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冊 腥風血雨 第12章 再戰桃源

桃花稍稍驚訝,因為這些東西她從來沒見過,以為是仙界的東西,還未來得及讚美和驚嘆,就被溫熱舒適的水線淋到,感覺身上的異物都被洗涮掉,一雙大手也適時從她背後伸出,輕輕攬住她的肥美雙峰。

「嚶嚀!」桃花舒服的呻吟一聲,軟在男人懷裡,一根堅硬從後面刺入桃花源,雖然早有泥濘不堪,也被漲得嬌呼數聲,被他推到不綉鋼扶手上,桃花雙手緊緊攥住,腰背和玉腿呈九十度,圓翹的香臀被他暴燥的分開,酥酥麻麻,整個身子都飛起來了。

小六子從後面侵入,剛好能看清桃花的秘源,也能看清她最完美的肥臀,這比楚楚的要肥大幾圈,這是他經歷的最美的最成熟最誘人的女人身體。雖然弦子的一切比桃花妖的美妙百倍,但弦子的身體只能遠觀,不可褻玩。

弦子捕捉到小六子此時的想法,烈焰般的紅唇微微撇了一下,不滿的在心裡說道:「誰不讓你褻玩啦,明明是主人不敢,而且還沒有足夠的能量撕裂這件枷鎖羅裳,怎麼能怪弦子呢!」

潮噴的臨界點,小六子深深刺入桃花源的最深處,迅猛的力量把桃花的香臀撞得微微變形,雙手緊抓妖女的美乳,這讓女人瞬間痙攣呻吟起來,陰與陽的精元,在此時交換,不過,用掠奪來形容最為貼切,小六子吸收著桃花妖的純正陰元,並把其轉化成曖昧能量,噴出多餘的無用能量,也讓桃花妖受益非淺。

小六子還想多多體驗一下桃花妖的豐腴胴體,卻被突然躥出的弦子扔出玄女經空間,不用多想,又是有敵人出現了。在玄女經空間里似乎過了很久,在外面才不過一個時辰,小六子的傷雖然沒有全好,卻也恢複五六成,肉體上的外傷還未癒合。

收起玄女經,從草地上坐起,小六子覺得又有了戰鬥的力量,雖然還不清楚敵人是誰。

忽聽頭頂有冷笑的聲音,小六子一個跟著彈跳數十米,慌忙打量頭頂的敵人,看清天空飄浮的二人,小六子只能苦笑。原來,在他頭頂冷笑的正是桃源五妖中的桃桿和桃枝。

桃桿和桃枝向西南方向追蹤,追了大半個時辰,飛出一百多山裡,也看到要找的人,只卡其城附近仔細搜索之後,方才發現天空幾隻禿鷲的異狀,這才找到躲在草叢裡「看書」的小六子。

桃枝本想躲箭偷襲,卻被桃桿用法杖攔住,他暫時還弄不清小六子為何在此時還有心思看書,生怕中了小六子的什麼陰謀詭計。所以,在他頭頂飄了半柱香的時間,才緩緩落到六七丈高的地方,剛進入這個範圍,就看到小六子從地上坐起。

這讓謹慎的桃桿大為得意,以為小六子真的在使詭計,所以才冷笑。不過,看到小六子驚慌狼狽的模樣,又不似早有準備,這讓他疑惑不解。

「太陽!我為什麼要害怕這兩個小妖怪,關羽一人連斬兩隻毒蟲系妖怪的尾巴,我為什麼連只植物系的小妖怪都打不過!!!老子就不信這個邪!」小六子憤憤而罵,想了半天,也沒找出一把順手的武器,最後掏出一把赤紅色的巨大魔刀,正是從仙人手裡勒索來的九龍刀。

九龍刀過於巨大,豎直立起,刀柄能到小六子鼻尖,還好此魔刃是雙手刀,讓他有費力舉刀的借口。「fuck!!!雖然不順手,但舉著挺威風的,等我身體再長高些就順手啦!」小六子在心裡如此安慰著自己。

見兩個妖怪飄在天空不下來,小六子索性多擺幾個酷酷的造型,造型源自前世的電影男主角。九龍刀暗紅的刀身嗡嗡亂震,似乎極不滿意小六子這種心態,一抹紅光自刀刃射出,凶戾的赤紅刀芒自動包裹住刀身,把他的黑髮吹得獵獵作響。

「嗖!嗖!嗖!」三支追魂箭破空而來,直奔小六子的咽喉、心臟、小腹。

「嘿嘿,想不到你的功力也有進步呀,可喜可賀!」小六子舉起笨重的九龍刀,把其充當盾牌。

三箭突地散開,饒一個圈,從小六子後面再度襲來。

「看刀!」小六子騰空躍起,轉身力劈,一道滔天的赤紅魔焰,幻化成一個如山峰般的獨角怪獸的骷髏頭,張開尖銳細密的牙齒,把三根追魂箭吞進肚中,還意猶未盡的伸出舌頭,舔舔腥紅的嘴唇。

「太陽!幻覺,一定是幻覺!」小六子傻眼了,沒想到九龍刀裡面會住著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幻獸,這幻獸通常都是兵器的主人花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煉製出來,而且對使用者還有極高的要求,小六子想不到自己為什麼會輕易的使出這個恐怖幻獸。

