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話 平安夜來樁密室殺人案如何?

1

事件發生在十二月二十四日的餐桌上。當時,寶生家的獨生女麗子正在享用溫烤小羔羊、嫩炒鴨肉、義式真鯛薄片、扁豆湯,以及特製法式吐司等平凡的早餐。然而,這般司空見慣的光景,卻突然間產生一道深深的裂痕。起因是隨侍麗子身旁的忠實僕人,管家影山欠缺思慮的一句話。

「——大小姐,您今晚的安排是?」

一瞬間,麗子的雙手變得異常僵硬。在她的刀叉之間,小羔羊像是活過來似地彈跳起來,噗咚一聲地掉進扁豆湯中。

「…………」目睹了這不該看到的場景後,彷彿想將一切怪罪在眼鏡上一般,管家拔下銀框眼鏡,開始擦拭起鏡片。「那個……請您忘了我剛才的問題……」

「什麼嘛!」麗子反倒覺得自尊心受創,於是大聲叫這。「你以為這點小問題嚇得倒我嗎?別開玩笑了。早在半年前,就有一堆人搶著想在聖誕夜當天約我出去,為了拒絕他們,我還撒了好多謊呢。」

影山把擦拭完鏡片的眼鏡再度掛回去。

「不愧是大小姐,想必是因為大家都喜愛您的人品吧。」

「這也是原因之一啦,不過更重要的是臉。誰叫麗子妹妹那麼可愛嘛——只不過!」

彷彿接下來才是重點一般,麗子伸出手指朝向影山,繼續說道。

「你也知道,寶生麗子我是現役刑警,任職於人稱關東地區勤務最繁忙的警視廳國立署,所以。事情未必都能順遂的照著計畫走喔。畢竟,兇惡的犯罪者才不管什麼聖誕節的安排,想犯案隨時都可能犯案。難得快樂的平安夜,最後搞不好一點也不平安,只好自己一個人無奈地回家呢。」

「原來如此。『平安夜不平安』——真是漂亮的迴文修辭呢。」

不,我沒有那個意思,而且你也不用對這種奇怪的地方感到佩服啦!

「所以羅,那又怎麼樣?我的安排跟你無關吧。無論有沒有約會,反正有必要時,我會打一通電話叫你的。」

「是,關於這件事情……」彷彿大企業主管們正在記者會上為公司捅出的紕漏致歉一般,影山制式化的慎重地鞠躬行禮。「其實我今晚有重要的約會——」

還沒把影山的話聽到最後——砰咚!麗子就自己從椅子上滑了下來,臀部重擊在地板上——呃,什麼?你剛才說了什麼?

面對一手拿著叉子、嚇得目瞪口呆的麗子,影山帶著嚴肅的表情重複說道。

「今晚我有重要的約會,屆時將不在宅邸內,還請您見諒。」

麗子咀嚼著他所說的話,緩緩地站起身子。她把叉子放在餐桌上,才吃了幾口的法式吐司也擱著不管了,就這樣茫然地離開餐桌。然後,她拿起放置一旁的Burberry大衣,機械性地穿上,戴好工作用的裝飾黑框眼鏡後,麗子突然以蘊含著殺氣的眼神,惡狠狠地瞪著影山,以丹田之力直指他的臉大叫。

「你這個叛徒——明明只是個管家,明明只是個管家——」

明明只是個管家,居然膽敢丟下我,徑自跑去赴什麼聖誕夜的重要約會,我絕不允許!

麗子激動得幾乎要暈厥過去了。另一方面,影山依然維持平靜的表情。

「請冷靜一點,大小姐。我一個晚上不在這裡,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況且老爺也已經同意了。」

「哦——是這樣啊!的確沒什麼大不了的。別說是一晚了,你乾脆請假一個禮拜,好好享受吧!在這段期間內,我會善盡刑警的繁忙勤務!再見——」

「請等一下。」當麗子正準備離開餐廳時,影山叫住了她。「您要去上班了嗎?請讓在下開車送您吧。」

「不、需、要!」麗子斷然拒絕了管家的提議。「我走路去。不,搭公車去。」

「您說搭公車嗎?」影山不禁露出了嗤之以鼻的表情。「不好意思,大小姐,敢問您有乘坐公車的經驗嗎?現在這時刻想要上下公車,是需要些技巧的。像大小姐這樣一竅不通的外行人,突然想搭公車,只會被擠到通道最尾端,連下車都辦不到,最後落得跟著公車繞一大圈、回到原本公車站牌的下場。我不會騙您的,請您坐車去吧。」

