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李濟運來到省城正是深秋,穿城而過的河流瘦去了許多。那天風大,李濟運帶了那件黑風衣,穿上卻有些熱,便搭在手上。

小車在交通廳辦公樓前停下,一片黃葉飄到他手腕上。原來是一片銀杏樹葉。推開車門,腳下很輕軟。地上鋪著一層銀杏樹葉。他抬頭望去,一棵巨大的銀杏樹,正沙沙地落著葉子。滿樹暖暖的黃色,看著叫人舒服。心想銀杏樹同他真的有緣。

市委組織部和縣裡都派了幹部送他,禮節和程序都應如此。縣裡來的是朱芝。別的常委今天都走不開,熊雄就派了朱芝。田副廳長在辦公室熱情地接待了他們,馬上召集有關處室負責同志,開了一個簡短的歡迎會。從會場的布置看,廳里知道李濟運今天來,早有準備了。有鮮花、有水果。

廳里設宴接風,田副廳長和有關處室領導都到場了,總共弄了三桌。好幾位處長都是見過的,只是記不得大名了。李濟運只記得吳主任,兩人握手拍肩很親熱。吳主任大名吳茂生,李濟運暗記過他的名片。田副廳長說王廳長本來要來的,今天正好要做治療。

飯後,漓州和縣裡的同志要回去。臨別的時候,市委組織部的人悄悄兒說:「濟運兄,我送過很多幹部到省里掛職,沒見誰受到過這麼隆重的待遇!」

李濟運緊緊握了市委組織部那位幹部的手,心領神會地搖了幾下,意思是說:放心,我會好好乾的。

李濟運握了朱芝的手,說:「今天不回去吧。」

朱芝說:「想不回去,想偷懶休息休息。但是不行啊!」

他倆的心思彼此都明白,握手比別人多了幾秒鐘。

第二天,田副廳長找李濟運談話:「濟運,你來了,很好!我們非常歡迎。我們接到省委組織部通知,廳黨組馬上就研究了,你安排在廳辦公室,任副主任。」

李濟運聽著有些失望,他自己的想法是去業務處室。業務處室才有實權,才可能對家鄉有實際的幫助。廳辦公室無非是三項任務,對上服務領導,對下服務基層,對內服務機關幹部。服務二字還算說得好聽的,換兩個字就是侍候。他太熟悉辦公室工作了,哪一頭都不是好侍候的。

田副廳長好像看出他的心思,說:「濟運,你也可以談談自己的想法嘛。」

反正是老領導,李濟運就把話直說了:「田廳長,如果有可能,是否再調整一下呢?我在基層幹了多年辦公室工作,到省里來就想在業務處室鍛煉一下。」

田副廳長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去業務處室,可以替縣裡打打小算盤。這一點你放心,我對自己家鄉,應該照顧到的,你來不來廳里掛職,都是一樣的。」

李濟運忙說:「田廳長,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田副廳長說:「怎麼安排你,我心裡有數。你去辦公室,對掌握全局情況有好處。」

看樣子沒有可能再調整了,李濟運便說: 「行,我聽田廳長安排!」

田副廳長便站起來同他握手,說:「好,哪天帶你去醫院見見王廳長。」

到省城上班後的一天,差不多是心靈感應,他剛想著縣裡的事,熊雄就打電話來了。李濟運不方便接,輕聲說:「開會,我過會兒打來。」他想這會再怎麼拉麵條,也拉不得多長的。但各位副廳長都說了一通話,會仍然開到十一點半。

散了會,李濟運馬上打熊雄電話:「熊書記,剛才廳長們開會,我在會上。」

熊雄說:「李主任,幾個老百姓上訪,躺在省政府門口。毛雲生已經趕過去了,請你也去看看。」

李濟運說:「熊書記,信訪局去人就行了吧,我在這裡掛職,不可能天天跑縣裡的事。」

熊雄說:「你是雙重身份,仍然是烏柚縣委常委,信訪工作是你分管的。」

李濟運說:「我去肯定是要去的。但是,熊書記,兩年時間,應該另外安排同志管這事。不然,我會成為信訪局駐省辦主任。交通廳這邊對掛職幹部很重視,安排了具體工作,不是走過場。」

熊雄說:「我知道了。」

眼看著就快十二點,李濟運想故意拖拖。從烏柚趕到省政府不需太久,毛雲生馬上就會到了。他去自己辦公室,磨蹭十幾分鐘,再問余偉傑要了車。叫車送他到省政府對面路上,自己再走過去。他不想馬上露面,先打了毛雲生電話:「毛局長,你到了嗎?」

