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種

我們所住的小鎮,是位於某個沿海的半島上的。

但並不是什麼觀光地,人口也不多。

因為臨海的原因所以夏天一直很熱。是天然的暖房設施。濕度也很高。所以加濕性能也很好。而且還有海腥味。於是這樣一來就有了免費的香薰加濕器了。

即使以當地人的偏見來看這座城鎮也不過是個鄉下地方,而且在這安寧的風景中還有裝陳過時的商店散布其中。

這裡也是,其中的一家店。

鹿田粗點心。

木造的兩層建築,在店門口有冰箱和扭蛋的自動售貨機,還擺設有長椅。即使進入店中這幅情景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有商品的貨架,也擺有在買了粗點心之後就能坐下然後馬上吃掉的小板凳。

大概城市裡的人們迷迷糊糊的印象中的那種理想的粗點心店就是這個樣子的吧,一副古色古香的景象。不對,說錯了。雖然確實是很古舊,但也並不是特別的好。

嘛,雖然這就是我鹿田九的老家。

「父親他真是的……又讓我來看店」

我在櫃檯上托著腮幫子,不由得嘆息起來。

我的父親,鹿田榮一有機會就會把店鋪拋給作為兒子的我然後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玩了。真是自由過頭。都可以說是毫無責任心了。

所以母親她才不會回到老家來嗎。

這麼說著我就更加消沉了,真是一個麻煩的父親啊。

「都沒什麼客人啊」

看店並沒有什麼很大的工作量。畢竟只是一個貓額頭大小的店面而已,一般就只有附近的小鬼頭會來,至今為止我都未曾面對過要手忙腳亂的局面。

所以,問題並不是勞動力。

「……明明想要畫原稿來著」

斷斷續續的,我就就這樣發起了牢騷。

說起原稿,肯定不是指的那碰也沒有碰過的暑假作業了。

而是一般說來的,漫畫原稿。

我鹿田九有一個夢想。將來想要成為漫畫家。為了這個,每天晚上我都一個人在房間里畫著漫畫。順便一提是少女漫畫。

要說我為什麼會想這麼做,單純的就只是因為在這個小鎮上沒有什麼娛樂而已。換言之就是太閑了,於是必然的要讓這年輕的熱情去向什麼注入。玩音樂,學習,或者乾脆拋下小鎮出去逛街。

而我則是開始了畫漫畫。

契機是什麼呢。那是在更小的那時候,我在紙上所畫的什麼都算不上的塗鴉卻被父親表揚了,大概就是因為如此吧。雖然我是不想承認這一點的,而且對他說了的話父親絕對會得意忘形起來的所以我現在還隱瞞著。

所以,比起在本來應該是暑假旺季但卻幾乎沒什麼客人來的粗點心店裡看店,我更想去畫感興趣的而且也許可以帶來現實利益的漫畫。

但是最近我在想也許看店的話還不錯的樣子。

如果要說是為什麼。

「九君,這是什麼鬼啊!?」

嘩啦一下,店門的拉門就被粗暴的打開了,一個人影進入了店中。

是女孩子。

年紀雖然和我差不多,但看上去還要更年長一些。

上半身穿著白色的罩衫,頭上帶著的發箍裝飾著黑薔薇。下半身是黑色的無袖連衣裙,然後是伸出來的是穿著黑色緊身褲的腿和上面穿著的黑色高跟鞋。上下對比分明引人注目。

擁有著豐盈而肉感的身形,但絕不能說是胖,而是在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的感覺。

首先是——胸大。

然後是——胸大。

再加上——胸大。

失禮了,不小心就加入了個人感情。

總而言之,大體看來比起說是可愛倒不如說一個是會讓人抱有美人的印象的少女。

但就是這樣的人,卻不知道是發生什麼而臉色大變在向這邊逼近著。

「怎麼了,螢」

枝垂螢。

雖然枝垂是一個很少見的名字,但覺得耳熟的人在這個日本應該是有許多的吧。那是因為,螢她家就是國內知名點心公司『枝垂公司』。簡而言之,螢她就是社長千金了。

枝垂公司。有著像巧克力和小吃零食一類的產品,觸及的範圍非常廣闊。連熱銷商品也列舉不盡。我也有很多喜歡的零食。像是巧克力豆曲奇什麼的。

要說像這樣大企業的千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話,那是因為不知何故螢的父親,也就是枝垂公司的社長想要挖角父親到他的公司去。所以她作為代理而來到了這個小鎮上。真的是為什麼呢,竟然會要那個遊手好閒的二貨。

