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裝糊塗有時候遠比裝聰明更安全 狗熊是怎麼死的

一散會,魯智深和武松就吵起來了。宋大哥發問時,魯智深本想說招安,後被武松一捅,以為錯了就閉口不言,後來宋大哥一說,他悔得腸子都青了。

魯智深受過戒,是俗家弟子,屬於智字輩高僧,跟五台山的智真長老和小相國寺的智清長老是同輩,不過他身上一點兒慧根的影子都沒有,腦袋不會轉彎,總比別人慢兩拍,講個笑話三天才想明白,有時真懷疑他腦袋被門板擠過。

跟魯智深說話不但費勁,還很危險。前兩天,眾人正圍在一起侃大山,他氣沖沖地跑來,二話不說,抓起王矮虎「啪啪」就是兩巴掌。眾兄弟愣了,王矮虎也蒙了,問為何打他?這廝氣呼呼地說:「三天前你講的某某話,不是誇我,是罵我哩!」

眾人忙上前勸解,算了算了,這都過去好幾天了……

魯智深恨恨地說,我他媽這不是剛想明白嘛!

眾人都說他是榆木疙瘩,他自己也很苦惱,一直耿耿於懷,凡事總想證明一下,可惜一直未能如願,這不終於比別人聰明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竟讓自己白白錯過,恨得咬牙切齒,非得跟武松算賬。

武松覺得磕磣,不願跟他糾纏,說下次你愛說啥說啥,我絕不攔你。

魯智深怒氣未消,嚷嚷道:「還他媽下次,我聰明一回容易嗎,說不定這輩子就這一次機會,竟然被你攪黃了!」

武松不勝其煩,問狗熊是怎麼死的?

魯智深哼哼哧哧反問道,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打死的。

武松搖搖頭,轉身走了,這廝想了半晌,茶飯不思,半夜把武松喊起來,問狗熊到底是怎麼死的?

武鬆氣得牙根痒痒,翻了個身說笨死的。

魯智深愣了好久,不依不饒問,就算是笨死的,那關我啥事?

……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