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9種

DuangDuangDuang。【原文ティウンティウンティウン,遊戲洛克人裡面的效果音】

「又死了……」

我手中的(二十六年前的)大人氣便攜遊戲機上,玩家操作的人形機器人的機體向四面八方爆裂開來,剩餘的機體數量又減少了一台。

「感覺有點太難了啊,這個」

我正在玩的這個動作遊戲,有一關的難度跟其他關比起來特別的高,總是在這裡讓我傷透腦筋和手筋。

這一關出現的敵人的數量雖然並不多,但是在路上的陷阱地帶,會有像美味棒一樣的很粗的鐳射光線從左右兩側氣勢驚人地衝過來,要是碰到的話立刻就會死。

結果,在這裡屍骨成堆。

「果然只能用時間停止了嗎……但是,要是在這裡用了的話,打BOSS的時候就會死了……」

實際上,可以哼著小曲輕鬆通過這個陷阱地帶的方法是有的,那就是使用可以讓時間停止的特殊武器,暫停鐳射光線的發射。

可是,一旦使用這個武器,在能量耗盡之前會一直讓時間停止,讓人困惱的是,這也是這一關的BOSS的弱點。

而且這個BOSS強得很正常。動作很快,還像螞蚱一樣跳躍,飛行道具還能搜索玩家的方向來改變軌道,而且BOSS的房間本身有各種斷坡,簡直想說饒了我吧。

這一關途中有立死陷阱,而能夠輕鬆地迴避這個陷阱的特殊武器卻是BOSS的弱點,顧了頭就顧不了尾。到底是哪個混蛋設計成這樣的啊。

DuangDuangDuang,就這樣畫面中的自機又毫不留情的爆炸四散了

「為什麼這麼難的東西豆君可以哼著小曲輕鬆通過啊……」

我的友人遠藤豆玩遊戲的水平比我要高上幾個等級,據他說我似乎沒有玩遊戲的才能。連玩個遊戲都要才能,真是能讓人感覺到世間的艱辛。

妹妹沙耶醬對小時候的遊戲基本都很擅長,而哥哥豆君則是玩帶電源的遊戲特別厲害。真是可怕,遠藤兄妹。

但是,人類是會成長的生物。

就算是我也不例外。

自古以來,這種動作遊戲就有靠不停的死來記住這一最為確實的攻略法。我也差不多要記住鐳射光線出現的位置和時機了。

下一次一定要成功。

嘶—,哈—,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從關卡的最初開始。

然後來到了之前說的陷阱地帶的附近。

保持著平常心,然後跳下豎井。

一邊在空中移動方向,一邊考慮著選擇能夠避開鐳射的最佳位置。但是這不能只考慮當前的畫面,還必須要考慮提前預測接下來的畫面。

就這樣可以說是奇蹟般順利地通過了陷阱地帶。

問題是最後的難關。

因為到現在為止的下落速度都很快,所以才能勉強在鐳射到達之前進到下一個畫面,但是在落地之後有一個畫面無論如何必須用自己的腳逃跑。

而且鐳射的速度要比自機的移動速度壓倒性的快,根據落地的位置,有可能會被鐳射追上立刻死亡。我在這裡好幾次大意失荊州了。

這次怎麼樣呢。

「好的……好的……能行!」

最近幾次少有的到達了完美的位置,我要以毫釐之間的優勢獲勝了。

而且還保留著時間停止的特殊武器,終於要對BOSS報一箭之仇了——

「喂,九!」

「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Duang DuangDuang

因為背後突然傳來的聲音手滑了,畫面中的機器人被鐳射的波濤所吞沒而蒸發了。GameOver的文字顯示了出來,宣告著我的敗北。

「怎麼了,九,不能因為是暑假就整天玩遊戲啊。」

回頭一看,父親也不管別人是否方便,一臉無辜的笑容。

「明,明明就差一點了……」

「嗯?哦,你在玩GAMEBOY啊。是你爸我年輕的時候買的呢,現在還能用啊」

