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放學後的使徒 第六章 道立安形高中天使聯盟

「……什麼啊,這是」大場艾莉卡蹙著眉輕聲說道。

星期一放學後。

這個時候,她很煩躁。因為她想起了魔法社團沒有被批准的事。和在別的班級的惠不能公開地共同渡過時間,都是因為那個校長。

面前的告示板上,貼著一張A4大小的海報。艾莉卡就是看著這張海報自言自語地說著。

可愛的天使插圖上,有著這樣的LOGO。

「天使」也會對你低語!

和我們一起,學習有關不可思議的天之使者的事嗎?

A·A·A

(Angelic Association of AGATA High School)

道立安形高中天使聯盟

「三A。……太傻了吧」大場艾莉卡用比較大的聲音,又一次自言自語。這種莫名其妙的社團就可以,我們申請的,正規的社團就不行?

無意間發覺,就在身邊,站著和惠同班的女孩。茶色的頭髮編成三股辮,帶著眼鏡,感覺有點老土的女孩。

有些心煩意亂的艾莉卡,對著那女孩說「這種社團,還真虧它能被批准啊」

「呃,嗯」不知為何那女孩扭扭捏捏地走開了。

反町香織一邊走著,一邊覺得自己做的事,也就是,貼上「道立安形高中天使聯盟」的海報,真的很蠢。

居然會答應那兩個御宅少年,自己真是個沒藥救的好心傻瓜。

最討厭的就是對那兩個御宅族最喜歡的,動畫或者輕SF幻想或特攝節目或陰謀論或世界秘密什麼的完全沒興趣,只是因為擁有相同的奇妙能力就被引為同伴。

那個叫艾莉卡的少女的眼睛。是從沒見過的漂亮的雙瞳。從近處看,就像看到了北歐灰色的森林一般。

和那樣的女孩住在同一屋檐下,再加上已經是在電影院接吻的關係,御廚君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像我這樣非常普通的女孩,就像是路邊的小石子一樣吧。

那個女孩,借著中世紀德國的徒弟制度,用被稱為「漫步」的修行之旅之名留在日本。很久以前看的關於魔女的書上曾寫著那修行的事。如果沒有那個「魔法」的話!

香織思考著。如果沒有魔法的話,那個女孩根本不會來修行。也不會認識御廚君。既不會在電影院接吻,也不會上同一所高中。

要是那樣就好了。

自從獲得了那個不可思議的力量,就奇怪地老是想到艾莉卡。和想到最喜歡的御廚一樣多。但是那是和對御廚君的「喜歡」的感情,完全相反的情緒。

這就是,盛本在公寓里提到的變化嗎?會變得討厭魔法使的「副作用」嗎?但是,香織微微搖了搖頭。我不想討厭惠。

香織搖動著編成三股辮的頭髮,咬緊了牙關。

走進被叫做「學生會館」的擁有食堂和各個社團活動室的建築,要退出這愚蠢的社團的話就是現在了,香織想。

她打開了貼有寫著AAA的海報的灰色的門。

盛本拓哉和佐佐木智和兩眼發光朝她看了一眼,輕輕地打了聲招呼。瘦小的佐佐木,肥胖的盛本,哪一個看上去都不是會受女孩歡迎的男生。

起了頭就無法中止的兩位少年,用許多在書店買的可疑的書把家裡這狹小的房間都填滿了。然後,他們在桌上攤著好幾本書,製作奇怪的叫「教義」的東西。

「……那,那個,讓電腦畫面發光的那個, summa-desiderantes.mds ,是怎麼回事?」智和問拓哉。

「點後面的三個字母是【擴展名】,他用來決定文件的種類或程序的關聯性等。mds,就是【微兆·入口·程序】」

「完全不明白」

「哎呀,怎麼說呢,就是按預定好的順序簡單地執行的東西。程序什麼的不是很複雜的。這樣說吧……就是簡單命令的集合一樣的東西吧」

「用那種東西,就可以賦予那樣的【能力】?」智和說。

「本來,就是標準OS自帶功能的組合。那些功能讓電腦產生那道白光,對我們的腦,舉例來說,自古就被稱為【靈魂所在】的【松果體】產生刺激——大概就是這樣吧?」

「標準OS……。製作這個OS的,就是盛本你爸爸的公司吧?……也就是說」

拓哉露出了像是很滿足的貓一般的笑容。

「不止是我老爸的公司。這個能力,可以說是一個不單是把現存的所有的書,還把已經失傳的書全部電子化的超大規模項目的產物。超多的人,為了獲得這個【力量】而注入了金錢和心血了吧」

