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放學後的使徒 第二章 同學

月光是公平的。和九十年前那宇宙臟雪球不同,月光平等地照耀著每一個人。

盛本拓哉站在公寓的曬台上,朝著月亮吞雲吐霧。

真難抽。雖然他偶然地在自動販賣機買了煙,但他其實並不會抽煙。

去年,去國外出差的父親去世以後,匆忙的日子一直持續著。直到二月才終於平靜下來。拓哉自己雖然沒有做什麼,但是親戚和父親單位的人不斷來訪,讓他煩得不行。

拓哉很驚訝自己對父親死後的事務只感到厭煩。

在外資軟體公司任職的父親,收入高但是出國出差多,最近一年間幾乎都沒有怎麼交流過。他只記得除了在長期出差地的印度南部死於恐怖襲擊,這種簡直像是電視劇里才會出現的死法以外,其他都只是一個平凡的人。

父親的遺體也很平凡。用平凡這個詞如果有點奇怪的話,那也可以說是沒有什麼特點的遺體。拓哉看著母親扶著那滿是縫合痕迹的遺體哭喊的時候,簡直就像是看著外人的事一樣。

拓哉把煙蒂放進代替煙灰缸的鋁罐之後,從曬台走進了廚房餐間。

母親今天也不在。說是要回九州的老家也許暫時不會回來。絕對有問題。當得知可以從公司拿到大額的慰問金和足以過上富裕生活的年金以後,母親就變了。

反正,不是去博多的男公關俱樂部,就是去追臉上塗得雪白的演歌歌手了,拓哉想。

因為母親不在家,拓哉的生活比以前更自由了。只可惜因為以前跟蹤十川亞奈被發現,自己被嚴密監視起來,想要偷拍那個黑髮美少女已經變得十分困難了。

拓哉慢吞吞地走向自己的房間。課桌上放著的筆記本電腦的長方形顯示器上微微發出白光。他走進房間的時候,放在床頭的數字鐘正好改變日期。

公元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零時。

「咦?」

連鍾都有「千年蟲」BUG啊,他想道。等他拿起那鍾,才注意到今年是閏年。

而且還是公元二零零零。拓哉想起了電視上的問答節目的內容。明明都說「可以被1000整除的年份不是閏年」,卻還要弄個「能被400整除」的特別的閏年。

那又怎麼樣?拓哉把鍾放到桌子上。

握住滑鼠,一邊動了動滑鼠讓電腦離開睡眠狀態,拓哉一邊微微嘆了口氣。

就算這樣再過兩千年,我的人生也不會有任何變化。還不如說越變越差。拓哉想到。另一方面,那個御廚惠,明明是個好不容易才勉強考上道立高中的笨蛋,卻憑著沒有怎麼努力就獲得的「魔法」這一力量而成為世界級名人,和嚴厲但卻漂亮的魔女和據說被啥暗之王子變成人類的美少女居住在同一屋檐下。

我在這樣發獃的時候,那個傻瓜,說不定正潛入了哪個女孩子的房間,捏著乳頭之類也說不定。

這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拓哉重新思考著。

電腦顯示出了桌面。立刻就看到穿著初中制服的亞奈的偷拍照片。背對著行道樹,對著那個傻瓜微笑的照片。他把這照片作為桌面。多虧了啰嗦母親不在,他可以把這張美麗的照片光明正大地貼了出來。

