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為了搶走你

1

在家裡睡了三天。(純真的我)

這期間一直躺在床上思考,並做出了決定。三天里,儘管請了假,1-A班卻沒有半個人來探望,真不愧是我,「非領袖人物」的定論自幼稚園後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無所謂了,反正都是裝的。

不過令我意外的是收到了禮瀨前輩的郵件。

——沒事吧?要好好休息:)

沒想到她還會使用表情符號,好奇怪。

御門瑪麗亞沒來倒是理所當然的,可是理世也沒來。說起來倒也像理世的風格(不要被那親切的樣子騙了,她是只貓)所謂貓,就是擺出一副「就是這裡哦」的老實樣兒,其實最擅長背叛人們的期望,我很了解。

第三天傍晚,我正躺在被窩裡想著明天差不多該上學了,忽然聽到老媽叫我說:「有人看探望你了哦。」說感冒是騙人的,事實上,哪兒都好得很的我穿著運動服從二樓房間走下來,出現在「藤林」蔬果店的一樓店門口的是嗣宮前輩。

跟收到禮瀨前輩郵件時一樣驚訝。

「你好,美由桑,身體好些了吧?」

她站在我家店門口,手裡抱著探病的必備品——水果籃,身上還穿著偲心館的制服。我點了點頭,接過嗣宮前輩的水果籃交給老媽。「擺在店裡好了。」老媽說了這麼句不要臉的話。「不行。」我馬上阻止她,帶著嗣宮前輩來到附近的兒童樂園。

「是裝病吧?」

「啊……」

嗣宮前輩有點驚訝,然後微微笑了。

「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學生會的會長嘛。」

「忘了,只記得『做點心的人』,多謝款待了。」

「不客氣。」

嗣宮前輩呵呵笑著,除此而外沒有什麼責備的話。

從我家走到兒童樂園不要三分鐘的路程,貨真價實的後門。一起漫步在小路上,嗣宮前輩嚴肅地說:「和果子,應該讓更多年輕人也接受,卡路里含量比西式點心也低得多。」我們到達兒童樂園,這裡只有滑梯和鞦韆,小而整潔的公園。不知道這裡是不是被捨棄了,看不到玩耍的小孩子,我也沒有在這裡玩耍過的記憶。

「我準備退出了。」

坐在長凳上,我突然說出這句話。

「——退出什麼?」

嗣宮前輩反問道,我一瞬間說不出話來。

「呃、戀愛學習會吧。」

「哦,這樣啊。」

沒怎麼驚訝的樣子,嗣宮前輩理解地點點頭,說「明白了」。

交談乾脆地結束了。根本沒必要把嗣宮前輩叫到公園來,說起來也沒必要給嗣宮前輩事先報告。我們倆沉默著。嗣宮前輩心情愉快地眺望著傍晚天空中的卷積雲。

「前輩,為什麼?」

「??」

「參加了,那個會……?」

雖說實際情況只是個「悠閑會」,但戀愛學習會的風評絕對不好。據我猜測,大概是御門瑪麗亞故意逗著玩,放出那樣的謠言吧。學生會長參加這種聚會自然是個污點。

嗣宮前輩說:

「最初是因為不純的動機呢。」

「哈?」不知不覺陷進去,好難開口。

「不過,現在也還是動機不純。」

「那個……?」

我詫異的表情。

「我呀,就是喜歡看著可愛的女孩子們,開心地吃著和果子的樣子。不如說,超級喜歡。所以,現在待在戀愛學習會,做點心給大家吃——很不純吧?」

解釋是解釋了,但只有一半呢。

「……那、『最初』的不純呢?」

嗣宮前輩扮著鬼臉,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說「坐久了也不舒服呢」,就從長凳上起身,岔開了話題。我們走回家,在店鋪門口分手。最後,嗣宮前輩對我說:「我覺得不退出也挺好的哦。」

「啊……」除此而外,我答不出別的。

2

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我回到了學校。

學校也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接受了我,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上課,然後放學。

