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半神和自動書記人偶」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優伶

那天從早上開始就是黑暗中參雜著白雲一樣的陰天。

伴隨著太陽西斜雨水打在地上、雷聲轟鳴,向著連窗戶的鐵架子都在震動一樣的壞天氣展開了。

「變冷了呢。」

說道初秋的話,本來還算是溫暖的最近的氣溫。因為一下子變天的緣故,我和誦讀聖書的修女站了起來,開始準備從春天起就沒再使用了的暖爐。

我的視線落在剛開始讀的書上,然後移向旁邊的房間。

有著簾帳的床。嵌在金框中繪有神話諸神的畫。古式的梳妝台。這些全都延伸著深深的影子。營造出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氛圍。

「吶……」

想著沉默著也很可怕,於是向修女搭話了可是卻被雷鳴給掩蓋過去。是像要撕裂大地一般的巨大音量。我穿著的絲綢長袍下的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海軍藍質地上綉著金色刺繡的長袍有著與神之子相符的莊嚴但是卻不太適合我。

頭上戴著的日月相擁的頭環也是、這個房間也是、一切都是……。

我從坐著的椅子上起身靠近修女的一側。

「不要緊的喏拉克絲大人。本來這一帶就多發雷擊所以這個理想鄉的周邊已經設置好了避雷針。而且……就算萬一擊中了的話對拉克絲大人也沒有任何影響的唄。到四天之後的引導之日為止您貴體一定安康。」

伴隨著溫柔微笑的言語我只是置以苦笑。因為這對我來說是既不算好話也不算壞話的安慰。

「失禮了。」

從房間外傳來別的修女的聲音。應該是負責理想鄉的運營管理和警備的人。

「有什麼事么,里斯本」

「這場雨導致附近河水泛濫。通向港邊的橋成了無法通過的狀況……」

「儲備的糧食多到越過冬季也沒問題的程度。應該沒有任何問題的吧。」

「不是,不是糧食的問題。因為無法過橋而無意中到此的旅人向我們理想鄉求救了。能否允許在雨停之前停留在此……不能讓迷路的人隨便進來所以前來徵求同意。可以允許訪問么……旅人……」

前來報告的修女的眼中閃爍著歡喜的光輝,我好像察覺到了什麼。

「是和我相同的『半神』么。」

說出口後我的心臟像是痛起來一般高鳴。恐怕是同時寄予了喜悅和悲傷吧。

「因為還未選定所以可能無法判斷……身姿和戰爭女神加涅特斯皮亞非常相似。和聖書之中描繪的一樣。」

「……雨天也不太吉利,在這種日子到訪的人物不是『半神』而是人類的話?我認為應該雨停之後就立刻勸其回到外面才是。」

雖然我的聲音可能有些倔強。但是,我認為為了旅人應該做力所能及的事。

修女二人彼此看了看對方。

「……不論怎樣,先將那位請進來吧。因為雨水都快凍僵了吧。」

「我,我也想見見那位。」

「梳妝打扮了之後再去會面喏。還請拉克絲大人放輕鬆一些。」

說著修女們把我扔在房間慌慌張張地出去了。即使用力推拴住的門也紋絲不動。

「吶,開門啊。有人在么?」

走廊上聽不見人的聲音。我無奈地嘆息著。沒有辦法地通過窗戶窺視著外面。雖然通過格子無法看到全景但是能夠俯視到大門前的景象。

「啊。」

我的眼中映照出連雨具都沒有拿站在外面的旅人的身影。我所在的房間距離地面有相當的距離,視線應該不會被察覺於是無所顧忌地盯視著,然而她卻快速地轉向這邊注視了過來。

「……」

我像是停止了呼吸一般。雖然自己的視線被察覺也很恐怖但是比起這個,即便從遠處看去也知曉了那個旅人的美麗宛若神明一般。

那便是我,拉克絲‧希比拉和薇爾莉特‧伊芙加登的邂逅。

這座孤島懷抱著不可思議的東西。被大海所包圍與大陸所隔離的島的名字叫做修拜利耶。島民只有百人的程度。島上保持著自然的恩惠,除了渡船以外和外界毫無接觸。修拜利耶的特色便是島上到處都是瀑布和池塘。

然後在這之中也是最大的是島的中部深山中位於山頂的大瀑布。最大落下距離約有百米,要是掉進瀑潭沒人能夠再浮起來。就是在這樣的水和綠島修拜利耶之中,綻放著和大瀑布不同異彩的還有一樣。

