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魔法使之徒 第三章 勇往直前

正月六日,一個晴朗的早晨。在電車裡,乘客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光景。一位身披雙排扣短風衣的三十歲左右、體格相當不錯的男人,正對著旁邊睡著的半老男人的禿頭說話。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會交代編輯人員在三月號刊載更正啟事的。」干宏平這麼說道。

而他說話的對象,其實並不是什麼半老的男人,更不是什麼禿頭。

那是一個中年女性——一個身上穿著漿得過頭而硬邦邦的喪服,手裡抱著一隻小狗的肥胖中年婦人。她低垂著頭輕撫著小狗,雖然看不到臉,不過臉上好像泛著笑意。這個中年婦女,頭上戴著凸起的帽子,就像半老男人因為禿頭所戴的那種尖尖的帽子。

「這可不行,因為你還是會繼續寫呀。你就是這樣,你是在找死嗎?昨天是口口銀行的不當融資,今天是○○教的靈感商法,明天是△△市的高爾夫場建設貪污。幹嘛呀——全都是些危險話題。你就這麼想被消滅是嗎?」中年婦女說道。

「當然不是,我還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呀!不過……如果我消失掉的話,你可以拿到多少呢?要不要談個交易?」

「哈哈哈……你真是頭殼壞了。魔女用魔法做的事情,一樣要受一般法律規制的。如果我親手殺了你,一樣要被判殺人罪的。」

「那……一天到晚跟蹤別人,這就不算犯罪嗎?」

「當然不算,因為跟蹤人的這個我又不是實體。真正的我現在正一邊躺在客廳看電視,而且還一邊吃著爆米花呢!而我本體的意識,也沒有一絲一毫關於你面容的印象,對你來說根本就像機器人一樣。我呢,只不過是藏身在這個中年男人禿頭裡的影子,而你呢,有絕對的自由選擇不要理睬我……如果你還有任何不滿,那就去找經過了一百年,都還無法對應魔法時代的日本刑法理論吧!」

「……算你厲害!」

和魔女爭辯只是自找沒趣。

干宏平好像已經聽夠了,試岡不再理會這個抱著小狗的中年婦女。

但還是行不通。

我己經有五天沒有充足的睡眠了。

狹窄的公寓天花板上,那個女人老是在那裡。她倒黏在天花板似的坐在那邊,開始編織起東西來。所以還不如起床還比較舒服點,至少不會覺得平衡感非常怪異。

他下了電車,到車站裡的小攤上,買了熱咖啡和餅乾。

「你應該吃點更有營養的東西才對。蔬菜攝取得太少了吧?」等他察覺時,店員卻變成了抱著小狗的中年婦女。

「多謝關心!」

宏平用像要嘔吐般的感覺說出這句話,然後經過轉車口,往地下鐵的樓梯走下去。

而與他錯身而過的路人,一個一個都變成那個女人。

地下鐵車站的牆壁上,貼著大幅穿比基尼裝的女子海報。

「怎麼樣?身材不錯吧!」只有臉部變成中年女人的臉,而小狗則在背景的海邊上趴睡著。

「你是會把衣服穿撐的那種類型喔!」宏平說著。

他在某個地下鐵車站下了車。突然感覺到一股尿意,沒辦法,他只好走進車站內的廁所,裡面有一位瘦瘦的中年男子,宏平走到小便用的廁所,解下拉鏈。

「請慢用——」旁邊的便器,突然伸出了一個女人的頭來;而隔一個便器的那位中年男人,卻什麼都沒察覺到,因為他是看不見這些的。

「喔——」女人看向乾的股間說道。

「你搞清楚地點好不好,混蛋!」宏平不由地怒吼著。旁邊的中年男人嚇了一跳,他一臉茫然地看著干,彷彿很迷惑,來廁所小解幹嘛要發這麼大脾氣?

「啊,對不起。我不是在對你說的,請不要誤會。」干宏平很親切地說道,然後走去洗洗手,不過他隱約可以感覺到背後中年男子怪異的眼光。

「我是在生我老二的氣啦,它實在是太過精力旺盛了。」宏平邊說邊笑著,走了出去。

真是年輕啊……中年男人一邊看著廁所出口,一邊洗著手說道。

雖然才一月初,卻宛如春天般溫暖。干非常悠閑地走在街上,走著走著……他對那個像影子般緊跟著他——手裡抱著小狗的魔女,實在有些無法忍受了。他心想,也不能這樣一直走下去啊!

