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冊 為伊成魔 第07章 天空惡戰

聽了小六了的流氓話,石纖纖啐了一口:「誰願意嫁給你啦,若真想感謝我,就送我幾萬兩金子算啦,別整天把自己當情聖!」話是這麼說著,手上卻停下來,沒有再脫星光綵衣,似乎更願意被小六子拉著胳膊,被他強大的氣息包裹著,那一刻,石纖纖有種深深的疲累感,想要時間就此停止,在他的臂彎中歇息。

「金子沒有,精子要不要?」小六子掃了她一眼,把她的表情盡收眼底,古怪笑笑,說了一句更淫蕩的話。

「無恥!」石纖纖掙開小六子的手掌,恨聲罵了一句。

小六子此時無心調戲石纖纖,轉頭看了看明姬。

明姬在輕聲念動,黑袍隨風舞動,一環環神秘的光波從她身上散出,瞬間擴散到百丈之外,直至更遠,把地上的亥蠍籠罩其中。亥蠍碰到神秘光波,都怔了怔,似乎有些迷惑和痴呆,然後像提線木偶一樣,停下無序的廝殺,列成古怪的戰隊。

陰符宗的正一道長猶豫了,看了看地上越來越多的亥蠍,又聽到劇城城主的求助呼喊,他無法決定是返回地面幫助劇城士兵,還是幫助紫陽宮的道友。

劉右禪和馬松敏感的覺察到正一道長的矛盾心情,兩人互視一眼,立刻喊道:「咱們先合力殺掉強大的妖魔,再去下面剷除弱小的妖獸。來吧,大家一起動手!」

正一道長還在猶豫,清心師徒八人已亮出了飛劍,頗有躍躍欲試的感覺,似乎已忍不住除魔衛道的激動心情:「打吧,打吧,打死一個少一個!」清心此言,含意頗深,但一般人都聽不出來,還以為是說殺一個妖魔就少一個妖魔呢!

小六子瞄一眼亂吵吵的清心,又掃一眼自己身邊的成員,突然感覺少了一樣東西,想了半天才問楚楚:「猭猸呢?它怎麼沒和你們一起來?」

「它在北城外面的戰場上遇到一個朋友,說是找那個朋友聊天去了!」楚楚回答道。

小六子有些迷惑,問道:「猭猸能有什麼朋友?」

琉璃輕聲回答道:「奴當時能感覺到,戰場附近來了另一個不是很強大的陰性天煞,只是沒看到對方的身影,猭猸的朋友,可能就是那隻陰性天煞吧!」

小六子皺眉沉思道:「哦?我怎麼不知道它還認識別的天煞?」

弦子捂嘴笑道:「咯咯咯,主人忘記天池魔域的事情了嗎?當時淫僧卡丘要捉一隻幼小的白骨天煞做煉器材料,猭猸因為要報仇,誤打誤撞的救了那隻小天煞一命。今天來的天煞,可能就是猭猸救過的那隻白骨天煞,那隻天煞的氣息很陰毒的,可能想收集一些怨靈和白骨做食物吧!」

正在說著,突聽明姬長嘯一聲,響徹雲霄,方圓百里都聽得清楚,那在地上發怔的亥蠍猛然衝出,向最近的人類士兵進攻。而三十多隻會飛的亥蠍王,拖著笨重的身體,緩緩飛上天空,把那些修士圍了起來,而且毫不遲疑的發起了進攻,朝修士噴出腐酸的惡臭液體,同時用蠍子尾巴刺向他們。

「為什麼又是他們先進攻?」劉右禪感覺很被動,懊惱的喊了一嗓子,沖門下的弟子命令道,「全力攻擊,剷除這些妖魔鬼怪!」

正一道長猶豫了半天,現在看事情無法善了,方才大喊道:「我們也動手……啊!」他喊了一半,突覺背後有一股陰毒的劍氣刺來,急忙發動護身法寶,硬接了偷襲的一劍。

「噗!」一大口鮮血噴出,正一道長也借力飛出十多米,憤怒的回頭,看到了滿臉詭笑的清心,正御著飛劍,再度朝自己刺來,正一道長咆哮道,「清心道友,你為何下此毒手,兩年前,咱們還一起嫖過妓!」

「狗日咬特,別說一起嫖過妓,就算一起玩過你老婆,今天也留不得你!發渴你老木,竟敢幫助劇城的狗雜碎攻打我們三星城,看我怎麼收拾你,我刺……」清心罵著,又一連刺出數百劍,利芒滿天,竟把比他高兩個境界的修士逼得沒有還手之力。

這並不是清心有多厲害,而是正一道長還沒轉過這個彎,還在思考清心話中的意思。

清心動手的同時,他的七個流氓徒弟也出手偷襲,他們的運氣顯然比清心好,一劍中靶,刺中目標者的心臟,順勢一划,劈開了目標的紫府,毀掉了他們的元嬰。

一瞬間,從劇城軍營飛來的修士死了七個,反了八個,形勢大轉。小六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命令九個惡靈王撲了上去。桃花妖奉小六子之命,保護在明姬身邊,石纖纖的功力較弱,也在她的保護範圍內。

