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宿太尉梁山招安 驚馬拖太尉

宿太尉不愧是朝廷命官,見過大場面,上岸後不急不惱,甩甩袖子,擦擦滿臉的泥水,哈哈一笑說,我出京時智真禪師曾送我一句偈語:逢水而興。如今剛上梁山就掉水裡,正應了偈語,看來皆是天意,這次必定能凱歌而還啊!

眾人本緊張得要命,以為這次招安要黃了,聽太尉如此一說,應該沒生氣,頓時放下心來。宋大哥點頭如搗蒜,說讓太尉受驚了,全靠太尉成全!慌亂中還不忘拍太尉馬屁,說什麼太尉有大將之風,危難之中面不改色,我等遠遠不及。

宋大哥和軍師一左一右攙著太尉,小心翼翼地把他攙到馬旁,那馬是西域名駒,叫照夜玉獅子馬,奔如疾風,勢如閃電,可日行千里。當年晁天王騎過,因為跑得太快,衝鋒時沖在最前面,結果被一箭射死了,後來成了宋大哥的專用坐騎,衝鋒時掠後壓陣,逃跑時一馬當先,很稱宋大哥的意,這次忍痛割愛專門騰出來給宿太尉騎。

宿太尉也是相馬行家,一看就知此馬名貴,連誇了兩聲「好馬」,左腳伸馬鐙里,翻身就要上馬,人還在半空尚未落鞍,時遷這廝就沉不住氣揮了令旗,凌振看令旗一揮,立馬點火,十八門大炮齊鳴,那馬沒經過這場面,冷不丁受了驚嚇,一聲長嘶,躥了出去,可憐宿太尉頭下腳上也被拖了出去。

眾人大喊一聲「不好」,跟在馬屁股後面狂追。眾人越追,那馬越跑,圍著梁山足足跑了三圈。眾人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那馬終於停下來,待救得宿太尉下馬,早就暈了過去,渾身是傷,官帽丟了,官袍也撕成了布條。

眾人將宿太尉抬到忠義堂前,灌了碗薑湯才悠悠醒來。宋大哥大怒,令人將馬牽來,拴在替天行道的大旗下面,要給宿太尉報仇出氣。大漢郁保四當先出場,他身高一丈,膀大腰圓,往那一站,猶如門神下凡,只見他掄起大鐵鍬,照馬屁股後面狠狠來了一下。那馬吃痛不過,尥起一蹶子,踢在郁保四的膝蓋上,當場就把他踢得跪倒在地。

楊志為在宿太尉前留下好印象,抄起鐵鞭就要下手,他看郁保四受傷,特地打了綁腿,那馬又一蹄子,正中褲襠,楊志疼得在地上打滾。

兔子急了也咬人,眼看玉獅子馬已經發瘋,眾兄弟一時手足無措。這時時遷出場了,他剛剛闖了大禍,心裡一直惴惴不安,正尋思著將功贖罪,找了個蠻牌擋在身前。他身材矮小,正好只露個腦袋,只見他左手拿盾牌,右手拿朴刀,慢慢靠近,以為護住膝蓋和小腹就沒事,也不想想,人家郁保四多高,楊志多高,他又多高?他渾然不顧,摸過去正準備下手,那馬又一蹄子,正中他臉上,這廝當時就暈了過去。

最後魯智深和武松出馬,一前一後,一通王八拳,才把馬給打咽了氣。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