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王立圖書館十字軍 第六章 救星

「泰蕾亞姐姐!」

老六泰爾普西可拉喊住了在前面飛行的,活下來的姐妹中最年長的老四泰蕾亞。

「怎麼了?」泰蕾亞轉過身。

泰爾普西可拉一邊扶正黑色的方框眼鏡,一邊湊近泰蕾亞的耳朵。

「梅爾坡美奈姐姐又不見了。」

「又不見了啊……真是個笨手笨腳的傢伙。」

「不對!她是有意落在後面!不會錯的。她就是攻擊港口的那群壞人的手下」

「你說夠了吧。我說了別再說那種話了。」泰蕾亞煩躁地打斷了妹妹的話。

「不,我必須說。再這樣下去這個世界就會落入敵人的手中。人類的智慧財產會發生什麼意外也無所謂嗎?……梅爾坡美奈姐姐是叛徒。是她將敵人引入港口,現在也正在向敵人通報持有萬能鑰匙的泰蕾亞姐姐的位置!」

「那樣的話,你說怎麼辦?」

「所以說——現在應該將計就計。首先,請把萬能鑰匙交給我。」

「給你?」

「是的。背叛的梅爾坡美奈姐姐和敵人,都一定會認為活下來的人中最年長的姐姐會拿著萬能鑰匙!如果交給我的話就可以防止鑰匙落入敵人手中!」

「你是說讓我去做誘餌嗎?」泰蕾亞歪起嘴角諷刺地說。

泰爾普西可拉沒有說話,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

「……」泰蕾亞看著面前的妹妹。這孩子,雖然是個死板的傢伙,卻是那種說做就一定會做完的人。

「給。藏好了。」

泰蕾亞迅速地把鑰匙交給了泰爾普西可拉。

泰爾普西可拉把鑰匙舉了起來,端詳著。

「你在做什麼啊。還不快點收好。」

「嗯……交給我吧。我泰爾普西可拉,即使拼上性命也會保護好這把鑰匙。」泰爾普西可拉把鑰匙收進裙子的口袋中。

烏拉尼亞的眼睛快要轉暈了。

突然間看到吉田兼好(譯註:南北朝時期日本歌人)佇足在草庵前。西拉諾·德·貝爾熱拉克(譯註:法國17世紀科幻小說先驅)在她前面架著劍。腳邊,阿基米德(譯註:真的需要譯註嗎?)正在地上畫著圖。為了避開他,結果誤入浴室,差點撞上拿槍口對著自己的海明威(譯註:這個也不需要吧)。

只要將視線稍一固定,就會看見古今中外的作者們的執筆用人格和他們的時代背景像無數正片重疊在一起。

「別東張西望!腦袋會爆炸的!」走在前面的姐姐艾拉多喊道。

「好、好像已經爆炸了」烏蘭尼亞一邊從紫式部(譯註:日本平安時代女性作家,和歌作家,源氏物語的作者)和清少納言(譯註:日本平安時代著名女歌人,作家。另、紫式部與清少納言為同時代作家,兩人不相識,但紫式部對清少納言頗有微詞)之間穿過一邊大聲說道。

「把鑰匙拿出來看看。」艾拉多一邊在就像玩具箱傾倒一空後的混亂不堪的地面上前進,一邊對妹妹說道。

「是」烏拉尼亞從圍裙口袋中拿出銀色的鑰匙,舉到面前察看。鑰匙沒有發光。她左右晃動了一下。

「這邊,艾拉多姐姐。」

「哦」

兩人改變了前進方向。立刻,那個方向上,剛建成的帕特農神廟(譯註:歌頌雅典戰勝波斯侵略而建造的供奉雅典娜的神殿,現僅存殘跡)漸漸變得半透明最終消失不見,可以看到一所房子。十九世紀美國東海岸很一般的喬治亞風格的木造建築。

「是這裡……肯定的。你也這麼覺得吧。」艾拉多低聲對旁邊的妹妹說道。

「嗯,我也這麼認為。」烏拉尼亞用力點了點頭。

「敲下門試試」

艾拉多站到門口,敲了下門。

沒有回應。

艾拉多又敲了一次門。有輕微的聲響。但是沒有人應門。艾拉多再一次用力地敲了敲門。

門的後面傳來腳步聲。

兩位詩神等待著。

嘰。門從內側慢慢地打開了。

「有什麼事嗎?」門後的男人只露出半張臉,很警惕地問道。

烏拉尼亞閱讀了那位作者的標籤。

「霍華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先生(譯註:美國著名恐怖小說家。和AB齊名)?」先讀完標籤的姐姐艾拉多對著那男人瘦長的臉說道。

