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冊 腥風血雨 第14章 誤挑蠍女

小六子體內的氤氳真氣被他耗費得七七八八,只剩曖昧能量團,但他現在還無法使用弱小稀薄的曖昧能量,遇到暴怒的桃桿妖,他只好倉皇逃命。

無邊木雷滾滾下,青紫色的雷電在他頭頂不斷的轟砸,小六子腳下的石頭碎成一塊塊,頭髮也被電力涉及,豎得直直的,一個爆炸型的酷酷髮型由此產生,而設計師桃桿還在天空暴怒,因為他的得意法術竟然追不到全力逃跑的小六子。

卡其城肉眼可及,小六子的青色衣袍已爛成背心狀,多是焦糊的窟窿,還有厚厚的一層灰土。桃桿飛的很高,小六子現在沒法傷到他,但他同樣很難傷到小六子。因為離的太高,木雷的速度就慢了一些,這是小六子逃走的唯一契機點。

一直在注意自己安全的桃桿也發現這種情況了,稍稍降低一些,卻看到小六子突地飛起,躍進六七丈高的卡其城,衝進了城裡,消失在林密的民屋小巷裡。

「啾!啾!啾!」數十聲尖銳的重弩聲響起,卡其城的守軍向天空的桃桿妖發起攻擊,帶著詭異暴戾氣息的傢伙,連普通的守軍都能認出他的妖怪身份。

城頭的重弩射程極遠,在三十多丈天空的桃桿妖被箭雨逼退,硬沖了幾次,皆無成效,極怒之下,把天空的木雷青雲全部攻到了城頭,炸平了一座城樓,方才解氣,急急返回桃枝被殺的方,欲把同根所生兄弟的屍體收回,待夜間再偷偷潛進卡其城。

小六子的霉運還未結束,他想藏身的院子竟然是中州城金錢幫的私園,剛剛跳入園子,就被高猛發現,十多個親衛隊的高手提就砍,一陣陣罡風吹得小六子頭暈目眩,慌不擇路的沖向後院,撞到一個溫軟芳香的豐腴軀體,兩人摔成一團,小六子覺得她氣味頗為熟悉,仔細一看,居然是毒蠍子明姬。

雙目對視,發現對方的眼神都極為複雜,竟一時呆住了,誰也不說話,一剎那又似一輩子,只聽到對方的心臟砰砰亂跳,身體也緊緊摟成一團,在地上打著滾。

小六子從未覺得毒蠍子有今天這麼大的魅力,覺得她的體香很好聞,胭脂香加上淡淡的藥草香,身體柔軟滑膩,特別是飽滿高聳的胸脯,柔軟的如棉花糖,隔著薄綃的絲綢,已能感覺到她的圓潤乳尖硬硬立起。

他的手放在明姬的肥軟的香臀上,習慣性的捏了兩把,這種良好的習慣產生了神奇的效果,毒蠍子明姬輕輕呻吟兩聲,柔嫩艷麗的臉蛋上升起兩抹紅暈,且嗔且怨,怔怔的眸子竟也帶了三分喜色。

高猛帶人打斷了二人的旖旎世界,喲嗬著從前院殺來,小六子收攝心神,從地上彈起,飛快的躥上屋頂,方才抱著明姬只是一瞬間,卻讓他心裡產生一種古怪的情愫,不像以前那麼討厭她了。可能是明姬在中級火海里救過楚楚,才對她有些好感吧,小六子這樣安慰自己。

「呼啾!呼啾!」撲天蓋地的冰暴迎頭砸上正在胡思亂想的小六子,兩個術士飄在空中,正施用冰系咒法攻擊,尖尖的冰錐藏在雪花般的冰刃里,如惡蛟一般,張牙舞爪的撲來。

小六子一時不察,被裹進暴風雪裡,周身布滿氤氳能量罩,阻入刺骨的冰寒,在透明的能量罩上,結上一層厚厚的冰花,一些尖銳的冰錐重重落在能量罩上方,每一次都讓氤氳罩一陣抖動,似乎就要破裂。

「給我開!」小六子從中間劈出一刀,霸道的氤氳真氣,堪稱破壞之王,硬生生劈開冰風暴咒術結界,裂出一小道縫隙,小六子從縫隙里掠出。

一個術士因咒法反噬,噴著鮮血,從天空倒摔而下,兩個武士慌忙去接。

「哪裡逃!」高猛提刀就追,他換了一把新的斬馬刀,仍似原來的樣式,但新鑄的金屬看著總是很彆扭,給人一種浮躁感,沒了原先的高手風範。

「哈哈,哪裡都能逃!」小六子像猴子一般,在屋頂上蹦蹦跳跳,朝城北的方向逃遁。

明姬緩緩飛上屋頂,俏臉桃紅,杏眸含波,怔怔的望著小六子逃走的方向,猶豫片刻,也遠遠的跟了上去。

高猛也跟著小六子亂跳,總的來說,他跳的更難看,更像個猴子。天空上,那個冰系法師緊緊跟著,他的飛行速度很慢,累得氣喘吁吁的也跟不上兩個武者的輕身術。

「小六子在卡其城內,快來抓呀!」高猛連跳邊喊,嗓門很大,整個卡其城的人都能聽到,「十萬兩黃金就在屋頂上亂跳,大家快來撿呀!」

高猛的廣告手段起到了效果,一群群傭兵從客棧里衝出,磨刀霍霍,紛紛加入圍剿的行列,不時的有弓箭手和術士發出干擾的攻擊,讓小六子疲於應付。

小六子抹著嘴角的鮮血,苦笑不得的回了一句:「狗日咬特,你應該再補上一句,『新出爐的受傷黃金,不買也來看看呀!』」(狗日咬特,安徽淮南的罵人方言,真正的字音很毒,偶就不寫太清楚了,安徽的讀者應該可以猜到。)

