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李濟運看出劉星明不高興,卻不便同他再作解釋。誰敢禁止幹部開博客,誰就會成為網民公敵。這個話題放到網上去,談論起來便會無限延伸。非常可怕。劉星明的擔心實在也是多餘,領導幹部沒幾個敢開真名博客。老同學劉星明是癲子,才開了真名博客。治好了他的病,再給他戴上官帽子,他必定不敢開真名博客了。敢明明昭昭開博客,自己至少得是乾淨的。手握實權的,哪怕自己沒毛病,敢開真名博客的也不多。博客沒有圍牆,誰都可以進去,說什麼的都有。哪怕不進來搗蛋,天天向你反映情況,天天要你解決問題,你也是受不了的。莫說壞人,好人也不敢隨便開真名博客。做官堂堂正正,必然得罪壞人。壞人會披著馬甲,天天到你博客里拉屎拉尿。

散了會,李濟運同朱芝站在樓前路燈下說話。朱芝說今天電話採訪的很多,只因是上次中毒事件的延續,倒也容易應付。如今又冒出劉星明博客事件,只怕又會有新的震動。成鄂渝沒有打電話,只給朱芝發了簡訊,暗含威脅的意思。朱芝想把成鄂渝的照片放到網上去,曝曝他的豪華披掛。李濟運覺得不妥,怕沒事惹出事來。朱芝直罵成鄂渝真是可惡,媒體怎麼盡養些不要臉的東西。李濟運勸她該忍當忍,一旦因那些照片惹出事來,就不是單純的個人行為了。

回了家,舒瑾又開始說自己的事:「我幹嗎要辭職?負領導責任?教育局長是我的領導,要辭職嗎?縣委書記和縣長是教育局長的領導,要辭職嗎?」

李濟運心裡氣得要命,卻忍不住笑了起來:「依你這麼辭職下去,一直要辭到聯合國!」

「誰跟你笑!聯合國同幼兒園中毒屁關係,我同這事屁關係!我辭什麼職?」

李濟運搖搖手,不想說了。他實在太累,今天的事太多了。舒瑾先進卧室了,李濟運獨自坐在客廳。腦袋都快炸開了,他想安靜一下。牆上的《怕》,安詳地望著他。那個花瓶,真像佛的眼睛。凡人造孽或是受苦,佛只能慈悲地望著。自己不救贖,便是苦海無邊。李濟運這麼胡亂想著,突然發現自己只是個看熱鬧的人。他身處這個位置,說起來是個常委,卻事事都是做不得主的。

第二天一早,李濟運約了朱芝,兩人去婦聯找陳美。婦聯只有兩間辦公室,主席單獨一間小的,副主席和另外幾位幹部共一間大的。見來了兩位常委,大家都站了起來。婦聯幹部都是女的,就嘻嘻哈哈的,叫李濟運帥哥常委,叫朱芝美女常委。陳美勉強笑笑,不喊帥哥,也不喊美女。玩笑間,有人倒上了茶水。李濟運接過茶,笑道:「美女們,我同朱部長找陳主席說幾句話。」

聽出是要迴避,幾個女幹部就笑著出去了。陳美猜到是什麼事,便說:「勞動兩位常委,不好意思。說吧。」

李濟運問:「美美,星明博客上的文章你看了嗎?」

陳美雙眼紅著,流淚不語。朱芝拉開手袋找紙巾,陳美自己先掏了紙巾出來。朱芝仍把紙巾遞了過去。陳美揩揩眼淚,頭偏向窗外。李濟運見陳美在哭,心裡反倒輕鬆些了。陳美可能不會再那麼強硬,她肯定知道事態嚴重。

李濟運說:「美美,我們還是讓星明去治療一下吧。」

「他沒病!」陳美哽咽著吐出三個字,眼淚又嘩嘩地流。朱芝站起來,抓住陳美的肩膀,自己也忍不住紅了眼睛。李濟運把朱芝的凳子移過去,讓兩個女人挨緊坐著。

「他真是個癲子,後半輩子怎麼過呀!」陳美哭訴著。

朱芝說:「美美姐,不治療更不行啊!」

「不去醫院,堅決不去!我什麼職務都不

要,守傳達都行。我專門跟著他,不讓他再說瘋話,不讓他再做瘋事。」陳美說。

李濟運很不忍心,卻不得不說硬話了:「美美,網上罵什麼的都有,你未必沒看過?上面已經過問了。網上情況瞬息萬變,不知道還會出什麼情況。美美,請你一定要支持縣委。」

朱芝說起來卻柔和多了:「美美姐,我做這個宣傳部長,最頭痛的就是網路。屁大的事,只要到網上,有人就會興風作浪。劉書記說自己被選上了,只因為是差配幹部,人大會不予承認,這是多嚴重的事呀?這事一被壞人利用,影響不堪設想。他還說舒澤光嫖娼被抓是政治迫害,也是同人大會議有關。劉書記原來是多好的人,我們都是知道的。不是生病,他怎麼會這樣說話?」

