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繞遠路的雛偶 七 繞遠路的雛偶

1

穿過神山市的市街,順著路朝東北方繼續前進,不久便來到一道長長的緩坡。我踩著腳踏車踏板的雙腿有些吃力,雖然不到要直起身子以體重壓踏板的程度,我曉得自己的身體正逐漸暖和起來。

夾道出現了稀疏的樹林,附著些許殘雪,到了這一帶一下子沒了人煙,彷彿進入另一個地域。事實上,神山市東北部的丘陵地帶,在歷史上原是另有名稱的獨立村落,這是我聽福部里志說的;到了現代,這一區有個地名叫做陣出。接下來的好一段路程坡度變陡,而春天的氣息愈來愈濃,不過早晨氣溫相當低,我急促的呼吸化成了白霧。

我發現坡道頂端有一座小廟。這條路我經過了好幾次,一開始是里志帶路,後來文化祭的慶功宴時和古籍研究社其他三人一道來,我卻始終沒發現有座小廟,可能每次都是嬉嬉鬧鬧地經過這個路段。

但今天獨自一人。沒想到向來奉行節能主義的折木奉太郎竟然一早騎著腳踏車沖向遙遠的鄰村,這根本是一年前的我絕不可能做的事,我不禁苦笑。這間小廟供奉的是地藏菩薩,跳下腳踏車稍作休息,不忘以單手恭敬地向地藏菩薩打了招呼。

過了小廟就是下坡。

田地仍可見零星殘雪,早晨陽光灑下,空氣冰冷。

由於這道斜坡並非位於高地,視野不算遼闊,但在廣闊的平原深處,看得見一幢以白牆圍起的大宅第,與一般老舊的房舍風格不太一樣,還看得見庭院氣派地種著松樹。那是千反田的家,從這兒看去也曉得那是個大宅,但還是得實際登門拜訪才知道宅第里大得嚇人的大和室,以及屋內欄間(注)上頭精細無比的雕刻裝飾。

但今天趕著前往的不是千反田家。我張望一下遠方。

與千反田家隔著一條小河的對岸,有一座小神社彷彿嵌在微微染上新綠的山丘,這個距離看不見大殿,但那一帶豎著神社的旗子,應該錯不了。

那裡就是我的目的地,記得是叫做水梨神社來著?

事情的開端在前天。

我百無聊賴地躺在房間床上,翻閱著一本怎麼讀也讀不完的厚文庫本,這時電話響起。

「抱歉在休息時打擾你。」

是千反田。她本來就謙恭有禮、語氣穩重,不過一旦面對面,從那雙大眼睛與過去的經驗,我深刻體認到她不單純是一個清純可人的人。但通電話看不見表情,有一瞬間我不由得懷疑是哪一戶好人家的大小姐打來找我。

註:日式建築鴨居上方的高窗,具有採光、通風、裝飾等功能。

「我沒在休息啊。」

「咦?折木同學,你得去學校補課嗎?」

「沒有啦……」

我的成績在神山高中算不上極度優秀,但也不至於差到收到學校的補課通知單。電話的另一頭,千反田平靜地說:

「那現在就是在放春假嘍。」

是的,的確是以悠哉的休假心情過著春假。

「很抱歉這麼突然找你……」

千反田的口吻聽起來真的很抱歉,我豎起耳想聽聽她為了什麼事找我。

「請問你後天有沒有計畫呢?」

下意識地看向月曆,無論後天還是大後天,整個春假都沒有任何計畫。姊姊在家搞不好會冒出一些突髮狀況逼我出門去,幸好她現在人在紀伊國南部旅行。

「嗯,沒計畫。」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透過電話,清楚感覺出她鬆了一口氣。接著說:

「折木同學,我知道這麼突然,一定會造成你的困擾,不過能不能請你幫忙撐傘?」

我握著話筒,偏起頭。

這若發生在去年四月,我肯定會認真地絞盡腦汁思考「有幫忙撐傘這個俚語嗎?」

不過,和千反田打過一年交道的我從經驗中知道,她有求於人時會習慣性跳過解釋。

「……你從頭講吧。」

「從頭嗎?嗯,好的,事情的開端是戰後沒多久的時候——」

「呃,不是,從中段開始就好。請講得淺顯易懂一點,麻煩了。」

千反田察覺到自己的壞習慣又冒出來,語氣帶些歉意。

「不好意思,我解釋得不夠清楚……」接著沉吟了一會,看來正在整理說明順序,「簡單講就是,我家附近的神社要慶祝雛偶祭※(注),包括天皇、皇后、右大臣、左大臣,以及三名宮女,聽說從前還有五童子樂隊,但近年少子化,就省去這一階的雛偶了。」

