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軍團之劍

湯普森公司員工的旅遊計畫已籌划了好幾個月了,為了擠出一周的旅遊時間,三百名兒童在學校里加班加點上課,而公司的業務也得為此而趕進度。湯普森公司這次為「世界樂園」安裝計算機控制系統,這說明公司業務已在轉型,正在從主要生產軍工產品轉向生產一般的電子工程產品。在此轉型過程中,原先搞軍工生產的經驗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該項新的控制系統,是要幫助「世界樂園」的管理層更好地監控全園遊樂設施的運轉情況。這項技術是在為北約地面部隊開發的數據傳送系統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它使用多國語言,有各種方便用戶的介面,數據通過以太空間傳輸,而不是用陸地的銅線傳輸,因此就省下了好幾百萬法郎的費用。湯普森公司按時完成了該系統的安裝任務,而且費用也沒有超出預算,這可是一種許多軍品承包商都想學到手的本領。

為了犒賞員工們出色完成了這一重要客戶的合同,公司高層管理部門決定與「世界樂園」合作,組織這次外出旅遊。旅遊團里的每個成員,包括孩子們在內,都穿著胸前印著公司標誌的紅色T恤。此時他們正集合在一起,向著樂園中心前進,隊伍的兩側還有六名特羅爾,他們穿著毛茸茸的服裝,光著一雙大腳,跳著舞迎接他們前往城堡。跟著旅遊團前進的還有羅馬軍團的士兵,其中有兩個身披狼皮襖,扛著大旗在前頭帶路。另外,還有一個身披獅皮襖的羅馬士兵,舉著象徵常勝的神聖標誌——金鷹,在「世界樂園」的城堡入口處迎接他們。負責扮演羅馬軍團的公園員工們個個精神抖擻,他們斜掛著西班牙製造的仿古劍,拿著盾牌,行進時顯得神氣活現,就好像是兩千多年前得勝而歸的羅馬軍團士兵一樣。

這支隊伍唯一缺少的是揮舞小旗子帶領他們的一群人,不過,那是日本人的做法。在第一天的入園儀式之後,湯普森公司的遊客也可以像普通遊客一樣自由活動,盡情地享受四天的美好時光。

邁克·丹尼斯在辦公室里一邊做著筆記,一邊從監視器里觀察著行進的隊伍。讓他的員工扮演羅馬軍團的士兵,是這個主題公園的一項特色活動,自推出以來廣受遊客的歡迎,所以最近他又將扮演羅馬士兵的人數從五十人增加到一百多人,並設置了三個百夫長來管理這支隊伍。你可以從頭盔邊的羽飾來識別百夫長。一般士兵的頭盔羽飾是前後向的,而百夫長的羽飾是左右向的。另外,扮演羅馬士兵的人都練過劍。還有這樣的說法:有些劍實際上還相當鋒利,不過丹尼斯從未被這種傳說所困擾,只在確有需要時,他才會站出來做些澄清。為了提高員工的積極性,他會儘力將指揮中心的干預降到最低點,讓各部門的員工能自主經營他們的業務。他用滑鼠放大監視器上行進隊伍的畫面,他們比預定時間提前了二十分鐘進園,那是因為……噢,在前面帶隊的是弗朗西斯科·德拉克魯茲。他是西班牙空降部隊的一名退役中士,對帶領隊伍很有經驗。他的長相很粗壯,結實的雙臂,還留著濃密的絡腮鬍子——「世界樂園」允許員工留絡腮鬍子,但不允許他們留山羊鬍子——所以他每天得刮兩次鬍子。小孩子看到他都有些怕,然而弗朗西斯科就像一位熊爺爺,總有辦法來哄這些孩子們,很快就能讓他們放鬆下來。孩子們特別喜歡玩他頭盔上的羽毛。丹尼斯提醒自己,一定要安排時間與弗朗西斯科共進午餐,因為他將自己的小部門管理得非常之好,他應該受到上司的嘉獎。

丹尼斯從文件籃里拿過一個文件夾,這裡面是待會兒他要向湯普森公司的員工緻歡迎詞的稿紙。在歡迎會上還有樂園樂隊的演奏,以及特羅爾的表演。表演結束後,賓主還要到城堡的餐廳里共進晚餐。他看了下手錶,站起身來往走廊那邊走去,走廊那頭有扇不太顯眼的門,進門後有條秘密通道通向城堡的內庭。樂園的建築師曾被告知,可以放手大幹,但他們仍然不想浪費一個銅板,即使城堡建得並不算百分之一百正宗,也還是鋪設了防火安全通道,噴水裝置,還使用了結構鋼架,絕非只是將石頭堆起來,用沙漿砌合而成的。