「可是,為什麼呢?」

「哈」拓哉用對著傻瓜說話的口氣對智和嘆了口氣。「怎麼還沒明白啊。你以為這世界上只有魔法使和魔法亞人種嗎?和這個有關的,每一個都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啊」

「這樣的話,就可以顛覆整個」

「佐佐木教義主任」拓哉故意打斷智和的話。「別魯莽地用那麼大聲音說這種事啊。可是有一個支配世界的六人的魔法使其中之一在這學校上學啊。——雖然是運動白痴偏差值又低。」【譯註:偏差值,日本人對學生智力,學力的衡量標準】。拓哉說著撇了撇嘴角。

「但是,這個文件的名字……【願望的總和】,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智和低聲說。

「不知道……在網上搜索,也只有完全看不懂的英語頁面顯示著這個詞。但是,這個不是英文。」拓哉說。【譯註:此單詞為片假名,我直接翻譯出來了】

「拉丁語?」香織自言自語似地說。

「是嗎?也許就是這個吧。但是,我可沒有什麼拉丁語詞典哦」

「要不,問問顧問的高野老師吧」

「是啊,就問問那個處男老師吧」拓哉說,「這個先放後面,佐佐木主任這裡呢」拓哉用透明的手咚地敲了下桌子。

「盛本,別為了耍帥而胡亂使用這力量啊——我按照高野老師所說的,調查了一下聖經上的內容。然後就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看看這裡……」

智和打開一本厚重的書,翻給拓哉看。

「搞什麼啊,全都是字啊」拓哉撅著嘴抱怨。

「只看劃線的部分就可以了」

「那還好」拓哉看著用尺划出的筆直的線邊上的文字。【譯註:日本書是豎著排版】

「……從亘古,從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沒有深淵……」拓哉像念經一樣用單調的節奏念著。

「小山未有之先,我已出生……這個【我】到底是什麼」拓哉抬起頭說。

「是智慧啊。好像希伯來語里念【好酷嘛】。所以說,智慧在神創造物質世界之前就已經存在了,【他立高天,我在那裡;他在淵面的周圍畫出圓圈】也就是說,智慧充滿了那裡。然後,在下一頁劃線的地方……」智和指著厚重的聖經翻譯本。

拓哉讀著下一個劃線的地方,然後微微地笑了。「在我門口旁邊等候的,那人便為有福。 因為尋得我的,就尋得生命。也必蒙耶和華的恩惠……智慧建造房屋,鑿成七根柱子……這樣么。原來如此」拓哉微笑著。

「在波斯被稱為【瑣羅亞斯德的七柱】的石柱,在希伯來是智慧所造的七根柱子」智和說。

「那些【柱子】圍起來的魚形領域就是智慧的家么……【在我門口旁邊等候的】,就是魚之口,亞歷山大……這本,雖然沒有基督,是聖經嗎?」拓哉說。

「嗯,是聖經中,舊約聖經的【箴言】。記載猶太傳說的王,大衛之子所羅門王的言行的書。說到魚的話,舊約聖經的創世紀的最初,在上帝說出【要有光】這句名言之前,就已經有海了。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嚯。果然是和魚有關的嗎!」

「說到魚,在基督教被禁的羅馬帝國,似乎是把基督叫做伊庫托斯=魚的」

「真的嗎?」

「嗯,看這個。」智和把放在桌上的一本筆記本給他看。

ΙΧΘΥΣ。筆記上寫著這樣的文字。

「什麼啊這是?」

「希臘文。伊庫托斯。魚的意思。還有……耶穌、基督、神之子、救世主,這幾個詞的希臘文頭字母組成的字」

「嘿。為什麼要用這麼複雜的念法?」拓哉問。

「因為基督教當時受到壓制,所以要畫著魚的標記來祈禱什麼的」

「偽裝基督徒的瑪麗亞菩薩嗎?」

「是,就是啊」

【譯註:日本江戶時代基督教被禁,基督徒假裝放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