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冊 妖蠍歸來 第08章 魔兔進化

隱息結界多數都是透明的,觸碰的感覺如棉花般,帶有極大的彈性,流星般的身影擁有極強的衝撞力,沒有停頓,直接穿過結界,落速微減,已能看到明姬的艷麗容顏。她豐腴柔美的身體包裹在一層厚厚的妖元護盾中,和空氣摩擦產生刺目的火焰之光。

小六子斜著迎上去,對明姬射出無數道柔和的能量團,混合著氤氳和曖昧兩種能量的光團遇到明姬的妖元護盾就炸開,極大的減緩了過快的衝撞速度。明姬仍然疾速墜落,看清是小六子在幫自己減速,立刻驚喜的朝他揮手,不顧自身安危。

「三花,該你啦!」小六子中過羽狼的天賦妖術,明白千里送狼毛的墜落特點,發出數道緩解降落的能量團之後,明姬離地面不及百丈,他讓猭猸再做一次緩衝之後,自己再去接明姬。

猭猸不情不願的撇撇嘴,看到小六子焦急而堅決的神態,知道自己躲不過這件苦差事,渾身升起一團彩色的能量罩,閃電一般射向明姬,用強悍的身體幫她擋一下。

「砰!」的一聲,明姬竟被三花撞得升高四五丈,而三花「嗖」的一聲摔向地面。

「狗日咬特,三花的成長速度真是驚人,早知道它這麼厲害,我就不做這麼多準備了!」小六子慢悠悠的飛向明姬,她現在的墜落速度完全屬於正常的高空墜落,身上的妖元護盾已恢複成原有的黑色,只是還未落地,身體仍然受羽狼的妖術影響,不能自由飛行。這時,小六子已飛到她身邊,看她身上多是狼抓的傷痕,衣裙破損多處,露著白雪而帶傷的柔細肌膚,小六子立刻心疼的把她摟進懷裡,聞著她身上的葯香味,在半空中就叭唧叭唧的親個不停。

「小六子……」明姬幸福得直顫抖,摟著小六子不知道該怎麼辦,嘴中喃喃喊著男人的名字,快樂得溢出了眼淚,這種美夢般的情境她想過多少次,今天終於實現,她心中感謝羽狼,覺得是羽狼一手促成自己今夜的幸福,因為是羽狼把自己千里迢迢的送到小六子面前。

感謝歸感謝,明姬還是掏出了青色的羽狼內丹,面色潮紅的呻吟道:「小六子,你看這個,它欺負你,我就把它殺掉了!」羽狼的內丹有拳頭般大小,青色的表層上有天然而深奧的花紋,龐大的能量氣息從上面散出。

小六子感動得眼框濕潤了,覺得這才是關心自己的好女人呀,雖然以前盡做糊塗事,但是肯為自己糊塗了幾年也不容易呀,這傻妞竟然為了幫自己報仇,把生活在魔域中的成年凶獸殺掉了,這是需要何等的勇氣和耐心!明姬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話,但長點腦子的人都能猜出過程中包含的兇險和困難,從小六子離開魔域到現在,足足有十多天,她一直在和羽狼戰鬥,中了羽狼臨死前的一記天賦魔法才墜落到丹露城。

「笨女人真招人疼呀!」小六子抱著幸福得發暈的明姬,半天才說出這麼一句話。

弦子在他識海中大笑道:「耶!我說明姬會把羽狼的內丹拿出來獻寶吧!」自戀的弦子在為自己的睿智而歡呼,一點也沒注意到自己破壞了人家的親熱氣氛。

「六哥,這位美女是弟妹……哦不,是嫂子嗎?」清心感覺很別嘴,喊小六子為哥雖然習慣了,但喊他的女人為嫂子,還真有點難為情。

「現在還不是,以後有可能!」小六子還沒有被感動沖昏頭腦,嘴中先給明姬一個盼頭,讓她繼續溫馴臣服才成,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等大夫人楚楚看過之後,再安排其他女人的名份問題。

明姬害羞的低下頭,面上帶著三分幽怨和七分喜悅,覺得只要自己努力,不光是「有可能」,而且是極有可能成為他的夫人。蠍子的那一份執著光芒在她美麗的眸子中閃過,她緊緊抱著小六子的胳膊,暗下決心,一定不會讓他甩開自己。

「這麼好的女人不把她娶回家當老婆,要遭天遣的!」星期二和星期五在心裡嘀咕著,打死他們也不敢在嘴裡明說。色色的眼神在明姬破損的衣裙上掃一遍,既是對妖蠍讚賞又是對小六子羨慕,嘴中嘖嘖一聲。

猭猸晃悠悠的欺過來,對著兩個長鬍須的流氓修士踹兩腳,把他們揍翻在地,齜牙咧嘴的威脅道:「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們吃掉!」星期二和星期五早就在和法海戰鬥時就耗幹了力氣,哪是猭猸的對手,被它兩隻爪子按著,竟然動了不半分,嘴裡連忙求饒。

妖蠍明姬聽到猭猸的聲音,立刻害羞的升起黑色的妖元護盾擋住身體,運用能量把破損的肌膚修復如初,淡淡的葯香瀰漫在四周。做完這些,她才躲進小六子背後,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件新衣服披在身上,整理袖子的時候,卻聽「啪嗒」一聲,一件肉呼呼的物體摔在地上。

