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暗之王子 第三章 媚葯

艾莉卡變了。

不,其實她對惠的父母親態度並沒有改變,而是對惠的態度變了。

她幾乎無時無刻不對他怒目相視。就算他主動開口,她也總是撇開目光愛理不理。

典子馬上把惠叫近身邊,小聲地問道:「你們練習時發生了什麼事嗎?」

「媽,我完全沒有印象啊。」惠回答。

他找不著任何可能的理由。難道艾莉卡愛上了自己——這位少年還沒有那麼敏銳,可以推理出如此近似天方夜譚的答案。

星期一。艾莉卡對惠的態度十分冷漠。雖說如果惠先開口的話,對方依然會有反應,但視線卻絕對不放在惠的身上。練習途中,第一次叫出「獅鷲」時的融洽氣氛也消失了,兩人就好像剛認識時那般冷淡。

在學校上課亦然,當惠察覺出對方的目光而轉過頭時,往往會發現艾莉卡正瞪著自己。就連掃除時間,以及體育課,艾莉卡充滿憤怒的目光也牢牢盯著惠、片刻不離。

星期二。午休時間,在學校中庭的長凳上。

由於對方的奇怪態度,惠忍不住對一如往常坐在自己身旁吃便當的艾莉卡詢問道:

「呃……艾莉卡……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沒、沒有。」艾莉卡似乎有些慌亂。

「你的煎蛋掉了喔。」

「啊,唉呀,好可惜……練習很順利,你沒犯什麼錯呀。」

「你的香腸也掉啰。」

「啊,嗯。」結果艾莉卡轉頭看著與地上香腸完全不同的方向。她表現出若無其事繼續吃便當的態度,但依然有許多食物從她的筷子上一一滑落。

「呃,如果我有什麼不對之處,你就直接告訴我吧,我會努力改進的。」惠以認真的語氣說道。

「就說了,不是你的錯嘛!笨蛋。」艾莉卡吼著。不過,跟以前亂髮脾氣的艾莉卡不同,這回她馬上在後頭補了句小小聲的「對不起」。

惠盯著對方的側面,果然有哪裡不對勁。難道她感冒了?因為她的臉頰上還冒出略帶粉紅色的熱氣呢。

「你發燒了?」

「沒有啦!」

「可是,你的樣子好奇怪。」

「我說了,我沒事!」

「……對不起,額頭借我一下。」惠單手壓著自己的額頭,另一手則去碰艾莉卡的額頭,以便比較溫度。

「你、你在做什麼!」艾莉卡的反應十分激烈。她砰地站起身,一口氣向後退了五公尺。連原本放在膝上的便當盒也撒落在校園中庭的地面。

「對不起……我只是順手。」

「順手就可以隨便摸別人嗎!我沒發燒啦!」惠聽了愈發擔心,眼前艾莉卡的臉色就像是發高燒到四十度、已經開始低聲呻吟的人一樣紅潤。

「你真的沒事嗎?」

「沒事!」說完後,艾莉卡便快步走回教室了。

惠一邊幫艾莉卡把翻倒的便當收拾好,一邊思索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跟御廚同學最近怎麼了嗎?」艾莉卡最要好的朋友由利原愛關心道。

