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1

我睜眼醒來。

睜開眼睛最先看到的事物,是樑柱交錯的白色天花板。對習慣睡在帳篷里的我而言,這裡就像寺院講堂的天花板一樣高。室內吊著一具途風用的旋轉風扇,但當時並未啟動。

因為現在是冬天吧。

我漫不經心地思忖著,這才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當我想轉頭時,發覺自己的頸項微微疼痛,同時發現腦後枕著一個柔軟的大枕頭。轉動眼珠一看,發現身上蓋著一件雪白的床單。這張床所在的寬敞室內,似乎只有我一個人。

環顧四周發現,這個房間里擺放著散發茶色光澤的老舊傢具,除了我之外沒有其它人。陽光從窗口射入,在地上映照出百葉窗的陰影。是白天的耀眼陽光。

這裡是……唔?

我雙手推開床單,欲從床上起身,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不禁皺起眉頭。

唔……

——拔劍。

隨著這陣暈眩,有個「聲音」在我腦中蘇醒,我甩了甩頭。

「唔。」

我手抵著額頭低吟,這時,彷如有人聽見我的低吟聲,房門處傳來了一陣開門聲。

與天花板同樣高度的木門朝房內開啟,一隻穿著拖鞋的白皙腳跟,踩在散發黃褐色光芒的地板上,出現在我面前。接著是身穿白色禮服的背影。對方倒著走進房內,頂著一頭烏黑的長髮,雙手捧著堆積如山的毛巾和折好的衣服。側臉相當白凈。

啊!

我不禁從床上坐起身來,確認這名走進房內之少女的容貌。她白凈的臉蛋,已不再沾滿煤灰。

是她!

大我幾歲的這名少女,將臉轉向一旁,禮服的長裙下擺輕揚,只見她快步將毛巾和衣服擱在窗邊的沙發上,旋即快步走回門邊,反手將門關上,這才雙腳併攏,面向我所在的床鋪。

「您……」她低著頭不敢正視我。「您醒啦。我以臀部推開門走進,實在很沒規矩,請您見諒。」

她向我深深一鞠躬,長發垂落。

「你……」

我本想向她說「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卻遲遲說不出口。

正當我感到焦急時,這名少女低著頭很快地說道:

「因為人手不夠,無法完善地照顧您。」

「咦?」

「讓您替換的衣服,已經替您送來了。那我就先行離開,世子。」

「咦?世……等一等。」

本想喚住她,但那名少女——自稱是女官見習生的少女——黑髮輕甩,快步消失在門外。

砰。我目瞪口呆地望著房門應聲關上。這時,又有另一個腳步聲走近,木門再度被打開。

「嗨!」

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

「醒來了是吧?」

一名留著長發的男子,身穿淡紫色禮服,一頭披肩長發。先前夜裡在城堡的庭園裡,他被人持槍追殺,四處逃命,當時的一身臟污和傷痕已不復見,如今給人潔凈清爽的感覺。我坐在床上仰望著他,男子則是雙手叉腰,回望著我。

