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三

方雨林自打挨了處分,一直不服氣,也一直就再沒主動進過市局的大門。所以,他一旦在市局大院里露頭,就引起一陣不大不小的議論。"嘿,新鮮,今天這位天老大怎麼又瞧得上咱這破廟了?"連馬副局長都這麼說。

"您當領導的,別跟下邊人一般見識……這一段,也夠他難受的了。再怎麼的,他這回算是徹底服輸了,認識到自己錯到家了。上回他寫的檢查都已經上綱到自毀長城這一點了,就差沒寫上反革命暴亂了……真可以了……"郭強上局裡來開會研究"12.18"這個案子,便為方雨林在一旁敲著"邊鼓"。

"可以不可以,誰說了算?你?"馬局毗兒了郭強一句。

"當然是您了,那還用說?!在這個地面上,誰還敢跟您爭呀?!他既然都主動求上門來了。您就開個恩,見他一下,把他召回大隊算了。現在不正急著用人嘛!"郭強笑道。

馬副局長擰起眉毛反問:"我開恩?我召他回來?這事我馬某人一個人能定嗎?這得局黨組討論。別跟我油腔滑調的,讓他等著。"

郭強忙說:"我也是為工作著想嘛。12.18這個案子在中南海都掛了號,限期破案,壓得大伙兒都喘不過氣……"

馬副局長瞪了郭強一眼:"喘得過氣得喘,喘不過氣也得喘。在中央領導限定的破案時間之前破不了這個案,我完蛋,你也甭想好過!我先撤了你!"說著拿起一摞卷宗,向門外走去。

吃晚飯時,郭強來看方雨林。方雨林問郭強:"馬局到底見不見我?他是不是非要我卸一支胳膊給他?只要他開口,甭管胳膊腿還是腦袋,我馬上卸給他。"郭強毗兒他:"你這會兒著急上火了?早幹嗎去了?你一來,領導就得見你?你方雨林是什麼人?領導他爹?還是領導他媽?還是領導的領導?毛病!"說著掏出一本《鄧小平文選》,"啪"地一下扔在方雨林跟前,"馬局說了,你這人哪,就是欠學習!"然後轉身走了。

方雨林無奈地拿起《鄧小平文選》,開始背誦。後來的兩個小時里,居然把談論我國與非洲關係的那篇文章背得滾瓜爛熟:"……我們非常關注非洲的發展與繁榮。我們高興地看到策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非洲國家都獨立了……"然後,他就睡著了。

不管怎麼樣,方雨林已經下了決心,"痛改前非",死克在刑偵支隊,好好乾。

第二天,郭強來通知他,局黨組批准他回刑偵支隊。爾後,郭強關上門,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公用信封,放在方雨林面前。方雨林不明白這是一封什麼信。不等方雨林開口問,郭強拿起信封往外一倒,從信封里倒出十幾張百元大票。"這幹嗎?""這是全大隊同志的一點心意。"方雨林心裡一熱:"至於嗎?""你說至於不至於?"方雨林不說話了。"這裡還有幾位局領導的一點心意。解決不了什麼大問題,給兩位老人添點營養。另外,大隊正式向局裡打了個報告,想為你媽申請一點醫療補助。估計不會給的太多。但……多少能救一點急吧。"方雨林沉吟道:"我這都成了什麼了!"郭強認真地說道:"甭管成什麼,給,就拿。咱拿這錢是乾乾淨淨中規中矩的!"方雨林苦笑著搖了搖頭說:"唉,乾乾淨淨,也燙手撓心啊……"郭強說道:"醫療補助是馬局讓辦的,他還在想辦法替你解決雨珠的下崗問題。別看這老頭當面總是不給人個好臉,有時還挺粗暴,其實心眼細著哩,好著哩,尤其是對下面的幹警,更實在。我跟他十來年了,太了解他了。他那張大專文憑還是我替他去跑來的……"

方雨林一楞:"是嗎?"

郭強忙叮囑:"是什麼碼!這話哪說哪了。你可別給我上外頭瞎白話。"

方雨林忙點頭:"你把我當啥了?"

郭強笑道:"你?我還不知道你?一激動,誰也擋不住,全給抖摟出去了……"

方雨林沮喪地:"在你眼裡,我就那麼不懂事?"

郭強笑著拍了拍他:"有些方面,的確。"

"你說……"方雨林還想聽聽郭強對自己的看法。郭強卻打斷了他的話:"好了好了,現在說你工作的事。明天你上檢察院報到……"

"檢察院?幹嗎又把我支到檢察院?"方雨林又多心了。

聰明的人往往多心。"要覺得我這個人多餘,乾脆把我支到鍋爐房去算了!"

"又來了是不是?有特殊任務!"

"特殊任務?你幹嗎不去?"

