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R:B(赤與青) 第一章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四葉三葉草2014

殺戮洗禮後的荒野在延伸。

雙腳用力踏著的地面凹凸不平,連接著遠方的地平線。這裡沒有遮擋物,乾燥的空氣撫摸著肌膚。頭頂無邊無際的蒼穹如同廣袤無垠的宇宙般漆黑。

荒蕪而廣闊的空間。

這是個沒有絲毫人煙的孤獨世界。

不過,卻是處令人神清氣爽的場所。到處都沒有牽絆,沒有任何形式的束縛。一切全憑自己的力量,以自身的意願決定自己的未來。嚴正、硬質而遼闊,代表著自由。

因此才能隨心所欲。

沒有所謂的意義,無需顧及形象,只管盡情奔跑。

傳到腳上的是堅硬大地的觸感,吹拂頭髮的是充滿塵埃的干風。噴出的氣息帶著熱量。熾熱感充滿整個身體,無處發泄,非常難受。但他的臉上卻露出笑容。整個身心都興奮無比。

肌肉在躍動,骨頭在嘶吼,血流在奔騰。身體里的每個細胞都在不斷新生。

他竭盡全力活動手腳,猛地踢向大地。即使他自始至終都在盡情奔跑,這個世界依然很大,大得驚人。高得讓人頭暈,深得不見底。

這就是自由。

當他回過神來,心已得到了解放。渺小身體中的靈魂與廣闊的世界連接在一起。

他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何時來到這裡的。

他一直都希望,自己總有一天可以來到這裡。

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接受這個地方不存在的事實。

無形的焦慮侵蝕著周防尊。

盛夏的深夜悶熱不已。周防站著的小巷深處響起無數不知道從哪兒傳來的聲音。

有怒吼,有喊聲,有慘叫,以及穿透這些聲音的槍聲。

但是,更響亮的是炙烤夜晩空氣,熊熊燃燒的火焰聲。這是每逢周防率領『吠舞羅』一夥出動的時候,都會響徹戰場的聲音。不和諧的破壞聲在小巷中回蕩,將充滿鬥志與瘋狂的熱量傳遞給他。

周防邊走邊拿出香煙點著,緩緩吸入肺里,而後噴出。

越往小巷深處走去,越能聽到不和諧的聲音。

昏暗的街燈照著四周,牆壁不時閃過讓人不安的亮光。這是槍與火焰。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附近的牆壁和地面上都有被破壞的痕迹。

耐燃物燒焦的臭味刺鼻,異於白天太陽的餘熱烘烤著裸露的上臂。充滿濃厚的暴力氣息。但是,周防的表情卻絲毫未變,眉頭不皺,渾身散發出例行公事般的氣息,默默前進。

突然,小巷的暗處有東西在蠕動。

是人。倒下的男人呻吟著扭動身體。周防的視線卻懶得移動。

看來這人已經神志不清了。被曬得很黑的皮膚和充滿立體感的五官顯示他不是日本人。他穿著的西裝已經破破爛爛,有很明顯的燒焦痕迹。

男人踉蹌著起來,一看到站在自己旁邊的周防,整個臉色都變了。

「啊!」

他慘叫一聲,將手槍指到周防面前。

面對指著自己的槍口,周防冷冷地看著。他慢慢吸著煙,呼出一團煙霧。

「……給我讓開。」

他的聲音低沉而冷淡,卻有種奇妙的溫潤感。

聽到他的話後,男人雙手重新握緊手槍,急促地喘著氣。

這個男人理應對暴力習以為常,但此時的大腦卻缺乏冷靜的判斷,只剩下用常理無法解釋的單純的恐懼。叼著香煙的周防輕嘖一聲,唇角一歪。

這個細微的舉動,代表著『力量』的釋放。

之後,男人嘶吼著開槍了。

砰!隨著無情的槍聲,槍口火光一閃。但幾乎在同一時間,耀眼的光芒亮起,在兩人之間捲起漩渦。

火焰——或者應該說是火焰形態的高密度『力量』集合體。發射的子彈被突然出現的火焰所吞噬,與它一同消失。哪怕是瞬間發生的事,但如此鮮明的火焰,卻深深烙印在見過的所有人腦海中。

男人尖叫著丟掉手槍逃跑。小巷裡回蕩著「怪物啊」的慘叫聲。周防掃興地看著那個男人逃走的身影。然後大口吸入一口煙,又噴了出來。

無風的小巷中煙霧繚繞,溶入潮濕的夜氣。周防的眼神隨著煙霧游弋,抬頭盯著上方。

這一帶都是舊商業街。樓房群的混凝土牆壁將夏天的夜空分割成狹小的空間。人們就像身處洞底或者牢房中似得。聲音與熱氣沉澱在骯髒的小巷裡,只有他噴出的細長煙霧優雅地逃到青空中。周防的體內有一種無法消退的焦躁感。