「看你氣色不錯,好像沒受傷呢。」

「——」

我靜默無語。

——趁現在,快拔出長劍。

剎那間,一個「聲音」從我腦中閃過,又是一陣暈眩,我皺起眉頭。那個叱喝的「聲音」,並非出自這名男子之口,不過,也不是那個經常在體內催促我,向我說教的聲音。

「請問。」

「嗯?」

「我躺了多久?」

「哦。你躺了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

「沒錯。」

一天一夜,我竟然睡了那麼久。

「這段時間,城內的火已撲滅,電力也都恢複了。」男子朝四周努了努下巴。「這裡是城郭里唯一沒遭祝融肆虐的北塔。想看看外頭的情形嗎?」

「不用了。」

「這時候,先不管你是什麼來路。」

男子將目光移回我身上,如此說道。

「我得先向你道謝。因為你的幫忙,城內的民眾,包含我在內,才能免於慘遭屠殺的命運。」

然而,比起答謝,有件事更令我在意。

我向男子問道。

「請問……那隻貓在哪裡?」

「貓?」男子長長的雙眼眯成一道細縫。「什麼貓啊?」

「黑貓啊……大概這麼小隻。」我在床單上以手比出黑貓的大小。它應該就躲在駕駛座裡頭吧。在守護騎士快要撞向地面時,它突然衝出來。」

「我不知道。」男子聳了聳肩。「你會不會是因為前天晚上俯衝時,下墜力道過猛,使得血液從腦部抽離,所以產生了幻覺?不過,我倒是在出現幻覺前就昏厥了。」

「啊,對哦。」我嘆了口氣。「你比我還早昏迷。」

「發生什麼事了嗎?」

男子向我走近,坐在像儈院餐桌般大小的床邊,盤起雙腳。

「前天晚上我們朝地面俯衝時,我在『休佩•安斐爾』的指揮艙里,因為猛烈下墜產生的重壓,導致血液從頭部抽離,就此不醒人事。」男子伸舌舔舐嘴唇。「過了一會兒,我又自動恢複了意識。」

「……」

「當我回過神來,安斐爾已斜斜降落在森林裡,你則是昏倒在駕駛座上。出現在螢幕上的畫面,是一艘斷成兩半的飛空艇,以及散落在森林四周的黑甲士兵殘骸。森林裡面並沒有你說的黑貓。」

「不對,它就在駕駛座里。它一直藏身在裡頭。那些全景螢幕不是到處都有蓋子可以打開,有許多收納或藏身的地方不是嗎?」

「沒辦法讓人藏身,不可能。」

「我指的是那隻貓。」我握緊拳頭。「那隻貓躲在裡面,叫我要『拔劍』。」

「小子。」

男子嘆了口氣,雙臂盤胸,朝我的臉不住端詳。

「你累了。再多休息一會兒吧。」

「我意識很清楚。我已經醒了。」

「那麼,你去泡個澡吧。」

男子朝入口的對面一側努了努下巴,那裡有個通往隔壁房間的小門。

「有話待會兒再說。對面是浴室。你先去泡個澡,把全身洗乾淨,然後換件衣服。剛才女官諾安應該有替你拿毛巾和替換的衣服過來吧。」

「——」

「先讓你的頭腦清醒一下,有話待會兒再說。」

男子如此催促道。

我沉默不語,掀開床單,下床站在地板上。我身上穿的,仍是先前在大火熊熊的城裡東奔西跑的那套服裝。我身上沒帶其它換洗的衣服。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你就用那些毛巾和衣服吧。雖然是世子的,但你們兩個體格一樣,穿起來應該合身。」

「要我用這些……」

我低頭望著這一疊毛巾和衣服。

「還有這個。」

男子拋給我一隻細小的玻璃瓶。我單手一把握住。

「這是什麼?」

「染髮劑。」

「……」

瓶里裝滿了黑色溶液。

「你是金髮對吧。」男子朝我的頭部努了努下巴。「是我將昏厥的你扛出指揮艙時發現的。雖然被煤灰染成黑色,但你其實是金髮。所幸前來解救你的其它家臣沒發現這點。那群任職多年的女官們,還要求在讓你上床睡覺前先替你洗澡,但都被我勸退了。」

「這是什麼意思?」

「聽我的話就對了。洗好頭之後,用它把頭髮染黑吧。等你梳洗乾淨後,我有話要跟你說。」

「染髮?有話要跟我說?我不懂你的意思。為什麼要我這麼做?」

「先別管這個,快去泡澡。」男子一會兒指著浴室的門,一會兒指著我的臉。「去泡個澡,清爽一下。你的臉可真臟。」

我從堆積如山的衣服中,挑選替換的衣服和毛巾,走進浴室。

雪白晶亮的浴缸,就算伸舌舔舐也不覺得臟,裡頭裝滿熱水,我讓身子浸在水中。好久沒洗澡了。肥皂似乎是高級品,鼻端傳來濃郁的香味。接著我開始洗頭。這裡不同於寺院提供參拜者使用的公共澡堂,就算沒投幣,熱水還是源源不絕地流出,讓人覺得有點浪費。

我以白色的毛巾擦頭,拭去身上的水珠,赤身露體地面向浴室里的鏡子。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有和父親練劍時被拋飛所留下的淤青,以及那晚在城裡東奔西跑時留下的撞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