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王立圖書館十字軍 第四章 離家出走

「就在這裡降落了!」艾拉多喊道。

「哎?」

「我的踏台,已經撐不住了。」

「是。」被艾拉多抱著的烏拉尼亞回答道。

兩位詩神在填滿大地的書架群的盡頭前急速下降。

「把那最後的防火牆關上。」艾拉多說道

烏拉尼亞邁著短小的步子拚命跑向為了保護書籍而建造的灰暗的巨大牆壁。

「啊!」突然她用小手捂住嘴巴停了下來。

「怎、怎麼了啊?烏拉尼亞」艾拉多轉過身來。

「薩福大人還在法洛斯燈塔上。」

烏拉尼亞說道。

「薩福?你是說那個勒斯博島的女詩人?」

「嗯、那些騎士也許會對她做些很過份的事……」烏拉尼亞想起了姐姐們。

「沒事的。應該沒有壞人可以破壞執筆用人格的。而且,就算有什麼萬一,只要還有薩福的作品或關聯書籍,執筆用人格就可以復原!」艾拉多斷言。「現在我們應該先把那扇門關上。」

「是!」

兩位詩神跑進牆壁上敞開的長方形出口,轉過身開始關門上閂。

咯咯咯咯。灰暗的牆壁發出低響。烏拉尼亞張著嘴巴看向天空。牆壁頂端,無數根荊棘開始伸向天空。

咕。傳來了像是硬物刺穿柔軟之物的聲音。

「達到天蓋了。」艾拉多開口說道。「現在從空中也無法入侵了……。好了,咱們要往居留地跑了。」

「艾拉多姐姐」

「什麼?」

「其他的姐姐們沒事吧?」烏拉尼亞說著,抬起頭看著艾拉多。

「不會有事的!你也看到了牆被封閉了吧。大概,是泰蕾亞姐姐在指揮吧。只要沒有萬能鑰匙,他們應該是進不到這最深部的。——好了,走吧。」

「是」

兩人將目光轉向書架群盡頭的執筆用人格居留地。沐浴於午後和黃昏之間的陽光下,各種建築物看上去都是灰色的輪廓。黃色的石板路一直通向雜亂無章的西班牙風格的街道。

「說起來,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啊。」艾拉多輕聲說道。「總之,先往裡走吧。」

「是」

烏拉尼亞在石板路上不停腳地走著。

「喂」艾拉多喊住妹妹。

「什麼?」

「……別動」

艾拉多把手放在烏拉尼亞的肩上,檢查她的頭髮。

「怎麼了?」

「你的頭髮上,粘著這個。」

艾拉多取下了似乎是綁在烏拉尼亞頭髮上的金屬片。

「……鑰匙」艾拉多輕聲說道。

「哎?」烏拉尼亞轉過身,凝視著姐姐手上的小小鑰匙。

「什麼鑰匙呢……啊!」

烏拉尼亞兩隻手捂著嘴巴看著姐姐。艾拉多應該也注意到那鑰匙的意義了。她低下頭看著烏拉尼亞,用力點了點頭。

「是大姐。她用力抱緊你的時候弄上去的。」

「嗯。唉……」烏拉尼亞的大眼睛裡已經充滿了淚光。

「不許哭,走吧」艾拉多簡短地說

「是」

「大姐把這鑰匙交給我們,還特意叮囑我們來居留地。也就是說,這裡有這把鑰匙能開的門。」

「是」

「也有可能是個箱子。」

烏拉尼亞用力點了點頭。

「還是你拿著吧。」艾拉多說著馬上把鑰匙塞進烏拉尼亞淡粉色圍裙的口袋裡。

「哎哎哎哎—」

烏拉尼亞叫了起來。

「別叫了,快走。」

艾拉多邁開大步走在石板路上。

烏拉尼亞急忙追上姐姐一起走。

在兩位詩神走向古今東西各類建築混雜的街道之前,書架世界與現實世界唯一的接點港口,身穿銀色鎧甲的騎士們整齊地排列著。

他們面前,是身穿藍色鎧甲,四隻手拿著狼牙棒,被稱為堂古雷特的騎士和這個集團的指導者,白色鎧甲的波多萬。

「波多萬大人,鎮壓港口已經完成。但是,逃走的五位詩神已經將港口以內的所有防火牆都關閉了。可以認為她們中的一人持有萬能鑰匙。」堂古雷特報告。

「沒關係。已經準備好對策了。總之,先派出傳令兵,將鎮壓港口完成傳達給【亞歷山大】」

「是」

波多萬將視線轉向隊伍對面的灰暗的書架群。從牆的頂端直到構成這個世界天空的天蓋,無數根荊棘伸展在其間。因此,雖然說夜晚的降臨已經中止,但現在比他們剛抵達時更加昏暗。撒播著稀疏星星的天空覆蓋著整個世界。

