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過了些天,舒瑾告訴李濟運:「局裡領導今天找我談,還是要我辭職。」

李濟運說:「你是應該辭職。宋香雲最近就會判,到時候看不到對你的處理,只怕又會有人鬧事。」

舒瑾聽著很氣:「我就這麼大的民憤嗎?中毒事件我根本談不上責任!」

李濟運勸她:「你莫高聲大氣,冷靜想想吧。」

晚上,李濟運不願在家聽舒瑾鳴不平,就出去散步。走到大院門口,明亮的路燈下,望見地上飛著銀杏葉。一輛車開來,地上的黃葉掀起來,飄在他的褲腳上。他無意間看了車牌,原來是明陽剛回來。

進了大院,卻見明陽站在坪里。李濟運上去打招呼,明陽請他上樓去坐坐。原來明陽剛才看見他了,專門在這裡等他。李濟運跟著明陽上樓,問明縣長有什麼指示。他回頭望望對面的辦公樓,劉星明的辦公室正亮著燈光。前段時間劉星明去偏遠山區調研,發現很多早已脫貧的群眾又返回到貧困。他決定自己挂帥,解決返貧問題。但組建的機構不能叫扶貧辦,因為烏柚縣早已戴上小康縣的帽子。劉星明說不管它掛什麼牌子,頂要緊是能不能辦實事。李濟運倒是很敬佩他這股務實勁兒。

進辦公室坐下,明陽也不講客氣,只道: 「濟運,劉大亮告狀告到中紀委,告狀信被層層批了回來。怕擴散影響,縣裡只有星明同志和我看了。」

「劉大亮告狀,意料之中的。」李濟運心裡隱隱有些不快。他是分管信訪的,此事卻不讓他知道。他不是對明陽有意見,而是覺得劉星明處事不周。不過,此事不理為妙,省得惹麻煩。

明陽長嘆一聲,說:「濟運,你是縣委高參,可以給星明多些提醒。我們要一心一意幹事,不能再節外生枝了。劉大亮的事,值得那麼小題大做嗎?」

李濟運笑道:「明縣長,您是縣委二把手,您覺得星明同志會聽我的嗎?今天我多喝了幾杯酒,明縣長您話也說得直,我就有膽子說實話了。我覺得星明同志性格需要調整,他這麼處理事情,麻煩會越來越多。」

明陽說:「不是性格問題。他原來在零縣當縣長,我是副書記。當時他跟縣委書記配合得非常好。怎麼他自己坐到書記位置上,就變了個人呢?」

李濟運說:「你們原先共過事,我今天才知道。」

明陽道:「我倆共事不到半年,我就調到市農辦去了。半年間我倆相處愉快,所以他調烏柚當書記,就提議我當縣長。很多人不知道我倆有過共事經歷。」

「不是他性格問題,那是什麼問題呢?」李濟運話到嘴邊,又忍回去了。

李濟運想說而沒有出口的話,明陽說出來了:「他當了書記,就老子天下第一了。他的權威不容挑戰,哪怕是些雞毛蒜皮的事。我們的政治生活存在嚴重問題,擺在桌面上說是民主集中制,實際上是一把手的一言堂。說白了,就是專制,一層是一層的專制,一個單位是一個單位的專制!」

明陽今天會這麼說話,李濟運萬萬沒想到。估計他喝多了。

「我一直很維護他的權威,也找他個別交過心。可是,他一意孤行。」明陽點上煙抽了幾口,才想起遞給李濟運一支,看樣子真是醉了, 「劉大亮是個聰明人,他不直接告劉星明如何,只說吳建軍是個假典型。他檢舉從吳建軍辦公室搜出巨額現金,財政沒有入庫。」

李濟運聽著兩耳嗡嗡叫,說:「有點天方夜譚!」

明陽卻說:「我不敢妄下斷語。上面批下來,要我們縣委說明情況。」

李濟運不明白明陽的意圖,就只管抽著煙,看他如何說。既然劉大亮告狀信被批回的事只有劉星明同明陽兩人知道,李濟運就應該當聾做啞。明陽說:「濟運,你是個正派人,我看準了。我同你說的,只到這裡止。劉星明批示四天之後,信才到我手裡。我不知道中間有什麼名堂。」

李濟運暗自尋思著:上面要縣裡說明情況,誰起草這個材料?艾建德至少應該要知道,這事不能瞞著縣紀委。李濟運只是悶在心裡想,並不打算弄清細節。明陽也再不說別的話,只是喝茶抽煙,然後說:「濟運你有事先走吧,我看看東西。」

李濟運下樓來,腳底軟軟的,就像踩在棉花上。

回到家裡,先洗了澡,想讓自己清醒些。李濟運閉著眼睛沖水,太陽穴陣陣發脹。明陽今天太出乎意料,他那些話都是不該說的。他雖然性子不拐彎,也不至於如此直露。他不會平白無故找人說話,也絕不會只是喝多了酒。酒醉心裡明,喝酒的人都知道。

衛生縣城檢查驗收的日子近了,滿街都是同這事相關的標語口號。烏柚縣城差不多進入戰時狀態,人們的神經都綳得緊緊的。每個縣級領導都包了片,片內衛生須一寸一寸管住。從劉星明到每個副縣長、每個政協副主席,清早上班第一件事不是去辦公室,而是去負責的片上巡查。每一寸地面都有責任人,不是就近的住戶,就是那裡的商家。主街道到兩旁的人行道則是環衛所負責,二十四小時有環衛工人巡邏。

終於等到了考核驗收專家組駕到,領隊的是省愛衛會副主任、衛生廳馬副廳長。劉星明親自陪同驗收,縣裡所有工作都停了擺。馬副廳長在酒桌上表示很滿意,說專家組將建議省愛衛會授予烏柚衛生縣城稱號。

可是一個月之後,烏柚等到的卻是泡影。劉星明把肖可興罵得抬不起頭,叫他馬上去省里檢討,看看哪些地方沒做好,以便明年再做工作。肖可興領著人去了趟省城,找到馬副廳長彙報。馬副廳長很熱情,請肖可興吃了中飯。馬副廳長說他們回來研究,全省平衡之後發現烏柚在愛國衛生組織管理、健康教育等方面有差距。

劉星明聽肖可興回來彙報,立馬就下了結論:「一句話,就是材料沒寫好!」他說著就望望李濟運,似乎凡材料出了問題,都同縣委辦主任有關。李濟運卻想未必就是材料出了問題,也許還有別的擺不上桌面的原因。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