我來到四樓的風紀委員會辦公室。不知是猜到我會來,還是說一直都那樣,禮瀨前輩坐在コ字型會議桌旁的椅子上,背對著白板,身後站著兩個二年級生。我從胸口口袋裡拿出鋼筆,放在桌子上。

「我退出。」

「——退出什麼?」

禮瀨前輩反問。我一瞬間說不出話來。

「呃、戀愛學習會,吧。」

「……這樣啊」

「所以,這東西,已經……」

「知道了。」

禮瀨前輩乾脆地回覆了我。我不由想問一句「可以嗎?」

大概是表情暴露了我的想法,禮瀨前輩搖著頭說:「什麼呀,我們有考慮著別的人選,所以不需要擔心。」……其實我也沒有擔心了。禮瀨前輩態度很鎮定,很難想像她就是那個聽了「沒什麼特別的」定時報告後,總是嘎吱嘎吱地咬牙切齒著說「絕對不可能」的人。

這之後,我和禮瀨前輩也沒什麼可說的了,「再見」我轉身準備離開。

「拿去吧。」

禮瀨前輩輕快地將鋼筆推向我。

「臨別禮物哦,你做得很好。」

(……不需要鼓勵……)

但是,這種氣氛下也不好拒絕。我接受了盜拍用的鋼筆型攝影機,插進口袋裡。

再次轉身,向大門走過去。走到門邊,禮瀨前輩嚴肅地說道:

「要記住,我們『擔憂偲心館風紀擾亂之會』 ……」

把風紀委員會改名了。

「絕不承認那個會的存在!」

「禮瀨前輩——」

我問道。

「被御門瑪麗亞前輩討厭了嗎?」

咚——!!禮瀨前輩幾乎要拍壞桌子,飛身跳起來,怒吼著什麼。她吼叫著,然後二年生拉著她。我還是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像個優等生那樣敬個禮,走出到廊下。

欺負禮瀨前輩可真有意思,我朝著「三枝紀念館」走去。

3

膽小鬼的我有一個秘密願望。

如果,

我,把你綁架到了月球。

關進愛的牢獄,

永遠不分開。

……可是,

我放棄了。

(說實話能不能放得了,我也沒有自信)

吱——拉開紀念館的正門。

一步踏進去,換上拖鞋。毫無聲息的走廊。啊啊,明白了,今天也是「無所事事日」啊。既不戀愛也不學習的戀愛學習會的活動,都是看魔女的心情而定,沒有事前通知。但是踏進館內,就隱隱發現——今天誰都不在二樓。

(就算只有魔女在也好啊。)

告知自己要退出,這就是我要乾的事。啪嗒、啪嗒、啪嗒,我悄悄走過一樓走廊,路過樓梯,向著一樓深處走去。想起來這還是第一次走到這邊,因為我對「三枝紀念館」本身沒興趣,所以這也不奇怪,反正是最後一次嘛。

明治時代建築物的觀賞要點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復古的感覺不是也挺好的嗎?我居高臨下地發出適當的感想。

「???」

原本是什麼教室啊?一樓深處的一扇門,打開了一點點。

我穩步走著,靠近裡面。身旁是原教員室,對面就是那個房間。

門看上不像是給很大房間準備的,應該是準備室之類的吧。一些微響聲從裡面透出來,我嚇了一跳,不由挺直背。有人在。響聲是人的聲音,我靜悄悄地靠近。

沒聽說除了原音樂室外,還有在其他教室搞活動呀?至少,我沒有聽過。

門打開了個縫。

湊上去,用一邊眼睛偷窺,可以看見雪白的肌膚。

不是手也不是腿,解開了紐扣的偲心館的白色襯衫,露出了穿著內衣的胸部。

比預想要大的房間里,地上鋪著白色床單,一個脫掉了衣服的女孩子咚地坐下去。全都看得見,細瘦的肩膀,胳膊,還有裡面——雪白肌膚上帶了一絲顏色。正在給她脫衣服的御門瑪麗亞很熟練,被脫的理世也任她擺布,老老實實的。

(……這個……?體檢?)

我的腦子不自覺地想逃避。

「——」

「——、————」

「——……」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