「…………」麗子說不出話來。沒想到居然被人鄙視到這種地步,而且,還是從一大清早就被這樣愚弄,哪有這種事。怒上心頭的麗子固執地宣告。「我要搭公車,公車公車!」

於是管家以帶著恭敬的口吻、卻又冷淡的態度說:「那就請大小姐隨意了。」

「我當然會隨意。」火大的麗子這麼說完後,便轉過身子,「絕對不可以追上來喔!」然後丟下了這句好像在期待著什麼的台詞。她頭也不回地快步往宅邸的玄關走去,就以這樣的氣勢推開大門——在那一瞬間,躍入麗子視野中的是在朝陽中閃耀光輝的雪、雪、雪。

麗子完全忘了,昨晚的國立市,難得在這個時節下起了大雪。

麗子滿懷期待地悄悄回頭一望。影山並沒有追上來,他似乎忠實地奉行著麗子的吩咐。麗子不由得嘆了口氣。

要在逐漸消融的雪地中走到公車站牌,實在是太折騰人了。

2

過了一個小時,一輛客滿的公車抵達了公車站牌。車門一打開,麗子的身體立刻像柏青哥的小鋼珠一樣,猛力被彈出車外。

黑色褲裝滿是皺摺,束起來的頭髮翹得亂七八糟。與其說是正要去上班的打扮,倒不如說像是了結一樁大案子之後的模樣。即使如此,她那鋼鐵的意志卻絲毫沒有遭受任何打擊。

「哼,怎麼樣,雖然影山口口聲聲說說什麼『繞一大圈回到原本公車站牌』,不過你看看,我這不就在其他站牌下車了嗎。」麗子以成功登陸在月球表面般的驕傲態度,環顧著周遭。「不過,這裡到底是國立市的哪裡啊?」

不是國立署附近,而是隨處可見的平凡住宅區。從大馬路上不斷延伸出一條又一條的小巷,老舊的房屋櫛比鱗次。重新望向公車站牌,只見上面寫著「西國分寺醫院前」這幾個令人失望的文字,這下連麗子也不禁垮下屑膀。「居然已經不在國立市了……」

照這樣下去到得了國立署嗎?麗子不安地心想。

不過算了,上班稍微遲到一下也沒關係。畢竟在東京已經有「積雪的早上遲到也OK」這條貼心的不成文規定。

重振精神的麗子放棄公車,轉而找起了計程車。大馬路上的雪已經融得差不多了,但人煙稀少的巷子里還積了不少雪。在這種情況下,置身在陌生住宅區的麗子不安地四處張望。突然,一陣女性的慘叫聲傳進她的耳里。

麗子嚇了大一跳,瞬間停下腳步,窺伺著周遭。這時,她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位臉色驚惶的女性。對方從巷子里跑了出來,大概是大學生的年紀吧,體型瘦高,腿也長得不合比例。身穿紅色大衣、配上窄管牛仔褲,肩背托特包,腳上的運動鞋則是被雪弄得髒兮兮的。

這樣的一個人,衝出巷子便左右張望,發現了站在附近的麗子。儘管差點跌倒,她還是衝到麗子身邊,劈頭說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話。

「不好了,有人……有人死了……快、快叫警察……」

「咦,警察?我、我知道了,打一一〇是吧。」驚慌失措的麗子下意識地要拿出手機時,不不不,等一等,這才想起了自己的職業。她收起手機,改拿出警官的識別證遞到女性面前。「我就是警察,國立署的寶生麗子。你說有人死了是真的嗎?」

人高馬大的她彎下腰確認麗子的識別證。

「這下正好!」大叫著這麼說完,女性立刻以驚人的力道抓住麗子的手腕,一個勁地拖著她走。「在這邊,女警小姐,這邊這邊!」

不,我不是女警,是刑警啊——這麼抗議的麗子,被身穿紅色大衣的她帶往巷子入口,就是她剛才衝出來的那條小巷。巷子兩邊都是水泥牆,前方十公尺處則見到一棟時髦的三角屋頂住宅。與其說這條巷子是馬路,不如說是那個三角屋頂住宅的住戶專用的個人通道。

「松岡在那裡面……」這麼說完,女性硬是把麗子拉往巷子里。

為了安撫情緒激動的她,麗子以具有威嚴的聲音說「先等一下」。然後在巷子前停下腳步,很有警官風範地審慎確認起眼前的景象。

昨晚下的雪覆蓋了巷子,積雪厚度約一公分。不過,這條積雪的路上,卻只留下兩個看似有人通行的痕迹,一個是人的足跡,另一個則是腳踏車的胎痕。除此之外,雪地表面上沒有其他顯著的痕迹。

「這是你的腳印吧。」

麗子指著的足跡輪廓分明又清晰,而且在巷子里來迴繞了一趟。

「是的,這是我剛才在這條巷子里來回時留下的腳印。」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