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李濟運乘車出去,大門口圍著一堆人。朱師傅下去看看,回來說:「有個上訪的老頭,躺在地上不肯起來。」李濟運怕遲到,打算步行算了。這時,老同學劉星明夾著包從外面回來。李濟運想盡量迴避同他碰面,推開車門又關上了。卻見劉星明走向人群,大聲說著什麼。李濟運坐在車裡聽不清楚。人群卻閃開了,老頭爬了起來。劉星明對老頭說了幾句話,老頭就跟他進了傳達室。不知道老同學使了什麼法子,居然就叫上訪的人聽他的了。門口圍觀的人散去。李濟運要去趕會,也就沒往心裡去。

正開著會,李濟運突然接到電話,幼兒園發生食物中毒事件。他嚇得雙手打顫,馬上告假出來了。他打了衛生局長電話,囑咐他立即收治所有中毒師生。衛生局長說他已經在醫院,中毒的幼兒和老師正陸續往醫院送。又打了教育局長電話,他也在醫院了。才要打舒瑾電話,她的電話進來了。老婆只是哽咽,說不出半句話。他在醫院門口剛下車,看見劉星明也來了。兩人都青著臉,沒說一句話。電視台的記者劉艷也到了,攝像的小夥子叫余尚飛。只要有劉星明的地方,劉艷和余尚飛都會在場。劉艷和余尚飛在縣裡也是名人,上至縣裡領導,下到平民百姓,都知道他們。

急診室一片哭鬧聲。小孩在哭,家長在罵。中毒學生三百多,趕來的家長就有上千。孩子們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三舅四姑,都趕到了醫院。里里外外,水泄不通。

舒瑾哭得眼睛紅腫,人都嚇傻了。周應龍早就到了,看見了劉星明和李濟運,忙跑過來說:「全都中毒了,只有舒園長倖免,她中午沒在園裡吃飯。」

說話間,明陽同朱達雲也趕到了。明陽皺著眉頭,誰說話他都不望,只是側耳聽著。劉星明說:「趕快開個會。」

進了會議室,周院長招呼倒茶。明陽這時開了腔:「喝什麼茶!快坐下來研究!」

肖可興匆匆進來,說才在街上扯皮。聽他這話誰都明白,他剛在街上掀攤子,拆房子,砸牌子。拆違章建築好像還講得出道理,禁止亂擺攤點也說得過去,砸牌子就有些蠻橫了。商家掛招牌是自己的事,政府卻要統一製作新的。肖可興想必是跑上樓的,大口大口地出氣,掏出紙巾擦汗。開會的規矩,總是底下人先說,最高領導最後說。周院長介紹了情況,說可以確定是食物中毒。中的什麼毒,正在作化驗,很快就有結果。周院長說完,輪到了朱達雲。他卻講客氣似的,說:「先聽李主任意見吧。」

李濟運心想這人真是沒用,便道:「長話短說。一是全力搶救,確保不能死人;二是馬上請市醫院和省醫院專家來,防止萬一有技術難題;三是做好學生家長工作,不能在這個時候鬧事,有意見和要求事後再說;四是公安介入調查,必須儘快破案;五是馬上向上面報告情況,不能有所隱瞞。紙是包不住火的。」

明陽沒多話可說,只道濟運的意見很好,建議分工落實。劉星明說起來就長篇大論了,闡述了做好搶救工作的重要性,說事關社會穩定和政府形象。他最後拍板的幾條,都是李濟運的建議,卻刻意變化了措詞。李濟運聽著暗自好笑,心想不變幾個字詞就丟你臉了?

「還要彙報一個情況。」周院長說,「我怕影響同中醫院的關係,但想一想還是要提。我們現在最著急的是洗胃人手不夠,我們人民醫院能調動的醫務人員都調動了。我們向中醫院求過援,請他們支持人手。他們只同意接收病人,不同意派人過來。」

明陽聽著發火了:「什麼時候了,還在搶生意?」

周院長說:「不是我們搶生意,我們願意轉些病人過去。但是轉誰不轉誰,不好辦。我們做過工作,學生家長都不願意轉。」

原來老百姓總覺得人民醫院好些,何況中毒急救更不相信中醫院。劉星明點了肖可興的名,說:「肖副縣長,你馬上同衛生局協調,中醫院務必派人過來,不然院長就地免職!人命關天,誰誤事追究誰!」

肖可興馬上起身,拉著衛生局長去了走廊,嚴厲地訓斥了一頓。衛生局長打了電話,先是罵了人,再說:「你馬上把全院一半護士派過來,不管上班的還是休息的。你別啰嗦,只要護士,不要醫生。三十分鐘之內!」那邊挨罵的人,肯定就是中醫院王院長。

