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天 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三

「達拉斯」號

「瘋子伊萬,」瓊斯又喊了起來,「左舵!」

「雙車停。」曼庫索命令,手裡拿著一份急電,他反覆看了幾個小時了。他不喜歡這份急電。

「報告,雙車停到。」操舵兵回答。

「全速後退。」

「是,全速後退。」操舵兵立即轉動車鍾,臉上掛著一絲疑慮。

突然間,機器發出的雜訊大得全艇上下都能聽見。一打開提升閥,蒸汽直衝倒車渦輪機葉片,想讓推進器沿錯誤方向旋轉,因此,雜訊也就更大。接著傳來震動聲和艇尾的氣泡雜訊。

「右滿舵。」

「是,滿舵右。」

「聲納報告,出現氣泡。」瓊斯用對講機說。

「很好,聲納!」曼庫索高聲回答。他不明白這新命令的意思,而這不明白讓他感到憤怒。

「速度減到四節。」古德曼上尉報告。

「正舵,雙車停。」

「報告,正舵,雙車停到。」操舵兵立即執行。他不希望艇長對自己咆哮如雷。「報告,已經正舵。」

「天哪!」瓊斯在聲納室大喊。「艇長在幹什麼?」

一秒鐘後,曼庫索進了聲納室。

「艇長,目標仍在向左作旋迴機動。我已轉向,目標現在位於我後方,」瓊斯盡量不帶感情色彩地報告著。曼庫索注意到這近乎於指責。

「瓊斯,這場遊戲不要再繼續下去了。」曼庫索冷冷地說。

瓊斯想,你是一艇之長。他很聰明,沒有多嘴。艇長好像要把別人一口吞了似的,而瓊斯的忍耐也已經到了極點。他把耳機接到聲納拖曳基陣的插座上。

「報告,發動機雜訊減小,『紅十月』號在減速。」瓊斯停了一下,他不得不繼續報告:「長官,目標很可能已經發現我艇。」

「該發現了,」曼庫索說。

「紅十月」號

「艇長,發現敵人潛艇。」准尉急忙報告。

「敵人?」拉米斯問。

「美國人。肯定一直在跟蹤我們。我艇轉向的時候,它為了避免相撞,不得已倒車。準是美國潛艇,左舷首寬大。目標距離約一公里。」他把耳機遞給拉米斯。

「『688』級潛艇,」拉米斯對博羅金說。「該死的!肯定是兩小時前偶然發現我們的。真糟糕。」

「達拉斯」號

「瓊斯,用『揚基』搜索。」曼庫索親自命令把主動聲納打開進行搜索。「達拉斯」號在停車前繼續作旋迴機動。

瓊斯猶豫了一下,眼睛還盯著被動聲納系統上的反應堆雜訊讀數。他加大了BQQ-5球鼻艇首主動式換能器的功率。

乒!一個聲脈衝打向目標。

乓!脈衝碰到鋼鐵殼體後返回「達拉斯」號。

「目標距離一千零五十碼,」瓊斯說。脈衝回波經BC-10型電腦處理,已有初步結果。「從目標形狀看,這是一艘『颱風』級潛艇。艇首角約七十度,不帶多普勒雷達。 目標已經停車。」後六次脈衝回波證明分析正確。

「可靠的脈衝。」曼庫索說。聲納接觸的正確判斷使他略感寬慰,但他還是很不滿意。

瓊斯把聲納系統關上。他想: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除了沒有查清「紅十月」號艇尾的編號,該做的都已經做了。

「紅十月」號

「紅十月」號上的每個艇員都知道,他們已經被發現。聲納脈衝打在船殼上發出陣陣迴響聲,這可不是潛艇艇員喜歡聽見的聲音。拉米斯想,這和核反應堆出問題一樣糟糕。也許,他可以利用一下……

「達拉斯」號

「水面有人。」瓊斯突然說。「從哪裡鑽出來的?艇長,沒動靜了,就剛才那一會兒。現在,我聽到發動機雜訊。兩部,也可能更多,而且是大傢伙。他們好像坐在那裡等我們似的。一分鐘前,還什麼動靜也沒有。媽的!剛才怎麼一點也沒有聽見。」

「無敵」號

「時間安排得很好,」懷特上將說。

「我們很走運,」瑞安說。

「傑克,運氣是遊戲的一部分。」

英國「布里斯托爾」號導彈驅逐艦首先聽到了這兩條潛艇發出的雜訊,而且也是第一個聽到「紅十月」號旋迴機動時發出的雜訊。甚至在五英里距離上,也是不容易發現這兩條潛艇的。俄國艇在三英里距離上停止機動,水面艦艇從「達拉斯」號主動聲納脈衝中獲得了它的精確位置坐標。

