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鎮長選舉 第二章 安保超人

1

安保貴明乘坐租車公司的車子,抵達舉辦簽名會的大型書店門口。看到年輕人的行列排到店門外,他心滿意足地坐在后座偷笑。櫥窗上貼著巨大海報,以斗大的文字寫著「本日舉辦簽名會,邀請《賺錢有什麼不對!》的作者——安保貴明先生來店」。

「要不要繞到工作人員專用的出入口?」秘書問他。

「不用,這裡就可以了。」

他回答之後便請司機打開車門。才一下車,行列中的年輕人便發現了貴明。四周起了一陣騷動,同時也夾雜著女生的尖叫聲。

行人紛紛轉頭看發生什麼事了。一群大學生毫不客氣地高喊:「看,那是安保超人!」

這個綽號是因為他稍胖的體型讓人聯想到麵包超人而得來的。他在學生時代很討厭這個稱呼,現在卻已經不以為意。反正把它想成某種形式的藝名就行了。

有幾個人跑來和他握手。他很大方地報之以微笑。書店的店員連忙過來維持秩序,一名看似店長的男子露出奉承的笑容走近。

「安保先生,我們在樓上替您準備了休息室……」

「不用了,別浪費時間,馬上開始吧。」

「入場券全數發出去了,所以大約有兩百人左右……」

「沒問題,沒問題。一個人十五秒解決,兩百個人就是三千秒。其中大概會有十人左右想要和我拍照留念,各花三十秒,十個人總共就是五分鐘了。合計五十五分鐘。簽名會預定時間是一個小時,剩下五分鐘就拿來喝杯冰咖啡吧。」

他以篤定的態度回答,在店長帶領之下走進簽名會場。他坐在一樓賣場後方設置的位子抬起頭,看著眼前成排的年輕人臉上都帶著興奮的神情。

這就是電視的力量——他心中喃喃自語。

一年前,認識他的人只局限於工作上來往的對象和朋友。他雖然賺入上億的財產,但因為年紀輕又從不打領帶,因此常遭人輕視。

現在呢?走在街上,所有人都會回頭看他。到了餐廳,服務生會讓他坐在最好的位子。出版新書則鐵定暢銷。

「為了慶祝Live fast董事長安保貴明先生的著作《賺錢有什麼不對!》出版,現在開始舉辦這場簽名會。」

書店店員大聲宣布。會場響起鼓掌聲,連一般客人都湊過來想要看他一眼。

在現今的日本,大概沒有人不對安保貴明感興趣。他早已習慣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這也給他帶來些許快感。不,說「些許」未免太虛偽了,應該說是「相當大的」快感。

三十二歲的貴明在念東大的時候就設立了提供網頁製作服務的網路公司。他雖然念的是文學院,但對電腦非常在行,也很有商業頭腦。他在公寓套房開創的公司有如氣球般急速成長,賺進的金額多到讓人不敢相信。他雖然一開始就確信自己會成功,卻沒有想到成果如此豐碩。他分析的結果,是因為其他人太遲鈍了。網路就像是掉在大家眼前的制鈔機,但那些幸福的傢伙竟然完全沒有發覺。貴明此時確立了自己的目標——要趁著世界上還有很多白痴的時候盡量多賺錢。

Live fast藉由不斷收購其他公司而持續成長,再加上在很早的時期就將股票上市,因此不僅受到資訊業界矚目,還成為整個經濟界關注的焦點。貴明將公司本部移到麻布新建立的超高層大樓,自己則搬進讓所有人稱羨的麻布Hills(※位於東京都港區的高級高樓住宅區。)租金兩百萬的房間。他也登上商業雜誌的封面,成為新興企業家的先鋒人物。貴明的創業路程可說是一帆風順。

而去年發生的職棒球隊收購風波(※本篇主角安保貴明暗指Livedoor前任董事長堀江貴史。在2004年日本職棒近鐵隊和歐力士隊鬧合併時,曾出面提議要收購近鐵球團。),更使得這場順風化為一股超級龍捲風。在球團老闆們企圖縮減球隊數目的時候,貴明的公司出面提出收購球隊的申請,使貴明一舉成為眾人皆知的職棒界年輕救世主。他幾乎天天出現在媒體上,連小孩子都知道安保超人的綽號。被稱作「老滿」的某著名球團老闆將他視為眼中釘,更增加了他的知名度。媒體排隊等候聆聽他的意見,各家企業也紛紛找他談賺錢的生意。就如同玩黑白棋(※日本的棋子遊戲。棋子一面是黑色,另一面是白色。下棋者將對方的棋夾在自己的棋之間,便可將對方的棋翻面變為自己的棋。)時棋子紛紛翻面變色,世間的景色一下子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原來當個名人是這麼爽快的一件事——他沒想到自己會產生如此飄飄然的感受。