「是哦……」

為什麼因為少子化而省去五童子樂隊?完全沒聽懂,但比起這一點,還有一個根本上的矛盾——現在是四月,雛偶祭在三月。

註:即女兒節(雛祭り),原本是在舊曆三月初三,明治維新後改在西曆三月三日。家中有女兒的家庭為祈求女兒幸福健康成長,會提早在家中擺放雛偶,一過三月三日便得將雛偶收起,以免將來女兒不易嫁出門。精巧的雛偶有一定的擺放規矩,一般需要十五個人形娃娃與七階的陳列台,包括最上層的天皇與皇后,以及下階的十三名侍者,依序由上至下擺放。陳列台也有階數較少的,如五階、三階或一階。雛偶可代代相傳。

「晚了一個月?」

「喔,是的,沒錯,因為是依循舊曆過節。」

我差點沒回她:「是哦,那又怎樣?」遲了一個月的雛偶祭很常見嗎?但千反田絲毫不在意我腦中的問號,繼續說:

「然後呢,依照習俗必須有人幫天皇與皇后撐傘,但這幾年來負責撐傘的男孩不巧突然受傷,手臂脫臼了,沒辦法請他繼續擔任這個角色,這樣就少了一個人手。候補人選我們都問遍了,還是找不到人幫忙。

由於服裝是固定尺寸,不是誰都穿得下,譬如福部同學的體形就太嬌小。我個人判斷折木同學的身高最合適。」她停了一下,探我的反應,「整個儀式大概一個小時內就可以結束,你能幫這個忙嗎?」

我板起了臉。

也就是說,只要站在雛偶陳列台旁邊撐傘就可以了,是吧?但平心而論,這很麻煩,雖然千反田主動開口請託,但參與毫不相干的地方雛偶祭,還是有點讓人退卻。

「不太想動啊……」

「這樣啊……」

尷尬的沉默。

不過仔細想想,只是負責撐個傘,沒什麼好顧慮或擔心面子的問題,而且千反田曉得我是節能主義者,明知道還來拜託我,顯然是很需要幫忙。

「嗯,不過……好啊,我去。」

「咦?真的嗎?」聽到我突然態度一變,千反田相當驚訝,做了深呼吸之後,彬彬有禮地說:「非常感謝你,真的幫了大忙。」

「後天是吧?只要站在雛偶旁邊就可以了?」

「是的,要請你跟著隊伍一起前進。我們會奉上謝禮,雖然金額不多。」

這樣啊,還有禮金,那就只是去打個工嘍。

那事情就談定了,此時我察覺狀況不對。哪有這種事。

「一起前進?跟雛偶嗎?」

「……是的。」

「雛偶會走路?」

「是啊。」

一副想當然耳態度回我的千反田,說話聲音變小了。

「為什麼雛偶會走路?」

千反田忍得很難受地一口氣說了:

「雖然的確是雛偶,但請你不要一直雛偶、雛偶地掛在嘴上,我也很不好意思啊……」

有點怪。哪裡怪呢?我試著整理目前狀況。

照理說只要幫雛偶撐傘就好了,千反田則說雛偶會走路,而且聽到雛偶兩字會有點害羞。

那結論只有一個了。

「難不成,那些雛偶……」

「……啊。莫非折木同學你從沒聽說嗎?」

果然是這麼回事。

我重新拿好手裡的話筒,千反田清晰客氣的聲音傳來。

「水梨神社每年舊曆的雛偶祭,都由女孩子打扮成真人雛偶進行祭典,真人雛偶領頭的遊行隊伍將繞境整個村落。因為水梨神社的真人雛偶遊行有一定的名氣,我一直以為折木同學你也曉得……嗯,上中學之後,皇后的角色一直由我擔任。福部同學也說會來看遊行哦。」

可是里志昨天起去學校補課,只來得及看到後段遊行。昨天他帶著很不甘心的語氣打電話給我:

「聽好了,奉太郎,你可是要幫千反田同學扮演的皇后撐傘哦,你千萬、絕對、說什麼都不準給我們出糗!知道嗎?」

比起這個,我比較擔心站在皇后後方撐傘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