沒錯,這個二十六年前發售的便攜遊戲機是父親的私有物。然後身為兒子的我就將它繼承了下來。父子兩代都能玩真是好厲害啊。

就算如此,要告訴父親的事情還是必須要說。

「我說啊,我不是說了好多次了嗎。雖然不說要你敲門,也不要一邊大叫著進來啊,父子之間也是應該講禮貌的吧」

雖然現在已經都被知道了,在我還在偷偷的畫漫畫的時候,父親一點預告都沒有就進到房間里來對心臟實在是不好。

雖然我是沒有,這個年紀的男高中生的話說不定會在自己的房間里偷偷讀H的書吧,是因為父親對這種微妙的事情不夠在意么。

雖然我是沒有H書就是了。

就說我沒有了。

「……晚上好,我是鹿田洋。最近兒子對我很冷淡。」

「你在跟誰說話啊!別自顧自的消沉起來啊!」

父親蹲到牆角,跟看不見的存在開始了通信。

「本來以前的時候九會開心的跑到爸爸這裡來的……」

「那是幾萬光年之前的事情了……」

「光年不是時間單位是距離單位哦」

「我知道啊!只是說錯了!」

光年這個詞,意外的語感很好一不小心就用了。

我剛說完借口,父親就霍地站起來張開了雙手。

「是反抗期么……不過包容兒子也是父親的度量啊。來吧,九」

「才不是反抗期啊就算是反抗期作為兒子我覺得你要有包容這個的度量還不如能不讓媽媽回娘家比較有用啊」

「你還真用一口氣不停這麼長的台詞往你老爹心頭的傷口撒鹽啊」

不要用你那滿是肌肉的巨大身體垂頭喪氣啊。

「話說,店裡怎麼了啊」

「關了過來的」

「哈?可是,這才5點啊?當然小孩子不會來了,偶爾會有大人在回家的路上繞到店裡來的啊」

「嗯,雖然是這樣。不過今天要不然出去吃吧」

出去吃。

對於這個好久沒有聽到的詞語,要說我沒感到心情激動那是騙人的。可是在這之前我先產生了疑問。應該我家的財政情況已經十分勉強了為什麼還要做這麼奢侈的事呢。

「為什麼啊,今天是什麼紀念日么?」

「……因為,明明老爸我都努力看店了,九都和螢醬一起開心的吃了粗點心配飯了……然而你卻給馬上就要餓死的父親吃沒有味道的黃油吐司……」

白天的事情之後本來是想要給父親做午飯的,結果偏偏那時冰箱裡面處於毀滅狀態。雖然有蔬菜可是沒麵條了。電飯鍋裡面也沒有飯了。剩下的只有保質期過了一天的六片裝麵包的最後一片。就算抹上黃油,熱量大概連300卡路里都沒有,跟欣欣杯差不多的水平。

因為是和父親輪流做飯,像這樣相互不知道冰箱裡面有什麼的情況經常發生。要說太不重視管理的話,也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我想著晚飯就吃得豪華一點吧。你也偶爾想出去吃吧。」

「……想去」

說實話,我感覺自己做的飯並不是非常好吃。母親以前說過「沒有比不用做飯更好吃的飯了—」還真是真理啊。

「那就這麼決定了。六點出發,在這之前準備好。」

說完這句話,父親就像來我屋子一樣突然地出去了。

不過,出去吃飯啊。

我隱藏不住自己雀躍的心情。

到了差不多六點,我坐在自家車子上的副駕駛席上。

雖說是自己家的車子,不過就是個輕型卡車,是從爺爺的時代就在用的老車了。父親有時開著它去進粗點心的貨。

「哈啊,好久沒有出去吃過了啊。話說爸爸,要去哪裡啊?」

「喂喂,別著急。到了就知道了」

「這樣啊。啊,肚子餓了啊。好期待啊。」

「剛才還情緒那麼低落,你還真是勢利啊。」

「啊哈哈哈!」

就像父親說的一樣,離目的地越近,我的心情也越來越高漲。就連平時一直讓屁股疼的在鄉間小路行駛的振動,也讓人感覺好像變成了什麼旋律。

「好的,看到了哦,就是這兒!」

「耶耶!到底要吃什麼……呢……」

我順著父親視線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