小六子揮舞著大刀,朝馬松衝去,楚楚和琉璃緊跟其後,幫他對付偷襲的人。

桃花妖掃了一眼戰場,發現自己這方的人數上,已超過對方,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幾乎穩操勝券,但對明姬說道:「不如把那些亥蠍王放到地上去吧,這裡他們起不到應有的作用,不如順手幫助主人解決掉西城的險情!」

「你說的有道理!」明姬疲累的點點頭,念動咒語,讓亥蠍王回到地面,全力攻擊劇城的普通士兵。

這時候,劉右禪突然衝過來,射出手中飛劍,朝刺明姬心臟,嘴裡還大喊道:「就算捉不住藥王蠍,我也要喝光她的鮮血,看劍!」

桃花妖媚眼一瞪,高聲罵道:「滾開,臭道士。別說喝光她的血,就算她每月流出來的血,你也喝不著!」說著,她祭出本命桃花,艷紅的萬年桃花,飛速迎上劉右禪刺來的飛劍,兩物相撞,發出刺耳的爆裂聲,光芒四溢,桃花在相撞中碎裂,五片花瓣,調零飄散。

「哈哈哈哈,小妖女,法器壞了吧,還不快快受死!」劉右禪得意狂笑,一個印訣打出,懸在頭頂的受損紫葫蘆微微傾斜,仍能發出一股吸力,想把妖靈之體的桃花妖吸進仙器里受苦。

石纖纖在旁邊看的心急,剛想過去幫忙,突聽桃花妖狡黠的陰笑一聲,那散開的五片花瓣突然冒出刺目的光芒,光芒迅速結成一條條的光線,形成一個標準的五芒星,把劉右禪困在其中,並擋住了紫葫蘆的古怪吸力。

「哼哼,老娘的萬年桃花哪這麼容易毀,騙騙你這樣的小道士,還不是給玩的一樣。」桃花妖冷笑幾聲,又朝劉右禪發出幾道攻擊印訣,卻被他的紫色葫蘆吸了能量,「咦?你那是什麼法寶?」

劉右禪見她傷不了自己,膽子又壯了幾分,臉色不善的回答道:「真沒見識!這是著名的仙器,叫如意葫蘆,可大可小,可以吸收天地間的萬物,據說還可以裝天。現在快點把我了,別逼我使用仙器,不然的話,非讓你嘗嘗仙器的威力!」

「喲,手下敗將,老娘還怕了你不成,睜大了你的狗眼看清楚,現在你被老娘困住了,並不是老娘被你困住了。」桃花妖可不怕他的威脅,雖然只有幾千年的修鍊史,但她的本命桃花已有萬年,論強度,一點也不比普通仙器差。

劉右禪有點急了,被五芒星困住後,身體漸漸有種灼熱感,而且心跳越來越快,真元也混亂不堪,有點走火入魔的前兆。他突然想起修真界傳說中的兩大神奇物品,一是神骨,可以避開域外天魔的侵擾,甚至可以防止弱小夢魘的入侵,是修士不可多得的至寶。二是萬年桃花,會令心境修為差的修士當場走火入魔,就算境界極高的修士在萬年桃花旁邊站久了,也會邪欲橫生,根基頓毀。

「你這桃花真有萬年?」劉右禪急了,把如意葫蘆召到胸前,對著它噴出一口真元,強力催動受損過的仙器,勉強把仙器恢複平日的七成威力,把葫蘆口對著其中一片桃花,欲把它吸進如意葫蘆煉化掉。

桃花妖沒理他,只是埋頭攻擊,想試試自己的修為到底如何。

小六子殺得興起,把合體後期的馬松殺得沒有還手之力,在得到魔神面具前,小六子哪想到自己會有如此強橫的一天,讓滔天的魔焰盡情燃燒,讓報復行動來的更加兇猛和殘忍。小六子看到地上的亥蠍把普通士兵殺得血流成河,那鮮紅的血液讓他的魔性更重,眼睛漸漸變成一種瘋狂的赤紅,不知不覺中,已把九龍魔刀扔出,讓刀中的幻靈,自由的御刀攻擊。

「主人,醒醒,你千萬別真的成魔,就算要真的萬魔,現在也太早了!」弦子猛然斷喝,把剛剛失態的小六子叫醒,「真正的魔頭,是能控制殺性的,主人現在入魔,恐怕此生,只能做一個低等的魔王,永遠也無法達到魔神的境界,更別想成仙成神!」

「唔,你說的有道理,這魔神面具真的很古怪,打著打著,腦袋就迷糊了!」小六子狠命的搖搖頭,想讓自己保持清醒,右手抓住面具的邊緣,想把它摘下來,可又不想失去這種瘋狂的殺意,就像吸毒成癮一樣,對它產生了依賴。

小六子正與識海里的弦子說著無法控制魔性的事,突聽馬松傳來一陣慘叫,聞聲望去,見他雙腿被魔刀橫斬一半,鮮血奔涌噴出,面容疼得猙獰恐怖,早無仙風道骨的飄逸之態。魔刀里傳來赤字和魔龍一號的得意怪叫聲,在血霧瀰漫中,刀靈赤字,再度御刀,以刁鑽古怪的角度,撩挑馬松的褲襠。

「師兄……」劉右禪也看到了馬松的慘況,可他仍然被困在桃花瓣組成的五芒星陣型里,唯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