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楔子

台版 轉自 負犬小說組

錄入:雪名殘

「艾米爾,你看——好盛大的隊伍啊!」

我睡在航行台座敞開的蚊帳底下,一聽到這個聲音,立即坐起身。

隆隆——

全長四十碼、外形如同床鋪般的航行台座,在阿曼迪東部海岸特有的台地上緩緩前進。眼前是斷崖上連綿的草原。

行進方向的左手邊是一整排斷崖,再過去就是遼闊無垠的深藍色大達魯多亞海。

我站起身,午後的和風吹拂過我從兩年前開始染黑的頭髮。

隆隆——

這陣地鳴聲是從大海的反方向傳來。

午後的陽光令我眯起眼睛,回身而望,發現草原右方遠處有另一架航行台座與我們並列而行。遠看像是一張床鋪的銀色航行台座揚起波浪般的綠草,宛如一艘行駛於海上的船艦。

「航行台座是嗎……」會是哪個貴族家呢?

然而,我大可不必如此低語,因為答案已經揭曉。

無數面迎風飄揚的白色三角旗、擔任前導的盔甲騎兵隊……不論是旗幟、航行台座的船身,還是覆蓋在躺在船身中央的守護騎士身上的帆布,全都以金線綉上大大的紋章。

對方的標幟與我們航行台座上帆布的圖案截然不同,是兩條蛇交纏互晈的圖案。

雙方的差異不只如此。我方只有一艘航行台座,但對方除了騎兵隊外,還有兩輛在前後護衛的車輛,車上各插著兩支印有紋章的白旗隨風飄揚。我定睛一看,後面還跟著十幾隻由士兵騎乘、直立步行的軍龍。

「兩隻蛇互咬的紋章……」我像在確認似的低語著。「還有軍龍隊當護衛。」

「你眼力真好,里奇……不,艾米爾。」

在航行台座甲板上的歐托利卜·歐崇如此說時,手持雙筒望遠鏡的航行員從駕駛台窗口探出頭來:「世子大人、紋章官,那是米拉波伯爵家的航行台座。若繼續前進,雙方會在路上交會。」

金光閃閃的隊伍與我們並列而行,逐漸逼近。雙方欲前往的目的地應該相同。

不是應該,是肯定相同。

「哼。」歐崇暗哼一聲。「我知道,財大氣粗的臭貴族……雖然很不甘心,但對方身分比我們迪奧迪特家高。放慢速度。」

「等一下,歐崇。」

我望著那與我們平行、規模遠勝我們的大型隊伍,向高大的紋章官說道。

「等等。對方有騎兵隊和軍龍,速度較慢,不會超越我們。」

「那也不行。」

「可是在護樹騎士團里不是看貴族階級的高低,全憑實力來決定位階。」我伸手指向在草原上疾行的隊伍。「我們都是騎士團的新生,地位應該平等才對。」

「世上有些事只是說得好聽罷了。」

這名二十多歲、前額有道傷疤的男子,以他那端正的細長雙眼注視著我。以擁有共同「秘密」的同伴之間特有的眼神向我示意——聽我的話就對了。

那是略帶困擾的表情。

歐托利卜·歐崇——這名容貌端正的男人,每當我堅持自己的想法時,就會流露出這樣的表情。

「艾米爾,你聽好了。就算騎士團的騎士之間不在意,但那些隊伍里的士兵卻會覺得自己被降格了。我可不想在抵達離翔場之後,和你的『同學』家起衝突。」

「——」

「米拉波家的目的地應該和我們一樣,要前往多比爾的離翔場對吧?」

「可是……」

「好啦,聽我的話就對了。」

只有我們兩人獨處時,他不會假惺惺地尊稱我「殿下」,而是直接叫我艾米爾。有時他甚至會叫我的本名里奇,這是兩年前他遇見我之後養成的習慣。

「貴族世界的規矩有多麼狗屁倒灶,你應該知道才對。」

附帶一提,這位平民學士出身的紋章官一提到貴族世界的規矩時,總要加上一句「狗屁倒灶」或「無聊」才高興。

儘管不喜歡貴族,但這位負責迪奧迪特子爵家營運的紋章官,兩年前竟逼著我冒充世子。

「讓他們先走,可以吧?」

語畢,紋章官對駕駛台的窗口下令「減速」。

歐崇一下令,搭載我的航行台座立即放慢速度。

隆隆——米拉波家的航行台座與隊伍,高舉著印有雙蛇紋章的旗幟,從我們前方超越,彷彿我們讓路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們的目的地一致,都是面向前方斷崖的多比爾離翔場。

「——」

我注視著那支離去的隊伍。

——你要是再不使出全力,我會宰了你。

那個女孩……

我定睛凝望對方台座上的甲板,但不見半個人影。

平台上的機體外頭罩著帆布。白色的布面隆起,描繪出仰躺的巨大機器人的輪廓——

布朗迪暗戟。

要從多比爾起飛是吧?