「我將接管這裡全部的書架,將它們化作古代王國圖書館的一部分!」波多萬右手握拳伸向昏暗的天空。

在他前面排列的士兵無言地將劍架在身前。鎧甲與劍碰撞的聲音響徹港口。

「堂古雷特,五小時內要接管書架群。」

「波多萬大人。」

「什麼。」

「請恕我直言,萬能鑰匙還……」

波多萬突然快速靠近堂古雷特,大劍的尖端滑入了頭與頭盔的縫隙之間。劍尖和和鎧甲摩擦著發出吱吱聲。

「波多萬大人—」堂古雷特的聲音帶著恐懼。」

「我說沒關係就沒關係,堂古雷特。讓全軍前進。……萬能鑰匙不用管它也會自動落入我的手中。」

「是。」堂古雷特轉過身,開始對士兵們發布命令。

銀色的騎士們開始向山脈般綿延的書架群進軍。

姐妹中的老四泰蕾亞,站在踏台上在書架之間低空穿行。

人類所留下的數量如此龐大的書物在她兩旁如風般流逝。書架頂部伸出的荊棘直刺天蓋。

「……就算夜晚沒有降臨,也真夠黑的。」泰蕾亞扶正圓眼鏡,輕聲自言自語。

確實,書架的下層就像黑暗的夜晚一樣。

除了從殺戮中存活下來的侍者們忠實地整理著羊皮紙的卷物時偶爾發出黃銅色的光之外,幾乎可以說是一片漆黑。

「呼……受不了啊」

泰蕾亞深深地嘆了口氣。一次就失去了三位姐姐,也許還有一個妹妹。

「泰蕾亞姐姐!」上方書架之間的黑暗中傳來聲音。

泰蕾亞抬起頭。

淡紫色的空中有一個踏台形的輪廓降了下來。

「什麼啊,這不是泰爾普西可拉嗎?」

「不該是『什麼』吧,泰蕾亞姐姐。」老六泰爾普西可拉抗議似地說。

「從一百二十八區到兩百五十六區的防火牆都關上了。壞人絕對無法入侵!」泰爾普西可拉用力說道。

「就算那樣……」泰蕾亞回答。

「姐姐怎麼可以這麼怯懦!敵人還沒有拿到萬能鑰匙吧?那就不用擔心!」泰爾普西可拉舉起了手,「只要堅持住就會有援軍來的!」

泰蕾亞看著帶著方形眼鏡套著白色臂章的妹妹。

輕率的傢伙。泰蕾亞想道。敵人可是坐船從港口堂堂正正地攻來,還對大姐說是受【亞歷山大】之命而來。

也就是說,不會有援軍。還不如說,那些壞人是本應幫助我們的人派來的。

「說起來,泰蕾亞姐姐。」

「什麼?」

「梅爾坡美奈姐姐去哪裡了呢?」

泰蕾亞在書架造成的陰影中四處張望。面前的書架存放的是羅馬帝國中期的書,圓形書卷一束束伸了出來,看上去就像漂浮在黑暗中一樣。

「剛才好像還跟在後面的……去哪裡了呢。難道,給他們」

「所以說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應該還不能侵入這個區域。」

「你到底想說什麼。」

「……在港口時她也不見了一段時間。還記得嗎?在那之後烏拉尼亞就發現了可疑的船隻……」

泰蕾亞皺起了眉頭。

「別吞吞吐吐的。泰爾普西可拉,你是說,梅爾坡美奈,她是、叛徒……你是想說這個嗎?」

泰爾普西可拉放小了聲音。

「她是內奸。姐姐。本來,那種破壞性的壞人能堂堂正正地靠岸就很可疑不是嗎?」

「不,那是——」泰蕾亞本來想反對,半途中卻突然沉默了下來,向斜上方揚了揚下巴。

「梅爾坡美奈追上來了……。總之,泰爾普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