「我在外面的冰箱裡面發現了這個」

「那個不是……嘎吱嘎吱君嗎」

嘎吱嘎吱君是加賀乳業經典而暢銷的冰棍。是把刨冰固定成棒狀的冰淇淋。不僅便宜而且量也很足所以在零花錢很少的小孩子們里有著很高的人氣。因此在鹿田粗點心的冰箱里是常備著的。

「為什麼還會有西班牙冷湯味啊!?這個不是已經停止生產了嗎!?」

「啊……那個應該是賣剩下的吧。雖然購入這個是不錯,但這味道也太過前衛了。都已經完全被看做是一種a了」

「不、不會吧……我還以為又重新開始賣了呢……我明明還挺喜歡來著……」

不愧是大城市,單純的因為人多所以需求的不同也跟著成比例了啊。鄉下總是有些保守的地方,還是如同蘇打味和葡萄柚味的這種經典款比較受歡迎。

「因為冰淇淋是沒有賞味期限的啊……如果不是螢你把它給拽出來了的話可能就會半永久的變成冰箱的肥料吧」

「也是呢……這個也是一種緣分啊,我開動了!」

啪嗒一下她在櫃檯上放下了六十円。

然後螢就把西班牙冷湯味的嘎吱嘎吱君一口咬下。

「啊呣……這到底是甜你還是咸你還是酸呢真是搞不明白啊,絕妙的有些微妙的謎之滋味……這真不錯!對味覺的挑戰!」

六十円就能做到的味覺挑戰,還真是了不起啊。

還有就是這個人一口一口吃東西的時候總是讓人感覺色氣滿滿呢。

像這樣慢吞吞的吃著的螢卻突然之間停下了嘴。

「怎麼了,螢。要融化了哦」

我向突然老實下來盯著還剩一半的嘎吱嘎吱君看的螢詢問道。

「……看來九君你沒有想到這個啊」

「什麼啊?」

「西班牙冷湯味的嘎吱嘎吱君也就是說……融化了的話會不會變成西班牙冷湯呢?」【這句話加有著重號】

「怎、怎麼會……」

這個人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

這傢伙,果然不妙。

「九君,杯子也好碗也行能不能給我拿一個來!」

「要、要做嗎!?而且,明明是這貴重的最後一根來著!」

對於我的話螢用力的點了點頭。

在那瞳孔之中我察覺出了如同崇高覺悟一般的駭人之物,於是我再也說不出什麼了。

我接受了她的所說的於是轉過身去到廚房裡拿了一個杯子。然後遞給了她,螢把吃到一半的嘎吱嘎吱君西班牙冷湯味不帶任何躊躇的就這麼扔了進去。

然後——咔嚓一下螢關掉了空調開關。

「啊啊啊空調!?你在做什麼啊螢!」

「因為啊,就算是在夏天但既然在室內開了冷氣的話那冰淇淋就不能融化了吧?」

「饒了我吧!你忘了在『小豬杯麵』的那個時候你不就是因為這麼做而讓空調壞掉了的嗎!?然後在新的空調到來之前不就一直都在做著天然桑拿的嗎!」

「……」

「……」

「九君」

「怎麼了」

「為了得到什麼,就必須要捨棄些什麼」

「但是現在可是說什麼等價交換的時候」

毫無疑問這是可以兼得的一種情況啊。

結果,在螢的堅持下還是讓空調關上了。

然後等了幾分鐘之後。

「融化了啊……」

「我的腦花也好像要融化了……」

因為有著忍耐大會一樣的室溫在,所以杯子里的嘎吱嘎吱君已經全部融化掉了。借用螢所說的,這真是有著絕妙的有些微妙的謎之色調的液體。

「你看,果然是變成了西班牙冷湯了吧。九君也要試一試嗎?」

「不,我就不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