余尚飛扛著攝像機,誰說話就對著誰照。說話的人就很有鏡頭感,語氣和措詞也講究多了。這都是條件反射,其實沒有必要。新聞播出來,多是劉星明的鏡頭,明陽的頭像會略略定格,其他的人只是閃閃影子。剛要散會,周院長接了個電話。他放下電話,說:「報告各位領導,結果出來了。從食品中的毒素成分看,疑似一種叫毒鼠強的老鼠藥。」

劉星明聽著不滿意,問:「到底是疑似還是確認!」

周院長臉一紅,支吾一下,說:「劉書記,從專業上,嚴謹地說,只能講疑似。如果要我主觀判斷,我想就是毒鼠強。患者抽搐、吐白沫、昏迷,很典型的毒鼠強中毒癥狀。」

劉星明馬上喊周應龍:「你們公安立即著手破案!」

聽到外面鬧哄哄的,周院長說:「學生家長太多了,醫院裡擠都擠不動了,政府能不能做做工作。」

劉星明說:「濟運,達雲,你們兩辦出面勸說吧。」

李濟運卻說:「我倒是建議醫院出面,你們可以從方便治療和醫院規定這個角度去講。可以考慮每個孩子只留一個大人陪著。我們出面講,容易激發群眾對立情緒。」

明陽說:「我看濟運說得在理。群眾遇事就遷怒政府,我們出面做工作怕適得其反。」

周院長聽著有理,馬上吩咐醫生去勸說。

劉星明領著各位去病房巡視,再三囑咐醫生全力救人。他伏在一個孩子床頭,慈祥地說: 「小朋友,肚子痛嗎?放心,醫生叔叔、醫生阿姨他們都在全力搶救!」攝像機過來了,明陽退了幾步。他退到攝像機的後面,同李濟運站在一起。李濟運說:「真沒想到!」他這是無話找話。明陽沒有搭腔,掏出煙和打火機。馬上想到病房不能吸煙,就把煙送到鼻孔下聞聞。李濟運看出他的焦慮,輕聲說:「明縣長您到外面去抽支煙吧。」明陽把手中的煙捏碎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病房裡光線有些暗,劉艷突然舉起了碘鎢燈,小朋友嚇得哇地大哭起來。劉星明拍拍小朋友的臉,就去看別的病床。肖可興在旁輕聲提醒,老師也要看看。劉星明就走到一位老師病床邊,大聲說道:「我心裡很難過!請您放心,我們會全力救治。我們開會認真分析了情況,大家都不會有生命危險的!」有學生家長在旁邊議論,說:「怎麼像演戲?看病人那麼大聲說話,擔心錄音效果不好吧。」李濟運聽見這些話了,沒有回頭去看。

劉星明從病房出來,緊緊握著周院長的手,說:「周院長,孩子們的生命安全,都託付給你們了!有什麼困難,你儘管提出來!」他作了些交待,同醫生們握握手,走了。沒有劉星明在場,記者們就是多餘,也統統地走掉了。肖可興留下來值班,李濟運自願留下。衛生局長沒有走,教育局長也留下了。明陽同劉星明一起走的,低著頭沒有說話。

肖可興煙癮發了,說出去抽支煙。李濟運四處看看,沒見到舒瑾。不知道她躲到哪裡哭去了。聽著病房裡的吵鬧,李濟運非常著急。他去了醫生辦公室,問醫生:「告訴我,情況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

「說不上,正在採取措施。目前看來最嚴重的是 ……」醫生看了看病歷,「宋香雲,是個老師,她人已昏迷了。」

李濟運沒有說她就是廚師。他突然覺得口乾,看見有飲水機,自己倒了水喝。周院長進來,陪李濟運坐著,也是滿臉凝重。

「我的孫子也在裡頭。」周院長說。

李濟運問:「您孫子情況怎樣?」

周院長說:「洗過胃了,沒有危險。」

「周院長,憑您的經驗,會出大事嗎?」李濟運問。

周院長苦笑道:「已經是大事了,這麼多人中毒。」

李濟運見自己問了傻話,改口道:「我是想知道會不會死人。」

周院長說:「只能說盡最大努力。現在只看那個昏迷的老師是否有危險。」

這時,周應龍進來,說:「李主任,彙報個事。」

「說吧。」李濟運請周應龍坐下。

周應龍仍是站著,道:「李主任您出來一下吧。」

李濟運出了醫生辦公室,正好碰著肖可興回來。周應龍朝肖可興點點頭,就往走廊僻靜處走。兩人站在角落裡,周應龍說:「李主任,請您一定理解,我們得請舒園長去談談情況。」

李濟運一聽,腦子哄地發響。周應龍又說: 「辦案的邏輯就是這樣,一來她是園長,幼兒園的情況她最熟悉;二來 ……這個這個我都不好怎麼說。」

李濟運聽明白了,說:「就她一個人沒中毒,是吧?」

「正是的。」周應龍有些不好意思。

李濟運說:「應龍兄,您按規矩辦吧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