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彩虹之銜尾蛇 第一章 大器晚成的魔法使

台版 轉自 Gemini☆Saga@輕之國度

自己一定是被誰捉弄了。

御廚惠雙手環抱著枕頭,心裡如此想著。

他擁有與母親相似的纖細下巴、窄鼻樑,以及如孩子般的大眼睛。儘管稱得上五官端正,卻是一名讓人覺得平凡的少年。

惠從竣工已有數十年之久的木造兩層樓自家客廳醒來。

雖說二樓有惠自己專屬的房間,但他現在卻是處於被趕出來的狀態。

目前睡在那個房間的,是一位擁有艷麗黑髮的少女。

少女身著兩年前少年所穿的淡藍色睡衣。就寢前本來衣著整齊,但不知為何,到了早上少女的睡衣長褲總是會自動褪下。

那位少女也跟惠一樣抱著枕頭,她那與稚嫩臉龐不相稱的豐滿胸部正壓在枕頭上。

至於在對面的房間,則睡著另一位淡金色頭髮的女孩。她那圓亮的灰色眸子現在正緊閉著。起床後一定會戴上的辣椒造型髮飾則擱在書桌上。房間的角落,還有一張附有木格子的嬰兒床,上頭躺了只小猴子。

也就是說,這棟房子的二樓已經被兩位少女所佔據了。

惠躺在明亮的客廳床上發愣,腦中千頭萬緒地思索著。

從窗帘縫隙中窺見的天空近乎白色,當行駛在遠方國道上的大型卡車所製造出的尖銳輪胎磨擦聲暫時中斷時,佇留在附近電線杆上麻雀們的高聲鳴叫便會傳入他耳中。

天已經亮了。惠用棉被蓋住半個頭,抱住枕頭的雙手也加重了力道。

枕頭被他睡著時流出的口水給沾濕了——惠一向有張嘴睡覺的壞習慣。

除了張嘴睡覺外,惠不會游泳,是個標準的運動白痴,成績排名也是從倒數起算比較快。他剛升上中學三年級,直到最近才被發現擁有魔法使的才能,結果,一個月後竟然就要就任「法師」了——

法師。

怎麼想都是與自己有著天壤之別的存在,一點實際的感覺都沒有。

舉個例子吧,假如班上的級任導師突然宣布:「御廚同學變成日本首相了。各位同學,以後要跟御廚同學說話,請用『陳情』的方式。」——然而,擔任法師卻比上述的事還要更難以想像。

惠試著整理出關於「法師」自己所理解的知識。

在為數十幾億人的魔法使中,立於最高峰位置的五名偉大魔法使。他們除了身為所有魔法使的指導者外,有時還必須負責仲裁的工作。

法師的名額原本是六人,但自從一九九七年負責亞太地區的「法師王」去世後,就一直空著一個位置。

但上述也不過是空泛的知識罷了。

就跟「※一一九二年鎌倉幕府開府」一樣。(譯註:「一一九二」日文音同「好國家」,這是日本學生用來背誦歷史年代的順口溜。)

實際就任法師,跟理解表面上的知識完全是兩碼子事。

繼承法師王的位置後,自己就要變成第六位法師了。

惠還是覺得宛如作夢般缺乏現實感。

這時,他聽見啪噠啪噠的腳步聲。

有人正赤著腳在走廊上前進。

惠迅速坐起身,同時,客廳的門也打開了,亞奈走了進來。

從她那水藍色的睡衣底下,露出兩條白嫩的大腿。惠的母親典子說,亞奈好像很討厭睡衣長褲,每次到早上都會自己脫下來。

亞奈揉著惺忪的睡眼,走近惠所躺的床墊旁。她的烏黑長發柔順地垂到背部中央。

「亞、亞奈。」惠發出抗議般的提醒聲。

「呼——」

亞奈則是像空氣泄漏般吐了一口氣後,掀開惠床墊上的棉被,躺在他身旁。接著,她又揪住惠的睡衣背部,喜孜孜地將兩人的身體拉近。

「拜託不要啦。」惠低聲說道。

「唔……喏。」

對此毫不在意的長髮少女,像是渴求親吻般對惠嘟起了嘴。

亞奈的嘴唇是淡粉紅色的。就如同小嬰兒想要喝奶一樣縮緊、向前突出。

她閉上雙眼,臉上浮現出安心的表情。

在此之前,這位少女一直是以身高十五公分的人工生命體身分漂浮在玻璃瓶中。雖然跟一個月以後惠就要就任法師這件事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但亞奈能變成人類這點還是令惠感到難以置信。