「邁克?」有人叫他。丹尼斯轉過身來。

「什麼事,彼得?」

「有你的電話,是董事長打來的。」

丹尼斯轉過身去,匆匆向辦公室走去,手裡仍舊抓著那份演講稿。

弗朗西斯科·德拉克魯茲——朋友們都叫他潘喬——人並不高,只有五英尺七英寸,可是胸膛寬厚。他的兩條腿就像兩根立柱,走起路來地板咚咚響,有位歷史學家對他講過,羅馬軍團的士兵就是這麼走路的。他戴的鐵制頭盔十分沉重,但他可以感覺到頭盔上的羽飾在風中擺動。他左手拿著幾乎可以遮住全身的盾牌,那盾牌是由模壓板製成,盾牌中間還有塊很厚實的鐵浮雕,雕的是希臘神話中的蛇發女怪美杜莎,盾牌的邊緣也是金屬的。羅馬士兵就是帶著這些笨重的裝備上戰場的,加上食物及其他裝備,總共會有六十磅重。「世界樂園」也是按照羅馬士兵的裝備要求來武裝扮演者的,儘管他們的鐵器質量要比羅馬帝國時代的鐵匠打出來的鐵器強多了。此時,有六名男孩圍著潘喬,模仿著他的行軍步伐,這讓德拉克魯茲覺得很高興。他的兒子決心步他的後塵,現在也在西班牙軍隊服役。對德拉克魯茲來說,現在的世界當然是秩序井然的。

幾米開外處,讓·保羅、勒內、埃斯特班都已準備完畢,埃斯特班手腕上還拴著一大堆氣球,他甚至還賣掉了一個。其餘的人都戴著「世界樂園」買來的白色旅遊帽,在擁擠的人群中各就各位。這些人都穿著標有「世界樂園」字樣的黑色上衣,頭戴白色帽子,除了埃斯特班和安德烈之外,所有人都背著背包,看上去與其他遊客沒什麼兩樣。

在特羅爾的帶領下,旅遊團的成員都坐了下來,大人們開始聊天打趣,孩子們更是手舞足蹈、興高采烈,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神情。有些孩子在大人身邊鑽來鑽去,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還有兩個坐輪椅的孩子,埃斯特班看得出來,他們不是湯普森旅遊團的成員,他們的胸前都戴著「特邀來賓」的標誌,但是沒穿紅色T恤。

安德烈也看到了這兩位特殊的遊客,其中一個就是他前一天看到的荷蘭小女孩,另一個是……從推輪椅車的父親的打扮看來,好像是英國人。太好了,這兩個孩子他們也都要了。

丹尼斯坐在辦公桌前聽電話,那頭董事長要些細節資料,於是他只好打開電腦進行查詢。是啊,樂園這季度的營業收入超過預期收入百分之四點一……淡季居然有這樣的成績,真不容易。丹尼斯的解釋是天氣特別好的緣故,當然光靠天氣是不行的,但是樂園的經營確實搞得很不錯。要說問題,也只是兩處遊樂設施的控制系統出了些毛病。幾個軟體工程師正在對電腦軟體進行修復……這是製造商保修承諾範圍之內的事情,廠方代理人相當合作,他們應該合作,因為他們正在投標樂園的另外兩個更為宏大的遊樂設施項目,丹尼斯告訴董事長道。董事長將於三周之後來西班牙審查項目計畫。丹尼斯向董事長保證,他們將會在電視上宣傳這兩個設施項目的設計和想法,特別要在美國有線網路上做宣傳,如能就此吸引美國的遊客,從主題公園的祖師爺迪斯尼帝國的手中搶過部分客戶來,那豈不快哉!這位來自沙特的董事長投資「世界樂園」,就是因為他的孩子喜歡乘坐那些他看一眼就會覺得害怕的設施。他對建議中的那些新玩意兒相當感興趣,不過他在電話里並未詳細打聽,因為他知道,等他去西班牙時,丹尼斯肯定會給他一個驚喜的。

突然傳來槍響。「怎麼回事?」丹尼斯抬起頭來,對著話筒問道。

聽到「嗒嗒嗒」的聲音,每個人都嚇了一大跳。是讓·保羅的衝鋒槍向空中打了一梭子子彈。城堡庭園裡的人看到一個大鬍子揮動著槍口朝天的衝鋒槍,槍膛里彈出一連串的空彈殼,都被嚇得往後退縮,聚集在一起。他們大多是未經訓練的老百姓,在事件發生的幾秒鐘里,人人感到手足無措,除了一臉的震驚之外,甚至都來不及展現他們內心真正的恐懼。

等他們轉過頭來看見這個射擊者後,周圍的那些人不是試圖前去搶他的槍,而是趕快離開他遠些。這時其他的恐怖分子也紛紛從背包里拿出各自的武器,不過他們並沒有開槍,只是等待著時機。

弗朗西斯科·德拉克魯茲正好站在一個歹徒的身後。還在第一個歹徒尚未開槍之前,他就看到前面那傢伙從包里取出東西,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一支以色列造的烏茲九毫米口徑的衝鋒槍,他緊盯著這支槍,同時考慮著距離和方位,那肯定不是樂園裡的武器。震驚一瞬間就過去了,二十多年的軍旅生涯讓他意識到眼前的事情是什麼性質。站在他前面兩米處的正是一個大鬍子犯罪分子,他開始行動了。

克勞德察覺後面有動靜,轉過身來,只見一個身著羅馬盔甲、頭上戴著奇怪頭飾的人朝他走了過來。克勞德端起槍來準備迎敵。

德拉克魯茲百夫長憑軍人的本能行動。他右手從右側的劍鞘里抽出劍來,左手舉著盾牌,將盾牌中心的鐵浮雕對準了烏茲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