再這樣下去,恐怕真要發瘋了。一定得想想辦法,如果她可以幫上一點忙,那就好了……

這家店就位在小巷弄里。

他走下樓梯,來到位於地下室的這間店,正要伸手去開桃花心木的大門時,突然看見貼在水泥牆上、一張常見到的女人海報。

在「須藤夏生四重奏NEWYEARLIVEJ的字句上面,她吹著低音薩克斯風的模樣,以黑白照片呈現在那裡。

「喂——音樂鑒賞,是嗎?」從牆壁里,突然竄出一個中年婦女的上半身這麼說道。

「是啊!即使被魔女所詛咒,我內心的調劑還是非常重要的。」干回答著。

干宏平進到一個微暗的店裡。離現場演唱的時間還早,於是他坐在吧台前。

「呵呵呵,您想喝點什麼呢?客人。我們有不錯的木精喔!」

瘦削的酒保竟然變成了一個中年婦人的模樣。

「我要四朵玫瑰的威士忌,不要加任何東西。」

「你是在暗示像我這種附帶的東西,也是不需要的,是嗎?」魔女幻影這麼說道。

乾沒有回答,只是點起了一根香煙。

當他喝完第三杯的時候,店裡已經擠滿了人。

而店內也終於變淂比較暗了。在狹小的舞台上,鼓、道具、鋼琴、貝斯都擺上去了。

從舞台旁的門,走出來三個樂團的人。讓人覺得訝異的是,他們全都是人造人。圓形粉紅色的傢伙是鼓手,高佻呈淡綠色的傢伙是貝斯手,而又矮又瘦的藍色傢伙,則是鋼琴手。他們分別各自就定位。

貝斯手搶先彈奏出節奏輕快的音樂,而鼓手也很快地跟上這快節奏的樂曲,鋼琴則開始彈奏合弦。

「須藤夏生!」不知從哪裡傳來這樣的叫聲。

在這清一色男性客人的店裡,歡呼聲開始此起彼落。

接著她出現了——她身穿一襲無袖黑色短裙洋裝,脖子上掛著一串超大的銀色念珠,頭髮是褪過色的長髮。亮一麗粉紅色的口紅,和她小麥色的肌膚格外相襯。干宏平暗自想著,她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這個女人手上抱著低音薩克斯風,她用穿著黑色短靴的長腿,打著節拍。店裡有好幾名男性已經吹起了口哨。

她開始吹奏起來。這是一首對喜歡爵士音樂的干來說,相當熟悉的輕快曲目「唐娜˙李(DonnaLee)」。她將主題作反覆的二重奏,然後轉變為即興演奏,她的技巧變得更進步了。

干對在吧台那邊傻笑的魔女完全置之不理,入神地聆聽著他所喜歡的演奏。

在舞台上的她演奏完一首曲子之後,立刻繼續吹奏起下一首曲子。而這也是干非常耳熟能詳的「菜鳥組曲(YARDBIRDSUITE)」,還有「任心翱翔(heardisfree)」。

她的額頭上已經泛起一層薄薄的汗珠。從迷你裙下伸出來略略張開的長腿,以及手裡抱著薩克斯風的模樣,讓她顯得格外性感。

在連續演奏了三首偉大的查理﹒派克(CharlesParker)的曲子之後,須藤夏生鞠了一個躬,掃視了一下店裡。這時她的目光和坐在吧台前的干宏平對上,而且停留了數秒。「……接下來,我所要演奏的是我原創的藍調,曲名是……我剛才改變心意了,我要演奏的是『娘娘腔傢伙們的藍調』。」夏生說話的聲音非常冰冷。

然後她開始吹奏起風格與眾不同的曲子來。如果和剛才那些正統的比波普爵士樂(Bebop)

比較起來,簡直是天壞地別的差異。基本上變成就是一個會讓人聯想到艾瑞克˙杜菲(EricDolphy)的演奏。她所吹奏出來的薩克斯風音色,簡直就像尾巴著了火的驢子般,十分激動地飛跑跳動著。其中充斥著旋轉扭動、高潮起伏以及波濤洶湧……鼓手咚咚咚地回應著,貝斯也蹦砰蹦砰地唱和著。而夏生高亢的音色,就搭乘在這些樂音的上面,像一個沒有繩索操縱的玩偶盡情地舞動。

然後,到了最後的部分,她則是朝吧台,也就是朝干宏平的方向,藉由薩克斯風的音色,做出向杜菲請安而模仿了「馬嘶鳴」的模樣,店裡頓時笑聲四起。

「薩克斯風的演奏和諷刺人的功夫,果然都進步了……」干邊苦笑,邊把玻璃杯里的酒一飲而盡。

後台位於店裡面一個小小的房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