或許自己真的被誰給騙了也說不定。

惠望著亞奈美麗的臉龐如此心想。

「嗯——」亞奈又發出了催促的聲音。

惠看了一眼客廳的門、豎起耳朵——還是只聽得見麻雀跟卡車的聲音。

他又東張西望地環顧四周。

接著,惠便像漫畫里所畫的章魚一樣,噘起嘴貼近亞奈的臉。

唇與唇相碰了。一種柔軟的觸感讓惠的下半身酥麻起來。

突然,亞奈用雙手環住惠的脖子,用力將他拉向自己。

「嗚咕……咕唔。」

惠無法呼吸了。他把手放在亞奈的肩膀上,想把對方推開。但亞奈細而白皙的手臂卻使用了出人意料的力氣,她用力緊抱惠的頭部,讓他動彈不得。

「亞……亞奈……!」惠滿臉通紅地手腳胡亂揮舞。

「嗯——」但亞奈卻只發出舒服的嘆息聲。

「惠,你在做什麼!」

惠的母親典子衝進客廳。眼前鋪在客廳地板的棉被上,她那獨生子正與半裸的少女緊緊擁吻,目睹這見不得人的光景,典子不禁大吼。

「唔——唔……噗噗噗噗。」

惠跟母親四目相交後,便像被對手以絞技纏住的弱小摔角手一樣,砰砰砰敲著亞奈纖細的背部。看見兒子滿臉通紅與其動作,典子終於理解事情的真相。她慌忙蹲下身子、將雙手伸入亞奈的腋下,使勁想把亞奈的身體拖離惠。

然而亞奈纏住惠的力道卻意外地強大,所以典子把兩個人都同時舉了起來。

「老公——」典子只好朝正關在客廳附近「實驗室」里的丈夫求援。

看起來極其平凡的木造兩層樓御廚家,唯一與普通住宅不同之處,就是這間「實驗室」了。但話說回來,這個房間也只是把原本六個與八個榻榻米的地板拿掉、鋪上水泥,並放了一個被稱為「反應爐」的鉛制箱子而已。

除了反應爐外,實驗室還有張上頭雜亂擺著燒瓶與燒杯等器具的實驗桌,剩下就是書架與書桌而已。

「唔嗯。」

這位就是城鎮里唯一的公認鍊金術師——御廚象山。打一大清早,象山便坐在書桌前,欣賞「周刊風說」這本周刊雜誌里的裸體寫真女星。

說實話,這胸部真的太詭異了。

象山臉上露出近似憤慨的表情;這種碩大的乳房只能以「無禮」來形容了吧。真是的,令他忍不住悲從中來。

他碰地一聲闔上周刊雜誌。

接著,象山突然想起自己所製造的那隻人工生命體。不,更正確地說,是那個偶然被封閉在人工生命體體內的太古女神魂魄,現在更進一步存活於人類身體中的那名少女。

那是個跟自己兒子年紀相仿的白皙少女,少女的外貌就與象山中學時代懷抱淡淡傾慕之情的女同學「牧子」很相似……除了胸部的大小以外。

用魔法把人工生命體變成人類的「闇之王子」,該不會單純只是喜歡大胸部而已吧?

象山邊思索這些事邊撫弄著下巴的鬍鬚。從旁人眼中看來,他或許真的很像個埋首於研究的科學家。

這時,他聽見妻子的呼喚聲了。

「喔,啥事?」

從不敢對妻子說不的象山,一邊踱步一邊向聲音的來源——客廳走去。

他咻地朝客廳中探出一顆頭,妻子似乎正努力將纏在兒子身上的亞奈拖走。而惠卻不知為何,滿臉通紅同時手舞足蹈。

「……你們這些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啊?」

象山一邊喃喃念著,一邊環住亞奈的纖腰,一口氣抱了起來。

「啊——」亞奈無法負荷惠的體重,終於鬆開了手。

「噗哇——」摔在棉被上的惠用力喘出一口氣。

「惠……」

象山感覺到,自己手中抱著的亞奈還發出口齒不清的嬌嗔。

「亞奈,你先出去吧。」典子把想再度抱住惠的亞奈推出了客廳。

「嗯唔?」

這時,跟亞奈一起離開客廳、來到走廊上的象山,突然感覺背後有什麼刺刺的東西不斷邁視而來,他不由得轉過頭去。

在走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