周防粗暴地吸著煙,鞋底「嘎巴」一聲,似乎踩到什麼東西,再次走了進去。

他往小巷深處走去。

小巷的盡頭終於豁然開朗。這裡是沿著舊街道而建的倉庫,還有之前建的大型停車場。轉眼間,比小巷更厲害的聲音和熱量像巨浪般涌了過來。

兩幫男人正在開打。

一幫以倉庫為陣地不斷開槍,這些人年紀和人種都參差不齊。他們的叫喊聲中摻雜著英語和中文。根據『吠舞羅』參謀草剃出雲的情報,這幫人是今年出入鎮目町一帶的東南亞犯爨罪組織——黑爨社爨會的同夥。據說,他們主要販賣毒爨品與軍爨火,現在手持的槍械應該就是其中一部分商品。

另一幫人則以停在旁邊的卡車為戰壕攻擊對方,是群身穿街頭流行服飾的年輕人。他們很年輕,不少還是未成年。他們並沒有手持槍械,拿著的無非是小刀、鐵管之類的工具,只比赤手空拳好一點。他們本應沒有力量跟全副武裝的黑爨社爨會抗衡的,但他們卻不斷擊退四散在小巷裡的黑爨社爨會成員們,終於將對方逼到了倉庫里。

之所以會造成這種壓倒性的實力差距,是因為他們擁有的『力量』。他們像操控手腳般,輕鬆地使用化為火焰的『力量』。這就是周防賜予他們的『力量』。

特異現象誘發能力保持者。

在擁有特異能力的人當中,周防屬於「王權者」。世上僅有7人的E-A個體,周防是其中一位「王」。他可以將力量賜予自己的氏族,也就是這群街頭團伙『吠舞羅』。

他們是由第三王權者赤之王周防尊率領的赤之氏族『吠舞羅』。

就是這個超能力集團將全副武裝的黑爨社爨會逼到絕境。

「尊哥!」

看到周防出現在停車場,其中一名成員就跑了過來。這是團隊里的老成員鐮本力夫。

「對不起! 我們本以為在你來之前就能搞定的,沒想到這夥人有機關槍……」他還沒說完,就聽到一陣有異於之前的槍聲。這不是手槍聲。正如鐮本所報告的,這是自動步槍——應該屬於突擊步槍範疇的槍械。『吠舞羅』的人趕緊躲到了卡車後面。

「可惡! 有什麼好怕的! 築一道火牆衝進去!」

「笨蛋,別正面硬闖,要繞到後方!」

槍林彈雨中可以聽到手下們的怒吼聲。

被機關槍激烈掃射,『吠舞羅』的成員們卻絲毫不見膽怯。他們非但沒有退縮,反而會有使用『力量』的激動及喜悅感。所有人都雄赳赳氣昂昂,雙眼大放光芒。

激烈的鬥志與瘋狂,傳到小巷的熱量現在充滿了戰鬥現場。

周防微微皺眉。

他的血液沸騰到身體發痛,炙烤著全身的熱氣彷彿在向他挑釁。周防體內的『力量』和手下們一樣需要得到解放。

這時,從倉庫窗口閃過光芒,尖銳的響聲過後,瀝青路上頓時火花四濺。就在周防腳邊,子彈不斷飛來,彈痕在地面蜿蜒,路上碎片四散。「哇?!」鐮本焦慮地跺腳。

「危險!尊哥,請撤退!」

周防無視慌張大喊的鐮本,將視線投到倉庫上。距離約二百米,屬於正常射擊範圍。周防抽著煙,身體內部在疼痛。那股熾熱的『力量』已經涌至喉嚨。

周防的『力量』是火焰。

這種力量討厭束縛,渴望自由。

「尊哥!」

就在鐮本催促時,槍彈再次掃射而來。子彈從他頭頂飛過,落到身後的瀝青路上。「混蛋!」他怒吼著衝到周防面前,想用身體作盾牌保護自己的王。

但周防卻平靜地說:

「……鐮本,退下。」

周防說完,「咯噔」一聲跨出一步。鐮本剛想開口,看到周防的樣子就閉嘴了。在周防的迫人氣勢下,他很自然地退到王的身邊。

兩步,三步,周防向前走去。他吐掉煙蒂,踩上一腳。子彈擦邊而過。他不禁露出微笑,熱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