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

四海茶館的臨窗一角處,黎天成沉靜而坐,獨自品呷著清茶。

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走近他的桌前,輕輕停下,向他開口親切問道:「請問是黎天成書記長嗎?」黎天成斜斜抬頭一看,怔住了,來人竟是齊宏陽!雖然他用圍巾遮住了自己半張面龐,但黎天成還是一眼認出了他!

他心如鹿撞,臉上卻不露異顏:「我是。」

齊宏陽雙眸中晶光閃閃:「你在江西的聶大叔讓我帶話過來,說他今年豐收了,該還你借給他的十五塊銀圓。」

「聶」「豐」二字,合起來就是獵風的同音詞。黎天成不禁熱淚盈眶,微微哽咽著說道:「其實我借給他的是十二塊銀圓。」

「十二塊就十二塊。」齊宏陽便將一個小小的布包遞了過來。

黎天成打開一看:裡邊放著半張鹽票。他也把陳永銳臨死前交給自己的那另外半張鹽票摸了出來。它倆拼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完整的鹽票。

齊宏陽含淚道:「獵風老師講過,你手中這半張鹽票,他只交給他以生命相托、以生命保護的人。你能得到它,就是我們永遠的同志。」

兩雙大手無言地、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不遠處,「嗚」的一聲汽笛長長鳴響,一艘艘滿載的鹽船緩緩駛出了塗井碼頭,劃開薄薄的晨霧,披著燦燦的朝霞,朝著東方魚貫而去……

上一章目錄+書簽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