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恍惚梁山一夢幻作水月鏡花 最後的酒

眾兄弟該啟程赴任了。花榮領著妻小朝東走了,吳用背著包袱朝西去了,我和宋大哥一路向南,最後在驛站分別,宋大哥囑咐我一定要剋制自己的火氣,凡事不能亂來,不要埋沒了梁山好漢的名頭,我一一答應。

孤身一人到了潤州,周圍全是陌生人,心中空空如也,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將我包圍,那感覺如冰窖般寒冷,徹入骨髓。夜深人靜時那感覺在;身處鬧市,那感覺仍在;我跑到無人的山中,那感覺卻如影隨形,也許這就叫孤獨吧,一種痛徹心扉的感覺。

每日飲酒,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我早已不貪杯,但只有喝醉後我才能感覺到一絲絲的溫暖。

我每日都要去官路上走一圈,冥冥中有種預感,我快要死了,這種感覺很強烈,但是卻摸不著頭腦。等了三個月,宋大哥來信了,信中只說想見我一面,但我知道我命不久了。

我連夜趕往楚州,宋大哥蒼老了很多,鬍子拉碴,雙眼無神,酒席已經備好,兩人相對,無語淚流,這是我第三次流淚,沒有原因,沒有預兆,眼淚如黃河決堤,一發不可收拾,我想起了當年道士給卜的卦,心下釋然,也許一切都是天意。

宋大哥說:朝廷要殺我們,我們該怎麼辦?

我說:反了吧,再回梁山泊。其實我並不想再當強盜,但是不這麼說我又能說什麼哪?不這麼說宋大哥怎肯死心塌地讓我喝毒酒?

宋大哥沉默了許久,說先喝酒吧!

我端起酒碗一飲而盡,當夜兩人喝得大醉。

第二天,宋大哥把我送到渡口。宋大哥說兄弟,我們好不容易成了國家臣子,萬萬不能再去落草為寇,以免留下千古罵名。

我默不作聲,宋大哥沉默了許久,又說昨夜的酒中我已下了慢葯……

我說道:其實我昨夜就已知道,生又如何,死又如何?生前服侍哥哥,死後也做哥哥的一名帳下小鬼吧!

宋大哥灑淚痛哭,天陰得厲害,像是要下雨,我登上船,遠處霧蒙蒙一片,一隻孤雁掠過天際,我猶豫了一下問道:哥哥,你是不是招安時就想到了今天?

宋大哥點點頭!

那為何還要招安?

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我乘船離去,宋大哥臨走問我:兄弟,你恨我不?

我正盯著遠處的孤雁看得出神,沒有轉身,也沒回答,恨也罷,愛也好,我有選擇嗎?

明知道前面是陷阱,卻還要走過去,因為別無他路,也許這就叫命運。信的,跟著命運走,不信的,被命運拖著走,在那個節點上,該來的總會來,誰也逃不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