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話 請看來自死者的留言

「……殺害兒玉絹江的恐怕是長男和夫。和夫與絹江在公司的方針上意見相左,所以才引發了這次的事件。是這樣吧?寶生。」

「可是我們沒有證據。而且和夫目前還是訂不在場證明。」

一個悶熱的夏夜。以黑暗為背景從巨大門扉里現身的是風祭警部與寶生麗子。風祭警部穿著一身白色西裝,完全展現出他異於常人的品味。還好他的身分是警官,假使他是黑道人物的話,這個打扮就活像是幫派的少當家了。另一方面,麗子則是穿著散發高雅光澤的灰色長褲套裝。這是自覺身為社會人應有常識所做的打扮。

從事金融業的兒玉絹江的豪華宅邸前。沿著圍牆齊頭並排的數輛警車之中,一輛英國車反射月光、綻放出銀色的光芒。風祭警部倚在車旁,用一種很微妙的眼神盯著身旁這位美麗又帶著一股英氣的部下。

「不過調查才剛開始呢,未來還有得忙。拜昨晚的事件所賜,熬了一整夜,今天一整天又東奔西跑的,真是累死人了。今晚你就好好休息、養精蓄銳吧。喔喔,對了,這下正好!」這麼說道,風祭警部伸手打開愛車的副駕駛座車門。「寶生,坐我的Jaguar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麗子砰一聲地把打開的車門給推回去,然後用犀利的眼神穿越裝飾用的黑框眼鏡瞪著上司。「沒那個必要。我搭計程申回家。」

彷佛被她的氣魄壓倒一般,風祭警部用背靠著愛車的側面說道。

「你總是不願意坐我的Jaguar——真有那麼令人厭惡嗎?你真的那麼討厭Jaguar嗎?」

「不,我並不是討厭Jaguar——」

請不要逼我繼續說下去喔,警部。被麗子輕輕一瞪後,警部似乎也敏感地察覺到了什麼,那張端正的臉上浮現出痙攣般的笑容。

「我知道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能勉強你。」迅速坐上Jaguar的警部,從駕駛座的車窗探出頭來。「那麼。明天現場再見。」和部下約好之後,他立刻發動了愛車。違反速限的Jaguar吱軋一聲地繞過轉角後,便從視野之中消失了。

「看他飆成這樣,不要被交通警察逮到就好了……」

雖然身為部下還是不免會擔心,不過罷了,那是警部他家的事情。不管是用頭銜、權力、還是財產,他大概會用盡一切可能把交通罰單給搓掉吧。畢竟風祭警部是國立署內最年輕的菁英刑警,同時也是風祭汽車創業者的公子。

「不管這個了亡一麗子一邊走在步道上,一邊拿出手機,撥打熟悉的電話號碼。對著手機說了一句「結束了」之後,過了一分三十秒,一輛豪華禮車悄然無聲地停在麗子身旁。話說麗子是國立署內最年輕的美女刑警,但是她同時也是以大財閥聞名全球的寶生集團總裁的掌上明珠。

「讓您久等了,大小姐。」

明明現在是悶熱難耐的夏天,從駕駛座里站出來的銀框眼鏡男子卻穿著兩作式的黑色西裝。他一邊彎低修長的身軀行禮,一邊打開后座的車門,護送麗子上車。這個名叫影山的男子,是在寶生家裡服務的管家兼司機。

「謝謝。±麗子優雅地點了點頭,穿過車門進入車內。她一坐上那個會讓人誤以為是豪華沙發的后座,立刻大叫著「啊——真是累死人了!」然後拔掉工作用的黑框眼鏡,解開綁在後腦杓的頭髮。甩開人民公僕——刑警這樣的假面具,Hti新恢複成一介千金大小姐的這個瞬間,對麗子來說,是無比幸福的時刻。話雖如此,她還是不可能立刻把正在偵辦的事件給忘得一乾二淨。

「你隨便繞一會兒吧,我要想點事情。」麗子對駕駛座上的管家下令。

「是風祭警部的事情嗎?」

咚——麗子從座椅上跌下來,發出了好大一聲。「才不是呢!是事件啦!」

「喔喔啊,您是說昨晚的事件啊上影山一邊熟練地發動車子,一邊說道。「從事金融業的女性,在自家書齋被人毆打頭部致死。這起事件有可能是債務人挾怨報復——談話性節目上的名嘴是這麼說的。」

「喔,是嗎……這傢伙!人家在努力工作的時候,你還有空閑看什麼談話性節目啊!」

麗子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總是在白忙一場的感覺,因而失去了自己思考的熱情。還是交給影山去想吧。雖然這事不好大聲張揚,不過,最近看似由麗子解決的數起事件,其實幾乎都是——不,其實全部都是——靠著影山優異的能力解決的。只要提供正確的信息給他,他的推理與分析能力絕不是那些名嘴可以比擬的。