見朱芝邊說邊揩眼淚,陳美輕輕拍著她的手,反過來安慰她似的。李濟運任兩個女人哭去,自己掏出煙來抽。點上了煙,卻找不到煙灰缸。婦聯辦公室是沒有煙灰缸的。他找了個紙杯子,往裡頭倒些茶水,把煙灰往裡面彈。

兩個女人哭得差不多了,李濟運就說:「美美,只有送星明去醫院,事情才好處理。我說的都是真話,你聽了別有想法。他要是不去醫院治病,他就得對自己的言行負責。說得再明白些,星明如果不是精神病人,他就要負刑事責任。」

「送他去坐牢吧,槍斃他吧,他反正叫你害慘了!」陳美渾身發抖,嘴唇白得像紙。朱芝抱著她,替她揩著眼淚。李濟運知道她難受,只好陪著嘆息。

朱芝說:「美美姐,李主任都是替你劉書記著想。」

「他早不是劉書記了。」陳美自己擦擦淚水,「我心裡像刀子在割。濟運,我不怪你,只是心裡苦。怪得了誰呢?天底下做差配的何止他?只有他癲了。」

李濟運暗自鬆了一口氣,陳美終於親口承認男人癲了。她原先嘴上一直犟著,死也不說男人是癲子。陳美紅腫著眼睛,說:「濟運,朱部長,我同意送星明去醫院治療。醫藥費請縣裡全額負擔。人都這樣了,我還說錢有什麼意思?只不知道治這病要多少錢,我們家沒能力負擔。」

李濟運先望望朱芝,算是徵求她的意見,然後才說:「我想醫藥費不是問題。美美,我說代表縣委感謝你,就是官話了。我個人感謝你,朱部長也感謝你!」

李濟運站起來告辭,不經意看看窗外,見大門口居然平息了。只要沒事就好,他不想過問細節。下了樓,李濟運說:「朱部長,我倆去劉書記那裡吧。」

劉星明聽了彙報,點了老半天的頭,好像終於辦了件大事,說:「那就好,那就好。朱部長,還得利用你的關係,把他的博客變成網屍。」

朱芝不好意思,笑了起來,說:「我那是隨口說的,傳來傳去,我會落下惡名的。網民知道我發明了網屍這個詞,不要罵死我?」

劉星明笑道:「管他什麼網民!我還知道田部長表揚過你!」

李濟運聽劉星明這麼一說,猜想田家永對朱芝頗為賞識,便說:「上回去省里拜訪,田書記就同朱部長說過,讓她鞏固同網站的關係。劉書記,我倒是有個建議,暫時不要把星明的博客打成網屍。」

「你有什麼高見?」劉星明問。

李濟運說:「他的博客訪問量大,那些不實之詞都是從他博客里出去的。我們不妨利用這個陣地。可以做做陳美的工作,請她以妻子的身份,在博客上澄清真相。」

劉星明覺得他講得在理,卻又怪他太顧及同學情面:「還說什麼不實之詞,你就不忍心用謠言二字?要是回去二三十年,馬上把他關起來!」

李濟運嘿嘿地笑,心裡卻想劉星明這種人,只要遇著麻煩事,就懷念過去的日子,想關誰就關誰,想斃誰就斃誰。按說依劉星明的年齡,不應該有這種情結。可現在懷著這種情結的人還真的不少。

朱芝等劉星明發完了牢騷,便說:「李主任講得有道理,我們就請陳美自己出面。」

李濟運順水推舟,玩笑道:「謝謝朱部長表揚!朱部長,陳美的工作,還是請你親自去做吧。」

劉星明望著朱芝,問:「你看呢?」

朱芝看出劉星明的意思,不便推脫,自嘲道:「我做的工作,不是叫人封口,就是叫人改口。」

李濟運笑了起來,劉星明卻沒有笑。他輕輕敲著桌子,話卻說得很重:「朱芝同志,你不要學朱達雲,什麼事都拿來開玩笑!」

女幹部的好處便是遇事可以撒嬌,朱芝憨憨地笑了幾聲,說:「我從來都是書記怎麼講,我就怎麼講。今天開了一句玩笑,就挨罵了!真是

伴君如伴虎啊!」

「我真那麼可怕嗎?」劉星明話雖這麼說,卻很享受威嚴給他的快感,「不說這些沒意思的話了。朱部長你負責做好陳美的工作吧。向你兩位通報一件事。剛才,我同明陽同志、可興同志等幾位研究了一下,同意給幼兒園中毒學生適當補貼,每個學生三百塊錢。可興同志代表縣委和縣政府,同學生家長代表反覆對話,得出這麼一個結果。」

李濟運因舒瑾之故,不便說太多話,只好點頭不語。朱芝隨口編了幾條不著邊際的理由,證明劉書記的決策是英明的。劉星明聽著受用,越發闡述起理論來。大抵是說花錢買穩定,最合算也最有效。政府拿十萬塊錢,換得社會和諧,何樂而不為呢?但花錢也要講策略。發給幼兒園學生的錢,不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