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王立圖書館十字軍 第三章 戴草帽的家庭教師

班主任第二次來御廚家家訪。

這次不是為了亞奈,而是為了惠的事來和典子商談。

「先從結果來說。從模擬考試的成績來看——」

御廚所居住的東海道安形市有一所道立高中(道,日本地方行政區劃)。雖說兩站遠的地方有所女子學校,更遠的地方有所有名的私立升學學校,但是惠的學校里,九成的學生都會考入這所道立高中。

「考不上道立安形高中,是這樣嗎?」典子說道。

「當然,不是說絕對考不上,但是看起來是相當有難度的。」班主任眉間布滿皺紋。

「必須要努力了呢,惠。」

典子嘆了口氣,對心不在焉地坐在身旁的兒子說道。他的國語和數學,居然比剛開始上學的亞奈還要差。

「嗯」惠默默地點了點頭。

「那個……」老師抬起頭。

「什麼」典子回答。

「不在三方面談時討論,而硬要登門拜訪是因為那個……」

「什麼?」

班主任開始說明。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身為日本首位、世界最年輕的「法師」,又將之前的「伊拉克戰爭」控制在最小程度,傳聞將會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如果真的獲獎似乎也會成為最年輕的得獎者)的御廚惠,如果沒能考上高中的話,對日本來說,對東海道還有安形市教育局來說,想必也是非常困擾的事吧。