他打開文件夾,瀏覽著用數碼相機偷拍的照片。每一張照片都是亞奈。認真的亞奈,稍微有點不高興的亞奈,專心的亞奈,嚼著煎蛋的亞奈。開口笑的亞奈。微笑的亞奈。

在讓人血脈沸騰的幻想中,美麗的亞奈來到這個房間,雪白而纖細的手環抱著他的頭。然後,用那櫻色的嘴唇咬著他的耳朵……

幾分鐘後,拓哉洗了手,在冰箱里尋找食物。因為他有點餓了。

有包裝好的菜豆。他打開以後用個小叉子叉著吃。他隨意地穿過起居室。無意間發現自己已經站在父母的卧室之前。

心中突然想起去世了的父親的臉。

卧室的側面有個大約三個榻榻米大小的空間,放著桌子和電腦。那都是父親的東西。他想起父親偶爾回日本的時候,也一直坐在那裡收發郵件的。

嗶。乏味的啟動音在空蕩蕩的卧室中想起。似乎是電源打開了。

MiegasDoors的3D標誌在不斷旋轉。雖然是父親公司所推出的電腦操作系統,但BUG又多,沒用的功能倒不少。

沒有壁紙,一片漆黑的桌面。

拓哉打開我的文檔。沒有像是黃色寫真一類的東西。只有些莫名其妙的英文資料。全英文的報告里,還附有幾張像是亞洲或者什麼地方的遺迹的照片。

雖然細節上有點差別,但每張都是地面上豎著柱狀石碑的照片。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拓哉自言自語道。明明是在外資的微兆公司做系統解析工程師,現在卻在遺迹調查中死於恐怖襲擊。

拓哉開始從頭打開文件。出現了幾張快照。每一張都是以白色驅動車為中心幾個男女談笑的照片。

只有矮小的父親看上去不合時宜。特別是和那腿很長的亞洲系美女一起拍的照片,落差太大看上去簡直有些滑稽。

父親和這些人一起被殺了。

拓哉思考著。事件發生後立刻有個叫「印度人民解放軍」的組織在網上發表聲明對此事件負責,但隨後就音信全無。由於隨調查隊同行的魔女也死於襲擊之中,印度政府受到世界魔法管理機構的強烈抗議後開始著手調查,但仍然沒有犯人的線索。

父親公司支付的大額慰問金和年金等等,或許是公司,不,或許是一個更大的、國家級別的陰謀也說不定。喜歡推理雜誌的拓哉也曾這樣想過。

嘭。

突然,一個傻傻的聲音停留在房間之中。

「怎麼了?」

畫面上打開了一個小小的下載窗口。並要求輸入ID和密碼。似乎是點到了文件夾中的快捷方式。

拓哉若無其事地把滑鼠移到ID欄上,按了下左鍵。出現了九位數的下拉菜單。大概這就是父親的職員ID吧。

密碼呢?

拓哉思索著。思索著記憶中父親死前的一點一滴。大概,機會只有三次。普通的驗證系統的話,超過三次輸入錯誤就會鎖死了。和某家收費色情網站一樣。

拓哉輸入了父親的出生年月中的月和日的四位數。不對。ID和密碼不符。出現了這樣的信息。

還有兩次。

拓哉用食指撐著充滿肉的下巴,撅著嘴。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

說起來製作電腦操作系統的公司的系統密碼就不可能是四位數。

拓哉看著七十公分寬的小桌子四周。父親畢竟不可能會把密碼寫在方便貼上貼起來。

生日不用說,也不會把自己的名字當作密碼吧,這是最基本的安全常識。

拓哉突然想起把母親的名字。他用羅馬字輸入看看。六個字。不對。

好安靜。昏暗的卧室中,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想起。

「……takuya……」拓哉再次嘗試。(譯註:takuya即日文的拓哉)

密碼輸入窗口消失。切換為像是系統菜單的畫面。

「……呼」

拓哉微微嘆了口氣。他的嘴扭曲成「へ」型。那是他從小時起就有的,悲傷時的表情。

道立安形高中,開學典禮當天早上。

穿著嶄新制服的御廚惠和大場艾莉卡一起,走在通向高中的人行道上。

每一步都好沉重。因為腦子裡全都是一件事。

就像這樣走路的時候,也有人在偷拍吧。惠不由得垂下視線。只看到一起走著的艾莉卡的白色襪子和黑色靴子交錯。

「別老掛在心上啦。」穿著公立高中制服的艾莉卡給他打氣。

「但是……到現在還……而且,也不用非要今天報道……」惠摸著自己的臉頰說道。他的左臉上有個紅紅的掌印。

「也沒有那麼顯眼了吧」艾莉卡說。

「是嗎?」

「嗯」艾莉卡回答。「不過從旁邊看的話還是會有點在意的吧?」

「哎……」惠用手按了按左臉。還是有點刺痛。惠隨著疼痛,想起了今天早上的事。

稍微把時間推前一下。

早上,御廚典子和平時一樣第一個起床,開始為家人準備早餐。

不久之後亞奈起來,「我來幫忙吧,今天是惠的開學儀式」

「謝謝,拜託你了呢。不過遠程教育課程的開學儀式是另一天,真是可惜呢。」典子說。

實在無法適應「學校」這個東西的亞奈說了不想上高中以後,就讓她不去上學而是接受惠的高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