「報告,兩架直升機在途中,」亨特上校報告,「一分鐘後,可以抵達指定陣位。」

「告訴『布里斯托爾』號和『法夫』號駛向我上風處。讓『無敵』號位於它們和目標之間。」

「是,長官。」亨特把命令傳給通訊室。當驅逐艦上的艦員發現讓航空母艦去掩護驅逐艦時,一定會感到很奇怪。

幾秒鐘後,兩架「海王」直升機懸停在距水面五十英尺上空,開始把聲納吊入水中。它的功率要比艦載聲納小得多,但具有獨特性能。吊放的聲納把收到的信息通過數據鏈傳送到「無敵」號上的指揮中心。

「達拉斯」號

「英國兵,」瓊斯馬上說,「我想,是195型直升機母艦。看來,往南去的那條大艦是他們的一艘小型航空母艦,由兩艘驅逐艦護航。」

曼庫索點點頭。「英國皇家海軍『無敵』號。在『美麗海豚』的演習中它勝了我們。這意味著英國在這場角逐中派來了他們最好的反潛設備操作員。」

「報告,那個龐然大物正朝這個方向開來,速度十節,有兩架直升機,發現了我們和目標。沒有聽到周圍有別的潛艇。」

「無敵」號

「聲納已經發現目標,」揚聲器里傳來聲納兵的聲音。「發現兩艘潛艇,距我艦兩英里,方位0-2-0。」

「下面的事就比較難辦了,」懷特上將說。

瑞安和執行秘密任務的四個英國皇家海軍軍官都在司令台上。艦隊的反潛軍官正在下面的指揮中心。「無敵」號緩慢地向北航行,略偏目標直接航向的左側。五個人都用大倍數望遠鏡掃視接觸區域。

「拉米斯艇長,來吧,」瑞安默默地說,「你應該是一鳴驚人的高手,拿出行動來。」

「紅十月」號

拉米斯回操縱室,沉著臉在查看海圖。一路上他碰上過美國的「洛杉磯」級潛艇,現在又遇上一個小規模的特混戰鬥群。英國人的艦艇也出動了,為什麼?可能在搞演習?他們經常配合行動,而「紅十月」與他們狹路相逢完全是偶然。看來,他在到達自己的目的地前只能先規避。就那麼簡單。簡單嗎?他後面有獵潛潛艇、航空母艦和兩艘驅逐艦緊緊咬住不放。接著呢?拉米斯必須當機立斷,是否有可能把他們都甩掉。這件事差不多得花一天時間。此刻,他必須摸清他面對的到底是什麼。此外,還要向對方顯示自己的信心,如果願意,他可以調頭去跟蹤他們。

「博羅金,把艇升到潛望深度。準備作戰。」

「無敵」號

「馬爾科,快上來,」巴克利的心情急不可待。「老夥計,有事要告訴你。」

「三號直升機報告,目標上浮。」話筒里傳來了報告聲。

「好!」瑞安用手在欄杆上猛擊一下。

懷特抓起電話。「讓其中一架直升機返航。」

現在,「無敵」號和「紅十月」號相距只有一英里半。一架「海王」直升機正在打著圈上升,回收聲納感測器。

「目標深度五百英尺,正在緩慢上浮。」

「紅十月」號

博羅金正慢慢地從均衡櫃里排水。導彈潛艇的速度增加到四節,深度主要靠升降舵來調整。副艇長正小心地操縱潛艇上浮,拉米斯把航向直接對準「無敵」號。

「無敵」號

「亨特,你的摩爾斯電碼 準備好了嗎?」懷特上將問。

「將軍,我準備好了。」亨特回答。人人都很激動。這是個多好的機會啊!

幾小時來,「無敵」號一直在波濤洶湧的海上拋錨。瑞安因為暈船,胃很難受,連吃東西都有困難。艦上醫生給的葯幫了大忙,現在一激動,胃疼又開始加劇。從艦橋到海面的垂直高度是八十英尺。好吧,他想,如果我不得不吐,沒有別的辦法。那就吐吧。

「達拉斯」號

「報告,殼體發出『砰砰』的雜訊,」瓊斯說,「它可能正在上浮。」

「上浮?」曼庫索遲疑了一下。「是呀,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完全有可能這樣做。他在規避之前,一定很想知道周圍發生的一切,這是合乎情理的。我打賭,他並不知道前兩天我們在什麼地方。」艇長朝潛艇攻擊中心走去。

「艇長,好像它在上浮,」馬尼恩邊說邊注視著射擊指揮儀。「愚蠢。」馬尼恩對那些依賴潛望鏡的潛艇艇長們有自己的看法。他們當中許多人花太多時間去看外面的世界,只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