「沒什麼。」大場艾莉卡回答。

愛心想:那最近你為何總是深情款款地盯著御廚同學呢?不過,這話她不敢說出口,因為她非常清楚對方的性格。

「喂,御廚,你該不會晚上夜襲過大場了吧?」南康司發出大嗓門問道。此時智和也在現場,聽了卻不知為何低下頭。

「夜襲?」惠感到很疑惑。

「你不懂喔?……夜襲……就是趁女人晚上睡覺時,偷偷跑到她床上跟她做愛啊。你們都同居半年了,這方面也該覺醒了吧!」

「我、我才沒做那種事哩!啊,南!你的背後!」惠叫道。

「好痛!」一隻拖把直接朝康司迎面打來。

原來是艾莉卡手持拖把柄直挺挺地站在那。

「什麼夜襲啦!你這大笨蛋!」

「大場!你在搞什麼鬼!粗暴的女人!」康司不甘示弱地吼著。

「誰叫你要亂講話!笨蛋!」艾莉卡把拖把一扔,大跨步離開教室。曲都光正靜悄悄地站在走廊上觀看。艾莉卡擺著一張臭臉,完全無視這位少年便直接離去了。

「呸呸——御廚,我看你以後一定會得『妻管嚴』。」南用佐佐木借他的手帕用力擦著臉。

艾莉卡回到御廚家。她經過一家之主御廚象山的實驗室門口,發出「咚咚咚」的用力踏步聲,直接上了二樓。

「連腳步聲都這麼蠻橫的小姐還真不多見啊。」象山自言自語道。

艾莉卡穿著制服躺在床上。

她閉上眼睛。

深夜中,以水幻化成的少女們,腳步整齊劃一地爬上坡道。

咚、咚、咚。艾莉卡非常焦慮,對方的數量簡直是沒完沒了,魔法也失效了!「你趕快和我媽媽一起先逃!」惠以慢動作橫越過艾莉卡的視野。「你趕快和我媽媽一起先逃!」惠擋在艾莉卡前面張開雙手。艾莉卡心想,你到底打算怎麼樣呀笨蛋!你明明連魔法都不太會用呢!「你趕快和我媽媽一起先逃,我拚了命也要保護你!」——現實生活中的惠並沒說過這句話,但在艾莉卡幻想出的記憶中,每一次都是如此。

我會拚命保護你!放心吧,我跟其他男人不一樣。

真的?真的嗎?沒錯,我跟只會對女生動歪腦筋的傢伙不同,跟只想利用女生的傢伙也不同,艾莉卡,我是為了保護你才誕生於這個世界上的。惠對艾莉卡如此說道。

但下一秒鐘,他馬上變得好可愛,臉上露出宛若孩童般純真的笑容。怎麼會有這麼燦爛的笑容呢!他跟德國魔法學院那些裝模作樣、心胸狹隘的年長男生根本是天壤之別。

你趕快和我媽媽一起先逃……「艾莉卡,吃晚飯啰。」

咦?「艾莉卡,吃晚飯啰。」在房門的另一頭,有個聲音這麼喊著。

艾莉卡心想:好希望自己消失不見喔。惠一定覺得我是個高傲、粗暴的女生。跟他同桌吃飯簡直如坐針氈,他正在吃包心菜卷呢。跟他對望了一眼,好丟臉呀。像我這種女生,還是早點從他面前消失不見好了!

蒙吉已經察覺出主人身上發生的奇怪變化了,至於第一個搞懂其中奧妙的人(雖說它是猴子),也是蒙吉。

那不就是早春時母猴身上所發生的改變嗎?蒙古如此推斷。照理說人類應該不會有這種周期才對,為什麼主人到了現在才會突然愛上那位少年呢?

「你、你在幹嘛啊!蒙古?」

由於蒙吉大為光火,於是便順手將少年手上的包心菜卷搶了過來。

「蒙古!還給人家啦!」結果搞得艾莉卡也生氣了。

「不,不用了,沒關係。」惠答道。

因為它已經把包心菜卷塞進頰袋中了。

艾莉卡卧倒在床上。

只要她一閉上雙眼,惠以慢動作奔跑的身影就會出現眼前。你趕快和我媽媽一起先逃!……他威風凜凜地站在艾莉卡面前阻擋怪物。

艾莉卡睜開雙眼,影像總算停止了,還是想點別的吧。

在半夢半醒中,艾莉卡這回來到一個昏暗的房間。地面鋪著紅色的厚地毯,有張大桌子,空氣中還充滿了書本發出的霉味。房間牆壁上畫著中世紀的圖畫——在違反透視法的高塔上,有個男人仰望天空。空中則有另一個男人正往下墜落,男人身旁還有許多醜陋的惡魔環繞著。

「這是我輩先驅——魔術師(Magus)※賽門自塔上墜落之圖。隨後『中世紀黑暗時代』便登場了。由於這段歷史的影響,我輩摘取魔法果實的日子等於往後順延整整兩千年,不知走了多少回頭路。」(譯註:SimonMagus,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中登場的人物,據說能在空中飛翔,並能行許多奇能異事。)

位於房間深處的男人說道。突然,這傢伙噗咻地噴出蒸氣,原來是蒸氣人呀。艾莉卡的臉色大變——我根本不希望想起你的事!

「……於是我輩便遭受歷史長年的禁錮。而我輩的真實姿態,也被基督教的那些僧侶們隱藏在裝飾華麗的長袍底下了。」

「我才不管你說什麼,你只是個冒牌貨!充其量就是只用蒸氣驅動的機械人偶罷了!」艾莉卡向對方吼著。

一瞬間,艾莉卡又置身於另一個全白的房間里。她眼前有張鋪著潔白床單的床。某種不快的感覺從她心底浮起,床邊有張小桌子,桌上有顆東西,似乎是橢圓形的小石子。

艾莉卡伸手去拿。小小石頭上雕刻有圖案,那是公雞與母雞交配的模樣。

「透過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