由於球團老闆都討厭他,進軍職棒界的計畫終告失敗,不過卻替他打響了明星經營者的名聲。最近更因為收購廣播電台股票的問題,使他的名字連日出現在新聞上。雖然很多人討厭他,不過在這社會上,出名的人就贏了。

貴明天生喜歡出風頭,也喜歡以攻擊性的言論引人爭議。

而他最討厭的就是無法依據理論思考的笨蛋。

他迅速地以簽字筆在著作扉頁簽名。他從小學時代就開始練習簽名,因為他相信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對不起,可以請你寫一句話嗎?」一名年輕女子向他提出請求。他抬起頭來,對方是個不怎麼起眼的上班族女性。

「要寫什麼?」

「什麼都可以。」

「你這麼說我會很困擾。請你自己指定吧,否則太浪費時間了。」

貴明很直接地回答。他只要碰到浪費時間的事情,身體就會產生排拒反應。

「那就寫『萍水相逢』吧。」

「好的好的。」

他正要將這幾個字寫在簽名旁邊,卻突然停住了筆。

「喂,萍水相逢要怎麼寫?」他詢問站在旁邊的秘書美由紀。他已經有十年以上都只用鍵盤打字,甚少提筆寫字,因此常常會寫不出漢字。

「草頭萍,水邊的水,互相遭逢。」美由紀的回答方式很奇特。

「哎,你還是寫在手上吧。」貴明命令她,秘書便拿筆寫在自己的手上。

「喔,對了,原來是這樣。」他看到秘書寫的字便想起來了。

接下來坐在他面前的是一名染髮的女高中生,「嗯,我希望你幫我寫『致小舞』。」

「嗯……字要怎麼寫?」

「寫平假名(※平假名——日文書寫會用到平假名、片假名和漢字。前兩者直接標示讀音。其中平假名是學童最早認識的文字。)就可以了。」

他拿起筆正要題字,腦筋卻突然一片空白。他忘了小舞(まいちゃん)的第一個平假名「ま」(音同MA)該怎麼寫。

「董事長,您怎麼了?」美由紀擔心地湊過來。

「平假名的『ま』要怎麼寫?」

女高中生大概以為他在開玩笑,高聲笑了起來。美由紀臉色蒼白,直接把「致小舞」的平假名寫在手上給他看。

貴明寫下書迷的名字,心中升起一股奇特的空白感受,彷佛腦袋有一部分麻痹了,不存在任何東西——

「很抱歉,請讓安保先生只簽他的名字就好了。」美由紀向書店店員提出要求。店員照本宣科向排隊的書迷宣布。

在這之後貴明就只需要機械性地簽他自己的名字,那是沒有人看得懂的草書籤名。

一旦進入狀況,他就能全神貫注。最後簽名會比預定時間提早十五分鐘結束。

在返回公司的車中,美由紀終於下定決心開口。

「董事長,你最好還是去看一次醫生吧。」

「又是這個話題?我根本沒事啊。」

貴明笑著揮揮手。美由紀從上個月開始就屢次勸他接受醫生診療。

「可是你今天又忘了平假名該怎麼寫。」

「那只是偶發事件,我看到就想起來了。」

「會忘記平假名這件事本身就已經很奇怪了。上次你站在演講台上的時候,甚至連『你好』這麼簡單的招呼用語都說不出來,只能說一聲『呃~』然後就陷入沉默。害我在台下捏了一把冷汗。」

「每個人都有健忘的時候吧?」

他笑著想要躲過這個話題,但美由紀卻以兇狠的表情瞪他。

「你忘記的都是人名之類的專有名詞吧?上次你指著杯子問『這個東西叫什麼』,嚼口香糖的時候又問『我現在吃的這個叫什麼?』——這麼說有點失禮,不過董事長最近真的怪怪的。」

「反正不要影響到工作就行了。如果忘記計算方式那才是大問題。」

「忘記平假名已經是很嚴重的問題了。」

「我真的覺得看醫生只是浪費時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