郭強故意嘆了口氣:"我倒是想去,可人家哭著喊著點著名要的是方雨林。人家那兒不缺行政幹部,只缺破案能手。要不,你去跟人家做做工作,讓他們把我要了去,怎麼樣?檢察院食堂的包子遠近聞名,個大,皮薄,餡多,我還真愛那一口哩。"

方雨林還是不相信:"你們他媽的要擠兌我,總有說頭!"

郭強有點聽不下去了:"誰他媽的擠兌你?你這是什麼思想方法?見誰都像偷斧頭的賊!好好好,方雨林,我跟你說不通。你有能耐,你自己跟局領導說去。"拿起電話,就往馬副局長辦公室撥號。

好不容易才折騰回刑偵支隊,方雨林當然不能讓他這會兒去領導那兒說什麼,立即伸過手去摁斷了電話,並問:"到底怎麼回事?"郭強已經懶得再跟他多嚼舌頭,只說:"你自己去問局領導。"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前一段突然中止5.25一案的偵查,就是因為當時發覺5.25一案跟東鋼股票案有某種牽連。為了進一步深挖此案,也為了不打草驚蛇,當即決定,對5.25案的主要嫌疑人嚴密監控,但暫時不收網,把偵查的重點暫時轉向東鋼。"當天下午,郭強陪著方雨林去找馬副局長,馬副局長這樣對方雨林說道。"由於東鋼案當時涉及的只是經濟問題,是行賄受賄問題,省反腐領導小組決定把這件事交檢察院去做。當時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槍殺知情人的程度。這起殺人案可以說都是在警方的眼皮底下發生的,真是公然挑釁。有關領導決定,立即從公安檢察抽調精兵強將,組成聯合專案組,在省反腐領導小組的統一領導下,強攻此案。聯合專案組以檢察院為主,組長由他們的喬副檢察長擔任……"

方雨林忙問:"張秘書被殺案也歸這個專案組被嗎?"他一心都懸在這個案子上。

"這還由咱們公安局方面負責。當然,兩方面會密切配合……"馬副局長答道。

"那……還是把我留在重案大隊吧。"方雨林小心翼翼地請求。

"方雨林,你怎麼那麼多事?"非常了解方雨林的馬副局長知道不能讓這小子得寸進尺,必須先把他給"打"悶了才行,把"事故""消滅"在萌芽階段,否則後患無窮。

方雨林果然不做聲了。郭強在一旁幸災樂禍似的笑道:"該,該,這就叫一物降一物,滷水點豆腐。就得讓馬局這麼來收拾你!"沒想到馬副局長轉身也瞪了他一眼,啐他一口:"呸,你有什麼可高興的?"郭強也不做聲了。接著,馬副局長問方雨林:"聽說你最近連著到來鳳山莊作案現場去了好幾回?"方雨林答道:"也沒好幾回,就兩回吧。""看出點啥名堂來沒有?"馬副局長又問。方雨林謙虛地:"部里都來專家了,我能看出啥名堂。"馬副局長瞪他一眼:"我跟你說東,你別跟我扯西。"方雨林猶豫了一下:"反正……亂亂乎乎的……也沒理出什麼頭緒來。""真的?"馬副局長斜起眼角,仔細打量了一下方雨林。方雨林忙說:"跟您我還玩兒虛、的?"馬副局長淡淡一笑,說道:"好了,沒事了。有車回嗎?"就把他兩位打發了。

郭強是開車來的,提出讓方雨林跟他車走,以便在車上還可以聊聊案子。方雨林卻借口"沒理出什麼頭緒",拒絕了。

這讓郭強有點生疑。大隊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方雨林這小子對談案子特別有癮,絕對入迷,能不吃不喝不睡地把大伙兒都拖稀了。只要一談起案子,誰都受不了他那股痴迷勁兒。今天怎麼會不想談了呢?而且連車都不想坐,只想自己騎那輛破車走。

郭強就覺得這裡肯定有什麼"貓兒膩",心裡特別不踏實。到了院子里,打開車門,他沒急於上車,先小心地查看了一下車后座,又去打開後備箱查看了一下,爾後又四下里張望了一下,確認方雨林既沒"躲"在他車上,準備跟他惡作劇一把(這小子常這麼干),也不在大院里做別的打算,這才上車發動了馬達,徐徐駛出院門。一出院門,他便開始加速。當車飛快地駛到最近那個拐彎處時,突然,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從拐彎處人行道上的一棵大樹背後躥出,向他做了個非常肯定的手勢,讓他把車拐到對面的那條小馬路上去。他定睛一看,正是方雨林。等郭強把車駛過那條小馬路,方雨林便飛快地鑽進車裡,用力關上車門,說了聲:"照直開,去自然博物館。"

郭強楞住了,只是問:"你小子又在搞啥名堂?"他真"怕"他。這小子鬼名堂特別多,是"防不勝防"。方雨林此時卻一臉的嚴肅,只吩咐:"快走啊!"說話時,還向後張望了一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