不整齊的石塊堆積在一起製成的異形要塞。沒有均一性的尖塔、據說基於這東洋和西洋都難以表述的建築美術製造的東西是一個狂人突然創作出來的。實際上,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誰都不知道。直到數十年前還是就這樣荒廢著的迷之建築物。

某一天突然把島上一部分山收購下來的集團住進去同時,島上住著的島民開始將其稱作「教團之家」,而要塞中的人將其稱作「理想鄉」。

被委託去引導誤入此地旅人的修女‧里斯本在理想鄉入口處寬闊相通的玄關目不轉睛地眺望著。外面沒有風雨的樣子。眺望著散亂地披著頭髮的女性旅人的身影。因雨水潤濕而發出光澤的金髮。複雜的髮結講述著她頭髮本來的長度。戴著黑手套的手上拿著沉甸甸的旅行包。脫下的海軍藍夾克下面是雪白色的連衣裙禮服。衣物因為濕透緊貼身體的樣子就算是同性也不知視線該放在何處。

是一位有著憂鬱眼神的麗人。被雨水淋濕的樣子宛若妖精般將清雅和艷麗重合在一起。但是有哪裡散發著異樣的氛圍。雖然是虛幻般的外表,卻讓人感覺有著深不可測的內部的強大。

「要麻煩您了。」

雖然女子的聲音絕不算大,但是在安靜的地方比平常更清麗地響徹著。

里斯本將女子帶到招待來客使用的房間里。兩人隔著大理石的桌子在長椅上坐下。大概是季節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建築物是石造的,房間里的空氣冷颼颼的。

「我是擔任『理想鄉』管理運營的一員,名為里斯本。我們理想鄉一同,向誤入此地的您表示歡迎。」

外眼角有些皺紋的里斯本,和這裡的人們全部都頭戴白色頭巾身著黑色長袍。是世界上無論哪裡都可以見到的修女的打扮。

只是,理想鄉的修女服上在胸口處綉著被大劍所穿刺的蛇的紋章。

「初次見面,我是薇爾莉特‧伊芙加登。此次承蒙厚意感激不盡。等到橋能夠通過了,立刻就會告辭。」

薇爾莉特說著冰冷話語的同時,明顯膚色已經變青了。

里斯本體貼地往暖爐里添了下柴火。

「非常感謝。請問可以把包也烘乾么。」

比起自己的衣服更加優先大概是裡面裝有非常重要的東西吧。薇爾莉特打開包用衣服擦乾手後將包了幾層的一本書取了出來。仔細看的話放在裡面的是書本形狀的小物品。裡面放著有信紙。薇爾莉特舒了一口氣。

「是非常重要的信么?」

里斯本如此問道後,薇爾莉特緩緩道來。她是自動書記人偶,因為接到來自這個島上的委託前來,現在工作已經完成了。

從委託人那裡也接受了派送代筆書信的委託,接下來和郵差匯合後把信紙交給對方就可以了但是突然下起了大雨,如是說道。

「是郵便會社的人呢。無論什麼樣的人都是我們理想鄉的同伴。請吧,雖然把包烘乾也可以但是你的身體不暖和起來的話。」

將準備好的白毛巾搭在頭髮上後,薇爾莉特看上去像是帶上白色面紗的新娘一樣。將用來替換的修女服換上身之後薇爾莉特終於成了能夠詳細對話的狀態。里斯本笑容滿面地再次打開話匣。

「難得能夠認識,我也說說我們的事吧。我們理想鄉是信仰世界上神話涉及到的所有神的團體。」

外面的雨勢像是增大了,聽到了遠處的雷鳴聲。

「理想鄉的主要活動目的是將世界神話更加普及和信仰,並且最為致力的是對『半神』的保護。薇爾莉特小姐知道半神的事情么?」

薇爾莉特無言地搖了搖頭。一瞬間,像是要將房間給撕裂般的閃電將房間填滿白光又馬上消失了。雖然里斯本為了提高音量端正了姿勢,但是面前的自動書記人偶像是在看什麼難得一見的東西般看向窗外讓人無法開口。從側臉看去眼瞳閃爍著光芒。咳咳,咳了下後視線又回到了里斯本這邊。

「所謂半神是指在神和人類之間誕生的孩子。聖書上記載有有名的半神傳說。神和人相戀也是常有的事情……請看這邊。」

里斯本將放在桌上的又大又古老的書翻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