眾人順著落地的聲音望去,看到一隻粉嘟嘟的小白兔狼狽的摔在地面上,四肢朝天,長長的絨毛散了一地,紅寶石般的雙瞳閃爍著迷離之光,可憐兮兮的打量著陌生的眾人。

「呀,我差點忘了!」明姬系好黑裙腰帶,慌忙把四肢朝天的兔子撿起來,揪著它的耳朵說道,「這就是從羽狼老巢里搶來的小魔兔,本來想著把它吃掉,現在看它肉嘟嘟的蠻可愛,就先玩幾天再說吧!」

小六子知道明姬的手段,她就是那種說得出做得到的單細胞動物,說不定轉眼之間就會把它燉湯喝掉,他立刻搶過眼淚摩挲的小魔兔,說道:「它會布置迷離之境,不能殺!看它表情,好像懂得人言,肯定是快成精的小妖怪,修鍊到這一步不容易,就養著它吧!」

「哦,養著就養著吧!」既然小六子開口,明姬對他還不是言聽計從,乖乖的依偎在他旁邊,打量著天空修真者的戰鬥,轉眼就忘了小魔兔的事。

小魔兔聽到能免去一死,立刻激動得啪嗒啪嗒的掉眼淚,揉著兩隻長長的尖耳朵,偷看著自己的救命恩人小六子。小魔兔修鍊不過幾百年,對將近萬年的妖蠍有種本能的懼怕,在明姬袖子里住了幾天,嚇得連心跳都停止了,現在突然有個異族的男人對自己報有同情之心,不用做作和演戲就哭得淅瀝嘩啦,伸出小舌頭舔著小六子的手心,以示自己的感激和忠心。

猭猸看到一個紅眼睛的小魔獸,立刻好奇的跑過來,東瞧西看,老毛病不改的拍拍小魔兔的腦袋,想安慰這個可憐的小傢伙。小魔兔不抬頭還好,一抬頭看到齜牙咧嘴的天煞猭猸,嚇得差點暈過去,抓住兩隻大耳朵捂住眼睛,趴在小六子手心瑟瑟發抖。

幾人被它們逗笑了,正在這時,天空傳來震耳的金屬撞擊聲打斷了他們的笑聲,抬頭間,小六子看到幾把飛劍砍到法海的紫金缽盂上,李蓉催動無雞令,單人纏住法海的禪杖,有效分散了法海的強大力量。

清心撲騰著兩隻鶴羽問道:「六哥,咱們該怎麼辦?聯手宰掉法海?就算他是大乘期的修士,只要毀掉他的法器,就不信他能抵得過十幾個修士的聯手攻擊!」平時清心挺有主見,但在小六子面前,他就習慣性的退居二線,拿主意的事情全部交給小六子來做,這都是小時候養成的習慣。

「若是我們十幾個修士聯手就能毀掉法海的紫金缽盂,那他早死在萬年蛇精手底下了,還會在今天……咦?」說到萬年蛇精,小六子突然把目光移到明姬身上,炙熱的目光燒傷了明姬的臉蛋,又把她的雪白臉蛋變成陀紅色。

「我、我還沒到一萬年,不過憑我的力量,不會輸於大乘期的修士,只是身體還未恢複,有些疲累!」明姬害羞的低下頭,在心愛情人的面前,她清純得像個小姑娘,動不動就激動得熱血上頭。

清心和兩個徒弟立刻傻了,嘴巴張的能夠填下一個茄子,剛才他們感覺到一點妖氣,以為是小魔兔身上散發出來的,沒想到這個活生生的大美人竟然是個妖怪,而且還是個萬年老妖,這可都是妖王一級的人物,大乘期的修士碰到他們也得繞著走的絕對強者。

「六哥,這、這樣,就可以聯手了?」清心像是在做夢一樣,自己這方突然多出一個萬年妖怪當幫手,這還怕什麼法海,把清心興奮的說話都結巴了。

「聯手?我說過要聯手嗎?我和林家的人想擁立太子李煜當新國王,而國師道然和榮成公主有仇,他又想推舉宣王為新國王,這樣的不同立刻能聯手嗎?」小六子瞪白痴一樣瞪著清心,「除非道然也同意改立太子為新國王!」

「擁立李煜為新國王?」清心和兩個徒弟神色古怪的驚叫一聲,掃一眼旁邊的兩個美女,把小六子拉到一邊才小聲說道,「李煜被宣王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傳宗接代的玩意兒也被氂牛鬃勒廢,每日都被灌上特殊藥物被草原牛頭奴隸虐奸,這樣的人早被摧殘得心理變態,還能當國王嗎?」

「只要他還活著就能當國王,管他變成什麼樣。」小六子把商紫煙的事大致說了一遍,為了能讓商家在西唐國獲得強大勢力的支持,只得和林家共同扶持出來一個親近的人當國王,「所以我們才急著救回李煜,你們懂了吧?」

「明白了,我會勸說道然反水!太子李煜和老國王李景都被關進御書房下面的隱蔽牢房,老國王李景中毒已深,也撐不了幾天了!只要他一死,我們就有機會進入西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