「是我……。什麼事?」被叫做霍華德的男子,略微皺了皺眉頭說到。

「總之能讓我們進去嗎?有很重要的事。」艾拉多說到。

「可是……裡面很亂。而且這裡、那個……不太想讓女性進去。」

「現在沒有功夫管那些了。這是這個世界全體的危機!」烏拉尼亞抬頭看著那瘦長男人的瘦長的臉訴說道。

「……進來。」那個男人不太情願地打開門,讓兩姐妹進來。兩人走進屋子中昏暗的起座間。霍華德將腰靠在沙發上,雙手抱著胳膊,煩躁地將手指動來動去。

艾拉多對那個男人說明了至今為止發生的事情。

「——所以,托爾金先生告訴我們來這裡。」艾拉多說完了。

「我不認識叫托爾金的作家」霍華德聳了聳肩。

「是嗎?」艾拉多說道。

「好好看一下標籤吧,司書君。我是一九三七年去世的。那個人是我死之後的作家。」

「啊……」烏拉尼亞喊了起來。因為掌管著這個世界的記錄的母親把情報送來了。

面前的作家說的沒錯。作家托爾金的成名作【荷比人的冒險】的出版時間,正是霍華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去世的那一年,一九三七年。

「我們執筆用人格,只知道實際人物所掌握的情報。雖然能認出和在普羅維登斯(譯註:美國羅得島!州的首府,洛夫克拉夫特故鄉。)的學院大街上的這個家重疊在一起的古希臘帕特農神廟,但是在自己去世那年成名的作家就不知道了。」洛夫克拉夫特說道。

「對不起。」艾拉多很少見地鄭重道歉。

「沒必要道歉。畢竟,是事實嘛……那,那鑰匙能讓我看看嗎?」

「好的。」烏拉尼亞拿出鑰匙,交給了瘦長臉的作家。

洛夫克拉夫特用細長的手指將鑰匙舉到眼前。

「好像在哪裡見過這鑰匙……」

「真的嗎?」艾拉多追問。

「嗯……哪裡呢……你們的姐姐讓你們來這裡,也許就在這家裡……啊!」

突然,洛夫克拉夫特站了起來,穿過起座間,咚咚咚地衝上樓梯。兩位姐妹也趕緊跟上。

他站在二樓一件房間之前,轉動黃銅製的門把。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把鑰匙……」洛夫克拉夫特走進像是書齋的充滿霉味的房間,站在角落裡木製帶門的書架之前。

書架門上的鑰匙孔。

洛夫克拉夫特將小小的銀色鑰匙慢慢插進那小孔裡面。

「……正合適……居然有鑰匙能打開這個書架……」洛夫克拉夫特輕聲說道。「打開了哦」

「嗯」姐妹倆同時點了點頭。

嘰的一聲,木門發出小小的聲音後打開了。

「……只放了普通的古書……」艾拉多不禁說道。

「你是這麼想的嗎?司書君?——看一下書名。」

「哎?」

艾拉多和烏拉尼亞看著書架上的書。

「……【伊波恩之書】……【食屍教典儀】【無名祭祀書】……【蠕蟲之秘密】……【納科特抄本】……【多基安之書】……當然,還有【死靈之書】……原來如此。」

「什麼原來如此啊?艾拉多姐姐。」

「還不明白嗎?烏拉尼亞。讀一下這本書的標籤。」艾拉多說道。

烏拉尼亞將手放在胸口閉上眼睛。

「咦……?……這本書不存在?」烏拉尼亞睜開大眼睛,吃驚地說。

「沒錯。這是擺放【虛構的書籍】(譯註:以上書全部出自克蘇魯神話,而克蘇魯神話正是洛夫克拉夫特所創造的。)的書架哦」洛夫克拉夫特聳了聳肩。「但是,為什麼會把鑰匙託付給你們呢?」他彎著腰看著書架說道。

兩姐妹互相看了看。原以為會放著什麼重要的東西,現在卻有種落空的感覺。

「哦?」突然,洛夫克拉夫特喊了起來。

洛夫克拉夫特從書架的角落裡拿出一本書。是本皮革裝幀的薄書。

「從沒見過這樣的書……。好像是阿拉伯語,你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