毛雲生說:「我到了,看到你了。」

李濟運望望馬路對面,毛雲生正在省政府門口。李濟運等人行燈綠了,不慌不忙過了馬路。走近了,又看見信房局和城關鎮的幹部,差不多上十人。毛雲生迎了上來,李濟運問:「什麼事,多少人?」

毛雲生說:「五個人,城關鎮的居民。」

李濟運猜想到是什麼事了,問:「舊城改造那塊的吧?」

毛雲生點頭說:「正是的。他媽的就不知道少來一個人?偏偏來五個!」

上訪人數五人以上,算是群體性上訪,簡稱群訪。一個縣的百姓每年到上級機關群訪三次以上,縣委書記和縣長就地免職。省里這麼規定,也自有道理。全省一百三十多個縣,假如每個縣一年有三次群訪,每天省政府門口就會聚集兩伙群訪的百姓。加上零零星星的上訪,省政府門口會天天賓客如雲。

截訪人員已把那五個人拉到省政府大門左側的人行道上,圍著他們講道理。毛雲生過去說:「你們哪怕告到中央去,解決問題還是靠縣裡。你們跑這麼遠上訪,除了出我們縣裡的丑,還有什麼用?」

「不往上搞,縣裡會重視嗎?」

「越鬧越有理,越鬧越有利,是嗎?」毛雲生喝道。

「你是毛局長嗎?你態度要好一點。」

毛雲生說:「道理就是道理,同嗓子有屁關係!」

「你又做不得主!你信訪局只要把人搞回去,就完成任務了。」

毛雲生腔調仍是老高:「你做得了主,你來當信訪局長算了!」

聽上去毫無意義的爭吵,卻是截訪勸說的過程。毛雲生有經驗,不管正理歪理,軟話硬話,有什麼上什麼。吵到最後,毛雲生的話聽上去更離譜了:「今天不同你們談解決問題,今天只讓你們回去。這裡不是談解決問題的地方。縣裡的問題到縣裡解決,這裡談的不算數!你們不回去,我也不管了。你們就睡在省政府門口,地睡塌進去都不關我的事。上頭怪罪下來,挨罵的是縣裡領導,又不是我!大不了撤我的職,我正不想搞了哩!我不當信訪局長,去當財政局長,我年年給你們拜年!」

「那我們就不回去,你好當財政局長。」

毛雲生說:「你們想得美!看看我們多少人!綁都要把你們綁回去!說得通,我們吃頓飯回去。喜歡喝酒的喝酒,喜歡吃肉的吃肉。菜由你們點,魚翅、鮑魚沒有,龍蝦、螃蟹由你點!」

「我們不是吃龍蝦來的。」

「跟你們說了,要解決問題,回去再說。」毛雲生今天半句軟話都沒有。

「你莫把我們當卵搞!」

毛雲生嘿嘿一笑,說:「我把你們當人物好不好?告訴你們,五人以上叫群訪。群訪就有頭

子,你們哪個是頭子?你們再往省政府門口去,武警再攔你們,你們就勇敢地往前沖。沖著沖著,就打起來。好,打起來就好了。你們至少是危害公共秩序,衝擊國家機關。你們誰是頭子?頭子要判刑。」

「嚇三歲小孩啊!」

「你不是三歲小孩,你是大人物。你去呀,你去沖呀!為你好,你不知好!」毛雲生就像演相聲。

「我們不是五個人,我們是五百多戶的代表!」

毛雲生又是冷笑,說:「你以為人多勢眾就有理?你們代表五百戶,就不用查誰是頭子,你們全是頭子!你們幹嗎這麼傻?你們就算等到老天開眼了,哪個領導接了你們的告狀信,大筆一揮:請烏柚縣委、縣政府認真處理!你還不是拿著這張紙回縣裡去?告訴你們,這位就是縣委常委李主任,他馬上就可以代表縣委說,我們會認真處理。」

李濟運突然被毛雲生頂了出來,只好說: 「我是李濟運,縣委常委。我說的話都代表縣委,都是算數的。我今天不問你們具體情況,只談一條總原則,就是你們提出的任何要求,只要是符合法律和政策的,同時又有現實可能性,縣裡將不折不扣督促有關方面落實。」

「什麼是現實可能性呢?你這話有圈套。」

李濟運一時語塞,支吾一下,說:「現實可能性嘛,就是你們提出的要求是正當合理的,可以滿足的。」

「你是說光合理合法還不行?」

李濟運說:「法律、政策和現實條件都要考慮。憲法規定,公民有勞動的權利和義務。那你如果失業了,你能拿這條理由去告國家和政府違背憲法嗎?」

李濟運不管講不講得通,想到這條就理直氣壯講了。居然沒人答得上來,他就趁勢誘導: 「所以說,我們回去講道理。聽我一句話,去找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