她也要前往那裡……

聲音在我腦中重現。

——下次你要是再不使出全力,我會宰了你。

金光閃閃的隊伍越過我們,在我視野中不斷前進。

銀色的航行台座愈來愈小,軍龍隊伍緊跟在後。由遠古時從「黃界」帶來的奇妙軍用爬蟲類組成的隊伍,像雞一樣用雙腳行走,往我視野前方走去。

我將和她成為同期生。

航行台座速度放慢,我靠向甲板的扶手,目送那漸行漸遠的隊伍離去。

經歷了那場慘烈的「入團競技會」後,已冬去春來。

令年春天,自稱是艾米爾·威·迪奧迪特的我已年滿十五歲。

這天終於到來。

在匆忙中度過這段準備期間,到護樹騎士團預備學校報到的日子轉眼間就到了。

根據學校寄來的召集令,這天從米爾索提亞全國——亦即「從大火中倖存的世界」各地——取得入學資格的騎士候補生們,將駕著各自的守護騎士,齊眾在位於大達魯多亞海中央的首都人工島康恩。

在這天一同起飛集結的十八名候補生,是在米爾索提亞各地舉辦的入團競技會循環賽中,拔得頭籌的人。

從開放時代起,在米爾索提亞的貴族世界中就一直保有這項傳統。護樹騎士團預備學校的「入團競技會」已成為慣例,是魚躍龍門成為飛空騎士的好機會。一年一度在非焦土世界的各大陸舉辦,競爭非常激烈。因為全國界於十四到十七歲的貴族子弟幾乎都會參加。

貴族家的少年們駕著家中代代相傳的守護騎士,齊眾各地的競技場,同場較勁。只有在「規定科目」和「格鬥循環賽」中一路過關斬將,贏得分組循環賽的優勝者,才會被錄取為騎士團候補生,取得預備學校的入學資格。

成為護樹騎士團的飛空騎士,似乎是米爾索提亞每位貴族子弟夢想中的榮譽,但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在入團競技會中獲勝而錄取。我這次參加的費康大會共有一百二十人受測,但合格者包含我在內,只有三人。

「恭喜你加入護樹騎士團。」

「謝謝。」

「喂,艾米爾。」

米爾索提亞統制歷四〇一七九年。

與首都人工島康恩隔著大達魯多亞海、位於遙遠西方,俗稱西方大陸的這塊大地,在它北方有一座名為阿曼迪·沙薛的平原。

我在因緣際會下,自稱是西北部阿曼迪·沙薛的領主——迪奧迪特家世子(詳細的緣由請翻閱筆記前頁),我隱瞞自己巡禮者的身分(知道我「真實身分」的人,只有紋章官歐崇和技術家職總長卡帕菲爾德),報考只有貴族子弟才有資格參賽的護樹騎士團預備學校入學「經濟會」。

經過一番激烈競爭,我勉強在藍組的循環賽中贏得優勝,由騎士團的資深軍官頒發印有「鎮守『界梯樹』的聖鳥」紋章的認證書。換言之,我已通過入團測驗。

過沒多久,召集令寄達迪奧迪特家的居城——福特·迪奧迪特。

令人吃驚的是,召集令上竟然有米爾索提亞征服府的統治者——同時也是「真貴族」的領導人

(也被稱為「征服者」)——尼費休·亞帕威爾·史卜藍道的親筆簽名。命令我們在指定的日期駕駛守護騎士,前往位於首都人工島康恩的護樹騎士團預備學校集合。換言之,這是我們的入學通知。

我就要加入護樹騎士團了。我駕著迪奧迪特子爵家代代相傳的守護騎士休佩·安斐爾,飛越不斷向東綿延的大達魯多亞海,前往征服府所在地的人工島康恩。在那裡等著我的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