桃枝妖連噴三口鮮血,一頭從天空摔下去,這三支用本命元神煉製的追魂箭被吃,簡直要了他的命,在這個月里,他的箭已毀壞四支。

桃桿急忙使出一個束縛咒,把受傷的桃枝拉上來,他看著遠處如山的幻獸,心裡只想著逃,這是下位者對上位者魔物的天生的懼怕心理,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桀桀桀桀!幾萬年沒出來了,今天的氣真好呀……啊,該死的,天已經黑了,該死的人類,你的力量太弱了,我又得回去了……」巨大的幻獸腦袋突然縮成拳頭般大小,化為一道流光,又鑽進九龍刀里。

小六子撲騰一聲軟倒在地上,現在他才明白體內的消耗是何等的厲害,積蓄半天的能量,在這幻獸出來的瞬間,都用光了。他正式把今天定為倒霉日,選一把武器也能弄出這麼大的禍事。

小六子急忙收了九龍刀,生怕再召出那個狂妄的惡魔,搖搖晃晃躥進矮密的森林。桃桿拉著受傷的桃枝逃了幾百丈,看到獨角魔獸消失了,又看到小六子虛弱無力的倒在地上,這才明白小六子已沒有力氣再召出幻獸了,於是又返回去追他。

追了一整夜,桃桿和桃枝也沒看到小六子的影子,受傷的桃枝說道:「大哥,我在林子入口處等待桃葉和桃根,他們也該到了,我和他們一起從頭再搜一遍,小六子肯定還在這片森林裡,這一回定能抓住他。」

桃桿想想他說的也有道理,於是點頭,讓受傷的桃枝單獨往回飛。桃枝的攻擊力不怎麼樣,飄浮術倒還不錯,輕快的飛向卡其城的方向。

小六子根本沒有逃遠,進入林子後,就躲在一處天然形成的凹坑裡,像陷井般,裡面原來有兩條毒蛇,都被小六子趕走了,正式佔據蛇居,盤腿運功,全力療傷。旁邊插著一把柳葉刀,很輕很薄,由三星城王家製造的精品,他用著也不習慣,只是比那把九龍魔刀要安全一些。

「呼!」小六子驀地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道粉紅的光,氤氳真氣纏繞曖昧能量團,一切都恢複正常,只是他的外傷還未康復,結了一層暗紅色的傷疤,「餓呀!」

他從儲物戒指里掏出鹽水牛肉,邊吃邊打量外面的光線,透過濃密的樹葉,能看到斑駁的陽光射進來,此時已是中午。小六子並不急著出去,先把身上的傷養好再說,吃完之後,繼續修鍊氤氳真氣。

中州城向西的官道上,出現一道白色的豐腴倩影,面上蒙上一層輕紗,看不清模樣,一身白色羅裙,把豐滿的身材襯得更加成熟誘人。她騎著高大威猛的獅犬,安靜的閉目養神,路上有人對她指指點點,她也不在意,臉也不轉半下,就像聽不到看不到的殘疾人。

此時已是中午,她路過一個小城時,選了一家較大的酒店,雖然是閉著眼睛,卻好像能看清一切,獅犬緊緊跟著主人,隨她進入酒店的二樓。

「這位姑娘,我們這裡不準讓寵物進來,你看……」店小二慌忙迎上去招呼白衣麗人,很為難的打著揖,卻又懼怕兇猛的獅犬,斜著身子怯出半邊。

「二花不是寵物,它是我的坐騎,這樣它就可以進來了吧?」白衣麗人很溫柔很和氣的問道,隔著面紗,小二似乎也能感覺到美人的溫柔笑意,如春風撫面。

「坐騎……也、也……」店小二真的非常為難,可實在不忍心傷害這麼一個溫柔和善的美人。

同在吃飯的其他顧客看不過去了,一個帶刀大漢怒罵道:「他媽的店小二,是不是看人家姑娘漂亮,就想法子搭訕,看人家好說話,就想欺負人家!操你大爺的,快點把老子的酒菜端來,在這裡啰嗦個鳥!」

另一個帶著銅錘的粗壯漢子也罵道:「不長眼的店小二,也不看看人家姑娘帶的是什麼寵物,那是可獅犬,千金難求的看家猛獸,若是惹惱了姑娘家,一聲令下,獅犬還不把你當午餐呀!」

「是是是,小的這就為兩位大爺拿灑菜,小的這就去……」店小二被罵得不敢說話,點頭哈腰的跑下樓,也忘了招呼白衣麗人。

白衣麗人捂捂餓癟的肚子,輕輕的搖搖頭,低聲嘆道:「唉,還是小六子說的對,外面的人都是欺善怕惡,越是對別人好,別人越是欺負你。」

等別人的忙活完,才給白衣女子上菜,她要的極少,只點了兩碟素菜和半碗米飯,卻為獅犬點了二十多個饅頭和一盆肉湯。吃飯時,她把面紗摘下,眼睛閉著沒睜開,顏容煙媚,香唇豐潤而紅艷,皮膚水嫩如新如爐的豆腐,讓那些食客們大呼小叫,不時用黃段子引起女人的注意力。

「姑娘,你單身一人往哪去?西部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