於是道教育局在這種情況下,準備將惠作為在體育或文化活動方面有專長的學生——「特招生」,讓他升入道立安形高中。

班主任就在道教育局的命令下,親自登門來確認他們的意願。

「請恕我拒絕。」典子馬上回答。

「啊?」老師睜大眼睛看著她。

「這樣多浪費啊」

班主任走後一直一言不發的象山說道。

「但是,那樣對惠沒有好處。」典子冷冷地說。

艾莉卡雙手托著腮聽著他們夫妻說話。因為之前叔叔自作主張上了本地台的電視節目,所以現在對話都有點生硬,艾莉卡想。

但是,惠那傢伙,怎麼這麼笨啊。艾莉卡撥開劉海,看著坐在斜前方的少年。

連那種公立高中也考不上。體育也不行。

和母親酷似的纖細下巴,大大的眼鏡。——不行了。

笨蛋也好運動白痴也好,召喚反物質龍差點破壞世界,在聯合國演講失言引發戰爭再用「我將停止地球自轉」來恐嚇世界的魔法使也罷,我也……。

「我來做惠的家庭教師吧。」

艾莉卡的嘴不受控制地那樣說道。艾莉卡自己也嚇了一跳。

「就像就任法師時那樣——」

「不行啊。又會想以前那樣、在房間里接吻的說。」亞奈打斷艾莉卡的話。

「什—」艾莉卡一下子語塞了。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湧上臉頰。

「你在說什麼啊!!」

「本來就是嘛。」亞奈嘟起嘴來。

阿姨和叔叔在看著呢。艾莉卡可以感到所借住的這個家庭的夫妻的視線。亞奈說的話也有她的道理。

艾莉卡有點焦急。或者說有點害羞。會不會讓他們以為我是要找借口光明正大地和惠兩人獨處吧。

「要不請個家庭教師?」艾莉卡似乎在掩飾。

「家庭教師是什麼?」亞奈說道。

「對你來說就像阿姨那樣,在家裡教你學習的人。」艾莉卡回答。

「但是很貴的吧?比如說——」典子說了一家電視廣告中的家庭教師派遣公司的名字。

象山默默聽著家人的交談。

說道家庭教師,那就是女大學生了吧。

說道女大學生,那不就是活蹦亂跳又充滿彈性嗎。

【叔叔真下流。】

象山的腦海里出現了將把亞奈從人工生命體變成人類的暗之王子召喚到這個世界的科學家柿崎憐子,穿著使她看上去很年輕的迷你裙扭腰的樣子。

象山對認真煩惱著不成器的兒子的升學問題的父親隨便打了個招呼,摸了摸鬍子。

反正只是在想著女大學生之類的事吧。典子斜著眼看著老公,肯定地想。

「有個合適的人選!」

突然,艾莉卡大聲喊道。

大場艾莉卡坐著掃把在天上飛。

黑色的短靴和白色襪子。黑色的中褲,綉著銀絲的黑上衣、黑色短斗篷。頭髮上帶著她喜歡的銀質辣椒造型髮飾。

對她這個年紀的魔女來說,幾乎是在空中飛行的正裝。

連坐在掃帚柄尖端的使魔猴子蒙吉,也在脖子下帶著個黑色領結。

艾莉卡以自己能在魔法學比(輕國獨家,BS盜轉)日本遙遙領先的德國的魔法學院中畢業而感到自豪。所以為了不讓對方小看而穿成這樣。

她沿著太平洋海岸向東京飛去。東京的目黑區有著和京都並稱的日本魔法最高學府。

有事要找那裡的人。雖然可以坐電車去,但是好久沒進行長距離飛行了,於是就變得特別想飛去。從『伊拉克戰爭』發布『主動介入命令』時在空中滿滿巡邏了三天以後就沒好好飛過了。

艾莉卡將飛行速度下降到每小時兩百千米左右,開始慢慢下降。

秋天的大海上可以看到一艘遊艇的風帆。她拿起掃帚柄尖端坐著的蒙吉背著的魔女用GPS,開始確認方位。

從逗子灣起將掃帚柄轉向東北方向。

下方工廠煙囪開始多了起來。艾利卡避開煙霧,進一步降低高度。

飛到橫濱上空以後,碰到飛行中的魔女或魔法使的次數也多了起來。

艾莉卡立刻注意到,和幾個月之前比起來。「不使用掃帚飛行」的人,明顯多了起來。背上插著鷲的羽毛飛行的人,帶著子彈形狀頭盔飛行的人,穿著藍T恤帶著紅斗篷這樣華麗服裝飛行的人,拿著不知道哪裡來的綠色提燈飛行的人,實在是變化多端。

確實現在是一九九九年,和中世紀的黑暗時代不同。艾莉卡一邊對和她打招呼的魔法夥伴們揮著手,一邊思考著。正如「魔法飛行只需要相信自己」(摘自面向初級者的魔法規則一書)所說,掃帚最多不過是帶來氣氛的類似裝飾品一樣的東西。能使自己情緒高漲的話,除了掃帚以外,使用鎚子,竹蜻蜓,衝浪板一類道具都是可以的。

但是,我要永遠用掃帚飛行。為了那些沒有魔力卻被拷問,最後送上火刑架的無數無名女性,我一定要用掃帚飛行。艾莉卡在魔法學院的魔法史課程後,曾這樣發誓。

這樣想著,艾利卡不知不覺間已經飛過品川站了。

她沿著鐵路將方向轉向目黑站。這裡的建築遠遠比她所住的東海道的地方都市要密集得多。

她看著地圖使用了「標記魔法」。從她的指尖飛出無數小小的箭頭。箭頭不斷合體,在離她幾千米遠的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黃色【↓】標記。在那裡嗎。

從上空俯視的話,簡直就像是在都市中有一片森林一般。

那是目的地【日本魔法大學】的校園。

艾莉卡在老舊的主樓正上方盤旋著減速、降落在草木繁盛的校園之中。蒙吉也靈巧地跳到草地上。

因為是星期六,校園裡的學生也是稀稀拉拉的。穿著似乎是制服的黑色套裝的幾個學生們,一邊看著艾莉卡一邊交談。

艾莉卡對掃帚使用了「賦予生命魔法」,讓它在樹蔭下站著等候。掃把軟綿綿地向她點了點頭,站到了銀杏樹下。

蒙吉從草地上爬到她的背上,然後攀在可以說是它的固定座位的右肩上。

艾莉卡抬頭看著日本魔法大學的主樓。記得是在三十年代左右,作為海軍大學而建造的陰沉又老舊的鋼筋混凝土四層建築。

總之先進主樓,打聽目標在哪裡吧。

一進入主樓就看到寫著「教務處」的房間。艾莉卡推開裝著磨花玻璃的門走了進去。

正好有一位中年女性事務員在,艾莉卡就向她打聽。

那個研究所就在主樓後面的飛行競技場對面。

艾莉卡向她道謝,走過主樓的走廊,從後門走了出去。

白楊林蔭道。樹之間有兩座鐵塔。說是競技場,所以也有粗糙的木質觀覽席排在一起。對面是紅磚造的像是教會的二層小樓。距離大約幾十米遠。

艾莉卡打算在這裡散步,於是就在廣闊的校園中閑庭信步走了起來。初秋的空氣讓人神清氣爽。

和德國的魔法學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