西部就是山多,這讓逃出城的小六子暗暗僥倖,撇開了很多低能的傭兵團。跑到天黑時,小六子擦擦額頭汗水,從草叢裡鑽出,以為逃開了追捕,抬頭卻看到一具鐵塔般的壯漢,大冷的天,只穿一個獸皮短褲,粗壯的大腿上長滿古怪的鱗片,正咧嘴沖小六子憨笑。

此人長得極為古怪,頭髮像箭一般豎立著,三五百根聚成一個銳鋒,冒著烏黑的寒光,活像一個刺蝟。他赤裸著上半身,身上的皮膚如鱗片一般,還有無數顆明亮的小石塊粘在上面,像寶石般的發出璀璨的光芒。這古怪的鱗片布滿全身,包括面頰和額頭,連耳朵上也黑黝黝的一生,活像披了一層軟盔甲。

小六子差點把他當成了妖怪,仔細打量,發現他又不帶一絲妖氣,這才把他歸為人類,但歸為變異人,這是小六子心中所下的定義。

「你、你就是小六子吧?」像變異人一般的壯漢好像有些緊張,拍了拍胸脯,他的指甲也非常尖銳,像是野獸的爪子,他舔舔乾裂的嘴唇又說道,「我叫阿虎,是來抓你的!」

「fuck!!!我知道你是來抓我的,你站在這裡多久了?」小六子覺得阿虎並沒有殺意,索性多和他聊聊,順便歇息一會。

「我不叫『發渴』,我叫阿虎!」鐵塔般的漢子很認真的糾正著,然後又道,「從你躲進這裡,我就看到了,等其他傭兵團離開後,我才偷偷來到這裡找你。」

「太陽!你認為你一個人能抓得住我嗎?」小六子仰著頭,皺眉看著兩米多高的巨漢。

「我不叫『太陽』,我叫阿虎!」鐵塔般的漢子再一次認真的糾正,一字一眼的說道,「我的拳法很厲害,當然能抓得住你!只是我出手時連我自己也把持不住,可能會不小會傷到你,所以,你還是乖乖的跟我一起去中州拿錢吧,也好讓你多活些時間!」

小六子笑了笑,摸著自己爆炸型的酷發,沖阿虎說道:「狗日咬特,現在的年輕人就是狂,想當年我也和你一樣,以為天下無敵,等我被追殺的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什麼都不是!」

「我不叫『狗日咬特』,我叫阿虎!」鐵塔般的漢子脾氣很好,雖然對方連續叫錯自己很簡單的名字,他一點也不生氣,仍是心平氣和的解釋著,「其實我只要一百兩黃金就夠了,剩下的錢我全部給你……嗯,那時你可能已經死了,不過沒關係,你還有其他家人吧,你告訴我他們的地址,我把你換成黃金後,會把剩下的錢交給他們!這樣行嗎?」

阿虎眼神沉穩耿正,不似說謊之人,就像買菜一樣,和小六子商量著換錢後的事。

小六子哈哈大笑,指著阿虎的鼻子說道:「我把你的腦袋換成錢,再把錢分給你的家人一點,你會同意嗎?」

阿虎無奈搖搖頭,好似被逼一樣,雙腿微彎,左臂半曲,護在胸前,右臂下垂,拳頭貼著下巴,擺出一個攻擊的架式,鱗片般的皮膚上升起一層暗銅色的光芒,嘴裡還說道:「我就知道你不會同意的,所以,我們還是打一架再說吧!我贏了,你跟我走,我輸了,我……我下次再跟你打!」

「嘿,你還不笨呀,竟然早有預料!我還以為……」小六子一句話未說完,就見阿虎攻來,身法極快,如惡虎下山般,右拳夾雜著濃烈的罡風,襲向他的胸口。

小六子側身躲開,罡風震得自己的氤氳能量罩輕輕扭曲,心中大訝,還未離開他的攻擊範圍,阿虎拳勢不變,身子一扭,一肘橫掃小六子的脖子。

小六子抬左手格擋,「砰」的一聲,兩團能量撞在一起,小六子的半邊身子都震麻了,右腳深深陷入岩石里。

幾乎在兩人相撞的同一時間,阿虎左腿突然抬起,膝部疾提,撞向小六子的側腰肋骨。膝蓋布滿黑色磷甲,並帶著剛猛能量,呼的一聲,眨眼間就碰到小六子的護體能量罩。

「操!」小六子不得不用出全身的氤氳能量,出拳變爪,從側面擋住阿虎的膝蓋一擊,並卸去他的一半力量。「砰!」兩團能量再度相撞,出震耳的響聲。

阿虎的一連擊還未結束,長滿尖刺的腦袋一晃,一頭撞向小六子的面門。

小六子抽身後退。

「太陽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