樣子?」

武天權教授仍舊略顯興奮地說:「你的眼力還真是不錯,算說到點子上了。不錯,那上面的圖案就是一座城池的平面圖,我姑且叫它『幻想之城』。」

「幻想之城?我沒明白。」

「簡單地說,那件緙絲織品上織就的就是一幅精神圖騰。」

「精神圖騰?」

「對,精神圖騰。就像唐卡上繪製的壇城。」

「我懂了,你是說那件緙絲織品上編織的就是一座幻想中的城池,或者說一座象徵著精神歸宿的家園。」

「可以這麼說。曉宇,你的悟性真的不淺,呵呵……」

「可是這也說明不了什麼啊?如果就是一座幻想中的城池,那這個事情你就興奮得有點兒無厘頭了。每個人都有幻想的自由,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幻想出一座自己的城池,這……這……」邱曉宇有點兒不知道該如何來委婉地表達自己的看法和觀點了。

武天權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呵呵……曉宇,你還是太年輕,沒有透過事物的現象看到本質的眼力。不過這不怪你,因為你的閱歷還不夠,呵呵……要讓你心服口服,我就先得跟你從這件緙絲織品本身說起。首先你得知道什麼是緙絲。緙絲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編織工藝,它跟一般的錦緞編織工藝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一般錦緞編織工藝都是採用通經通緯法,即緯線穿通織物的整個幅面。而緙絲卻不是採用這樣的工藝,它採用的是『通經斷緯』的特殊編織工藝。它以生蠶絲為經線,彩色熟絲為緯線,採用通經回緯的方法織成平紋織物:緯絲按照預先描繪的圖案,各色緯絲僅於圖案花紋需要處與經絲交織,不貫通全幅,用多把小梭子按圖案色彩分別挖織,使織物上花紋與素地、色與色之間呈現一些斷痕,類似刀刻的形象,這就是所謂『通經斷緯』的織法。古人形容緙絲『承空觀之如雕鏤之像』。古人早就把緙絲這種織品比作『織中之聖』,而且有『一寸緙絲一寸金』的說法。按照當時的工藝水平,沒有相當的財力物力,不經過經年累月的編織,是不可能把這麼大尺幅的緙絲織品編織成功的。而且,這種緙絲織品,歷朝歷代都是皇家的御用貢品,民間出現這麼大尺幅的緙絲織品,是根本不可想像的。所以,從某種方面來說,王傳子手上的這件緙絲織品,就是一件神物!」

「神物?教授,恕我直言,你跟我講的這些,我只能承認它是一件極其珍貴的無價之寶,你怎麼又把它上升到神物的高度上了?這未免有點兒……」

武天權教授呵呵笑道:「要把這個問題跟你說清楚,還真不是三言兩語的事情。不過,我之所以現在就敢這麼說,是因為這件織品出現的時間和地點都太過特殊,我都有種蹊蹺的感覺在裡面了。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你會從我的研究成果里得到全部你想知道的答案。我絕對相信,當我把這個研究成果公之於眾的時候,一定會在學術界引起震動。注意,我說的是震動!我現在真的很興奮,真的,我現在腦子裡的線索凌亂而且複雜,我得儘可能快點兒把這些線索按照它應有的邏輯和秩序穿綴起來……」

說這話的時候,武天權教授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