「聽好了,影山。雖然我不知道電視上是怎麼講的,不過,這起事件並不足債務人挾怨報復。我猜想可能是跟家庭內的糾紛有關。真兇肯定是兒玉家的成員。因為被害人用血跡在地板上留下了犯人的名字——」

「這就是所謂的死前訊息吧。那麼,上面寫了些什麼呢?」

面對著對事件感到興趣的影山,麗子嘆著氣回答。

「要是看得出來,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兒玉絹江是消費性貸款機構「兒玉融資」的強勢獨裁社長,這個機構以親切有禮的接待方式、令人感到放心安全的利率、以及冷酷無情的債務回收為武器,不斷擴展業績當中。而那位兒玉絹江社長,如今卻被人發現陳屍在自家書齋里。

麗子第一次獲知這個消息,是在昨晚九點剛過不久的時候。當時麗了已經把叉子刺進香煎鵝肝煎得微焦的部分,沾上醬汁(印象中是普羅旺斯風),正準備要下刀切開的時候。拜突發事件之賜 一麗子無福享受這頓優雅的晚餐,就這樣匆匆忙忙趕赴現場。

「啊啊,好想吃鵝肝啊……鵝肝應該也想被我吃掉吧……」

在影山駕駛著豪華禮車載著麗子火速趕往現場的這段期間上麗子一面吐露內心的遺憾,一面拿起便利商店買的御飯糰果腹 一麗子在距離目的地不遠的地方下了車,然後獨自步行趕到現場。麗子是寶生家的千金,她的真實身分就算在警署里,也是只有極少部分高層才知道的最高機密。所以她不能像風祭警部那樣囂張,做出開著亮銀色Jaguar前往現場的行為。

兒玉絹江的宅邸位於國立市臨近多摩川的幽靜住宅區一角。那是一棟興建在寬敞的建地上,外觀仿磚造的三層樓建築。進入時髦的玄關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傘架。不知道為什麼,有兩支球棒跟雨傘一起插在傘架上。一支是金屬制的,另一支則是木製的。這會是用來擊退小偷的武器嗎?

麗子一邊想著這種事情,一邊踏進了宅邸內。調查員已經把整個走廊都佔據了。麗子立刻前往位於一樓盡頭的書齋。在書齋的入口處,早一步抵達現場的風祭警部身穿白色西裝,正臭屁地——不、是英姿煥發地指揮現場。

「哎呀,寶化,你來得真快啊亡不過我來得更快呢,風祭警部彷佛帶著這樣的炫耀表情舉起一隻手招呼她。「事不宜遲,我們馬上來看看屍體吧。在這邊。」

警部帶著麗子進入書齋。那是間鋪了米黃色地毯,人小約三坪左右的書齋。在靠近房間中央處,一位女性彷佛擺出高舉雙手歡呼的姿勢趴在地上。女性身上穿著印花連身洋裝,以五十二歲的年齡來說,實在太過於花俏。體型神似汽油桶。要是沒有那一條圍在軀體上的白色皮帶,根本無法判別出哪邊才是腰部。燙得卷卷的頭髮被血漿浸濕,看來頭部受到了重擊。

「就如你所看到的,被害人是後腦杓遭到毆打致死。這無疑是一起殺人事件。順帶一提,兇器好像是銅製的獎盃。」

「獎盃嗎?」就麗子所見,屍體身邊並沒有看似獎盃的東西。

「沾有血跡的獎盃,已經在二樓的房間里找到了。那應該就是兇器沒錯。不過這件事放到以後再調查吧——寶生,看到這具屍體時,你沒有察覺到什麼嗎?」

「這個嘛。「麗子用手指扶著裝飾用眼鏡的鏡框說。「被害人的右手……」

「你看被害人的右手,寶生。只有右手的食指沾染著血跡。而且你看手指附近的地毯。怎麼樣?是不是只有那裡沾染了一片不自然的血漬呢?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

「……」不就是死前訊息嗎?警部。

「要是你還不明白的話,我就告訴你吧。這是死前訊息啊,寶生!」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可是警部,正確說來,這是……」

「正確說來,這是死前訊息的遺迹、殘骸,也就是說,已經遭到破壞了。」

「……」我就說嘛——一麗子已經什麼話也懶得講了。

「你看,寶生。屍體旁邊還有一條染血的毛巾對吧?根據我的推測,被害人八成是在奄奄一息之際,竭盡最後的力氣,試圖留下死前訊息。可是不巧的是犯人注意到了這點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